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竹马谋妻之弃女嫡妃难休夫》

  • 作者:简音习
  • 主角:齐云舒,裴风胥
  • 推荐:76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02 12:18:15

《竹马谋妻之弃女嫡妃难休夫》 内容简介

简音习辣文《竹马谋妻之弃女嫡妃难休夫》由简音习新出的古代言情风格的故事,光环人物齐云舒,裴风胥,设定余音绕梁,非常值得一阅。精彩情节试读:外面已是夕阳西下,房间内光线变暗,欢颜正要开口问要不要掌灯,却见得韩先生从那些账册之中抬头对他们三人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你们将手头上未完的账整理一下就可以回去了,趁着门禁时辰还未到,还可以出去

《竹马谋妻之弃女嫡妃难休夫》 章节试读

外面已是夕阳西下,房间内光线变暗,欢颜正要开口问要不要掌灯,却见得韩先生从那些账册之中抬头对他们三人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你们将手头上未完的账整理一下就可以回去了,趁着门禁时辰还未到,还可以出去玩儿一会儿。”

三人各自将手上的账整理了一下,相继走出房间。

齐云舒跨出门槛抬眼看了看即将要落下去的夕阳,转身对裴风胥和欢颜道:“离门禁时间还有大概一个多时辰,我们一起出去走走?”

裴风胥欣然点头,“好啊。”

欢颜却是道:“你们去玩儿吧,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言罢,欢颜不再多说什么,当即迈步离开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齐云舒喃喃道:“难道真的是我搞错了?”

“什么?”裴风胥在一旁问道。

“我之前以为她喜欢你,可如今看来,又不太像……”若她果真喜欢风胥,听到自己提议一起出去走走,她一定会答应的,再加上昨天她对风胥那般严苛的态度……怎么看都不像是喜欢风胥,可之前她的确是相当注意风胥,自己绝没有看错。

齐云舒现下有些糊涂了。

裴风胥倒是松了一口气,“这样不是挺好的吗?说实话,若顾小姐她真的喜欢我,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相处了。我的确很欣赏她,不想因为这种事情,而跟她把关系闹僵。”如果那顾小姐真的喜欢自己的话,自己只能疏远她了,但事实上,自己还挺喜欢跟她相处的。

见自己的好友仍是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裴风胥抬手揽上他的肩膀,笑着道:“别瞎想了,趁着门禁时辰还未到,我们赶紧出去走一走吧,今天这一下午可是把人累得够呛。”

自这天之后,齐云舒一直都忍不住偷偷去注意顾欢颜对裴风胥的态度,发现她对裴风胥跟对旁的人也并没有什么不同,他这才确认自己之前大概真的是弄错了。

因为每天都要在一起盘算账目,渐渐的,欢颜和齐云舒还有裴风胥也熟悉起来,这天三人短暂休息时分,正好韩先生也不在,齐云舒忍不住好奇地问欢颜道:“之前你为什么总是往风胥身上看啊?”

欢颜闻言愣了一下,自己那时候当真有那么明显吗?

“因为风公子的容貌着实让人惊艳,所以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欢颜脸上笑意浅浅,语气似真似假。

齐云舒听完欢颜的回答,突然不说话了。

裴风胥在一旁见状,玩笑着道:“怎么?受打击了?”

齐云舒闻言也终是勾起了嘴角,“是,那天可还是我先下的马车。”结果她却只注意到了风胥。

这是齐云舒第一次对自己的容貌产生了怀疑。

话正说着,韩先生从外面走了进来,三人也就将这个话搁在一旁了。

……

演武场上,负责教导武艺的先生正在前面讲授要领,但底下却有几个少年心不在焉,在低声说些什么。

“我们待会儿偷偷过去看一眼,如何?”

一旁的齐云舒一听,原来他们是打算等会儿去女孩子们那边偷看她们跳舞。

尽管在衡华苑中,女孩儿可以跟男孩儿一样,一起在学堂里念书,但却也是不允许女孩儿习武的。当他们这些男孩子在这里习武的时候,女孩儿们也在习舞,不过不是同一个‘舞’罢了。

等到结束之后,少年们都是迫不及待地往膳厅而去,练了这么久,他们的肚子早就饿坏了。

谢安澜的身体还未完全好起来,此时不免有些倦意,本打算回房休息一会儿,再吃晚饭。视线之中却突然出现两个熟悉的身影,而且她们二人都是脚步匆匆,像是有急事的样子。

“发生什么事了?”转眼之间,谢安澜已经来到了蒋青青和栾静宜的面前。

“欢颜还未回来,我们打算去找找她。”

“她没有跟你们一起回来?”谢安澜微蹙眉头。

蒋青青摇了摇头,“结束之后,先生将欢颜独自一人留了下来,结果到现在还没回来,我们两个有些担心,所以想过去看看。”这都到吃晚饭的时辰了,先生还不放欢颜回来吗?

“我跟你们一起去吧。”

就在他们身后几步的地方,齐云舒也是转头对裴风胥道:“我也过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吧。”

“欢颜?欢颜?”空旷的大殿之中,没有任何回应。

蒋青青有些着急了,“欢颜去哪儿了?”

他们方才在来的路上也没看到欢颜啊。

谢安澜眉头皱得更紧,正待要四处去找,却隐隐约约听到了欢颜的声音从左手边的方向传来,“我在这儿。”

“是更衣室。”栾静宜丢下这么一句,便是朝着更衣室跑了过去,蒋青青也是紧随其后。

“谁把更衣室的门给锁上了?”栾静宜极不文雅地骂了一句脏话。

紧接着身后传来谢安澜沉然的声音,“你们两个让开一下。”

只见谢安澜抬腿一脚将门给踹开,蒋青青和栾静宜往里面瞧了一眼,却还不见欢颜的身影。

“欢颜……?”蒋青青试着唤了一声。

“青青、静宜,你们两个进来,先把门给关上。”

“哦。”虽然觉得奇怪,但蒋青青还是应了一声,跟栾静宜两个一起走了进去,同时把刚被谢安澜踹开的门给关上了。

这更衣室里面是一个个隔开的小隔间,方便姑娘们在里面换舞衣,蒋青青循着欢颜的声音推开其中一个小隔间,果然看到欢颜正坐在里头。

“欢颜,你……这是怎么了?”蒋青青看到欢颜的模样,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

守在门外的谢安澜听到这话,不由着急地问道:“怎么了?”

蒋青青立刻扬声对他道:“欢颜身上的衣服湿透了。”

顾欢颜此时身上还穿着舞衣,已经完全湿透了,整个贴在身上。

“把我的衣服先给欢颜披上。”谢安澜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身上的外衣给脱了下来。

蒋青青立刻走到门边从谢安澜的手里接过他的外衣,赶紧回去给欢颜披上。

“这是怎么回事儿?欢颜,你衣服呢?”虽然不知道欢颜的舞衣是怎么弄湿的,但应该还有一套过来时换下的衣服啊。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