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乱世权宠:王爷醋劲有点大》

  • 作者:心随所愿
  • 主角:萧逸凡,艾玛
  • 推荐:299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03 18:01:59

《乱世权宠:王爷醋劲有点大》 内容简介

《乱世权宠:王爷醋劲有点大》作者:心随所愿,古代言情类型网络故事,主人翁:萧逸凡,艾玛,本佳作精彩片段预览:风吹过,浓的呛鼻的血腥味随风飘过。南宫嫣然整个人就是一抖,晃了几晃,有些站不稳身体。咚、咚、咚……时间像是被静止了,周围死一般的寂静,只余那一颗冷却了的心脏在一下一下的跳动着。南宫嫣然慢慢的停下了脚步

《乱世权宠:王爷醋劲有点大》 章节试读

风吹过,浓的呛鼻的血腥味随风飘过。

南宫嫣然整个人就是一抖,晃了几晃,有些站不稳身体。

咚、咚、咚……

时间像是被静止了,周围死一般的寂静,只余那一颗冷却了的心脏在一下一下的跳动着。

南宫嫣然慢慢的停下了脚步,轻轻的抚上已经痛的麻木了的心脏。

你说过的,陪我白头……

躺着的人睫毛颤了颤,南宫嫣然瞪大了眼睛,屏住呼吸,激动又忐忑的盯着萧逸凡。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南宫嫣然亮起的眼眸又要熄灭的时候,萧逸凡缓缓的、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涣散的目光一时看不真切,只是茫然的循着昏迷前南宫嫣然所在的方向望去。

嫣儿……

萧逸凡有些艰难的扬起唇角,嫣儿……

南宫嫣然身子一软,跪倒在地,想要对着萧逸凡笑得开心,却只是唇角抽了抽,不争气的流了眼泪下来。

南宫嫣然捂上了脸,指缝间很快被泪水打湿。

萧逸凡安静的看着,模糊的视线渐渐恢复清明,萧逸凡闭了闭眼,慢慢的支撑起身体。

心酸和幸福,此时在萧逸凡的心中交织成一种颇为奇怪的感觉。

“逸凡,逸凡,逸凡……”南宫嫣然再也忍不住了,跪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萧逸凡抿了抿唇,放在膝上的手微微攒紧,安静的凝望着哭的毫无形象的人。

不知过了多久,南宫嫣然恢复了平静,站起身体,一遍遍的呢喃着萧逸凡的名字,向着萧逸凡飞奔而去。

萧逸凡动了动身子,无力的身体恢复了些许气力,萧逸凡缓缓的站起。

“逸凡,逸凡……”

萧逸凡张开双臂抱住飞扑过来的人,向后退了几步后站稳,张开嘴,唇瓣开合了几次,沙哑的,从未开过口的音调才缓缓在萧逸凡的口中发出,“嫣儿,我爱你。”

泪水瞬间再次滑过脸颊,南宫嫣然将头埋在萧逸凡的胸口倾听着那一下一下规律又有力的心跳声,扬起嘴角,露出一抹安心又幸福的笑容。

“逸凡,你能说话了,太好了,逸凡,我也爱你,逸凡,我最爱你了。”收紧双臂,踮起脚尖,南宫嫣然贪婪的亲上萧逸凡被血染红的唇。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也好想在这一刻静止。

抚琴扶起卓西艾玛,捂着嘴无声的哭泣。

小姐,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

“嫣儿,不怕了,我没事,你看,我真的没事了。”

萧逸凡小心的擦干南宫嫣然眼角的泪痕,将人摁在胸膛上,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哄劝着。

急速跳动的心脏终于缓缓的平复下来,南宫嫣然胡乱的擦干眼睛,大力的点头,“对,逸凡没事了,没事了。”

萧逸凡抿了抿唇,又将人搂紧了些。

南宫嫣然彻底平静下来,吸了吸鼻子,抬头不眨眼的看着萧逸凡,最后笑弯了眉眼。

萧逸凡松了口气,抬手握住南宫嫣然的手,指尖划过南宫嫣然的手腕,萧逸凡心中一痛,面上却挂着一抹浅笑,小心翼翼的捧着南宫嫣然哭花了的小脸又亲了几口后才侧眸瞥了一眼剩下的三人,轻轻拍了拍南宫嫣然的脑袋,“去休息会儿,我去看看你那弟媳,她情况有些不好。”

南宫嫣然盯着萧逸凡划过她手腕的手指,目光机不可见的一黯,转而望向卓西艾玛,目光又有些担忧,“我帮她治了伤,但消耗还是太大了,要再给她度些内力,我……”

“不用,交给我,放心,现在,去休息,好么?”

“……好。”

萧逸凡笑着揉了揉南宫嫣然的脑袋,抬步走向卓西艾玛。

“姑爷……”抚琴握着卓西艾玛的手腕平伸着向前,视线却在南宫嫣然和萧逸凡身上转了几圈,最后落在萧逸凡身上,欲言又止。

萧逸凡看了眼抚琴,没有说话,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搭上卓西艾玛的手腕一瞬后收了回来。

“没事。”

手一招,知画身旁散落的药包和针盒被萧逸凡摄取了过来。

抚琴悬着的心落回了一半,担忧的看了眼南宫嫣然后又看向萧逸凡。

萧逸凡却只是手拈着银针,一边施针,一边将一部分心神放在南宫嫣然身上。

直到南宫嫣然得到卓西艾玛无事的保证后放心的闭上眼睛调理内息,萧逸凡才紧抿着唇,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姑爷,小姐她……”

萧逸凡漆黑的瞳孔微微一缩,手上的动作也微不可见的停顿了一刹,便面色不变的又给卓西艾玛下了几针。

聚精会神的看着卓西艾玛的神色变化,萧逸凡轻轻的旋转着银针。

渐渐的,卓西艾玛毫无血色的脸恢复了些色彩,呼吸变得平稳强健起来。

萧逸凡看了看,又垂着头查看药包中的药物。

“姑爷,要不要让知……”

抚琴辨别不出萧逸凡的情绪,见人不愿多说,便只能识趣的不再多问,这时看见萧逸凡打开知画的药包寻找着什么药材,才深吸了口气后再次开口。

抚琴的本意是让知画帮忙,只是话还没有说完,便见萧逸凡摇摇头,沉默着拆开了所有的药包,甚至连一个装了药材的香包都没有放过。

拈出几种药材后萧逸凡轻拍地面,剩下的药材一一飞起。

散乱的药材随意的在空中漂浮。

萧逸凡手指微动,便见几种药材被萧逸凡摄到眼前,与最初的几味药材混合在一起。

抚琴眨了眨眼,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萧逸凡一连串行云流水的动作。

是有传言说每次只要能熬过死神之蛊的发作,中蛊的人都能获得巨大的好处,所以萧逸凡年纪轻轻,才能拥有那么深不可测的功力。

只是解蛊之后还能获得什么好处,除了哪一首被当作传说的小诗外,却没有什么古籍上有过详细的记载。

寥寥数语,也几乎都是在说曾经的什么人死在了解蛊时的痛苦之下。

抚琴微张着嘴,眼中闪过一抹异样。

萧逸凡感知的清楚,甚至是不远处瘫倒在地上的知画的异样萧逸凡都感知的清楚,只是萧逸凡没什么反应罢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