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东陵旧时雨》

  • 作者:沈婉宁
  • 主角:杜明,顾之衡
  • 推荐:625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06 08:37:18

《东陵旧时雨》 内容简介

畅销热文《东陵旧时雨》是沈婉宁所编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佳作,本小说的传奇人物杜明,顾之衡,小说剧情回顾:解决完孙萍和薛桂凤,顾之衡当然没忘记还有一个人,杜明杜掌柜,那天小王说看见了阿平在后门给孙萍送东西,想必这事儿就是杜明指使的。此时的杜明站在柜前出神地想着顾之衡的事儿。“也不知昨晚成了没?”沈惟听着顾

《东陵旧时雨》 章节试读

解决完孙萍和薛桂凤,顾之衡当然没忘记还有一个人,杜明杜掌柜,那天小王说看见了阿平在后门给孙萍送东西,想必这事儿就是杜明指使的。

此时的杜明站在柜前出神地想着顾之衡的事儿。

“也不知昨晚成了没?”

沈惟听着顾之衡的吩咐,走到前院见杜掌柜也在便上去说道:“杜掌柜,东家有事找您。”

杜明以为顾之衡找他是为了过几天的分店会议,可低头就瞧见沈惟额头上包了个白色的纱布,看着他脸色也不是很好便问道:“阿伟,你怎么受伤了。”

沈惟不想告诉他,只得低着头说道:“哦,走路不小心,磕到了。”

杜明不信,心里倒是一喜,他看阿伟这伤约莫是顾之衡打的吧,因为翠娟得手了,顾之衡一气之下连沈伟都打了!

这么一想杜明更高兴了,他合上账本笑着对沈惟说道:“阿伟,走路可得小心呢,走吧,我这就去见东家。”

而站在中堂的阿平看到杜明对沈伟这么好的态度,心里更加生气,“好你个杜明,我在这累死累活,你连个好脸色都不给,反倒是对着沈伟这么这么一副狗腿样!”

阿平只觉得沈伟更是眼中钉肉中刺。

沈惟并没有发现站在角落的阿平,她本就对前院有些阴影,特别是前段日子刚被打过,只想着传完话赶紧回后院。

杜明走在沈惟旁边,摸着小胡子上下打量着,看着身旁的阿伟低眉顺眼,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他心中更加确定,那事儿成了。

“阿伟,东家昨晚上睡得怎么样?”

“挺好的呀。”沈惟想了想顾之衡昨晚的样子,一觉睡到了大白天,确实是挺好的。

杜明一听这话,更加高兴,摸着小胡子笑着说道:“哦,哦。”

“东家,杜掌柜来了。”

“进来吧。”

杜明走进屋子时,顾之衡一身鸦青色的长袍正站在窗边看着风景。

不过听到沈惟的通报,他连头也没回。

“阿伟出去,我有话和杜掌柜单独说。”顾之衡清冷又低沉的声音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

“是。”沈惟听了顾之衡的话走出了房间,决定去找阿德哥说说话。

可之后顾之衡就不再说话了,杜明只觉得背后发毛,阳穴突突地跳,当下就意识到翠娟怕是根本就没得手!

实话说杜明有些怕顾之衡,特别是他那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杜明一看就慎得慌,但他也确实佩服顾之衡,他记得顾之衡刚回来的时候,东陵城里有几家药材供应商,仗着自己资历深加上觉得他刚从国外回来肯定不懂药铺之间的规矩,所以给济世堂的药材质量比其他药铺差一些,顾之衡当即决定和他们停止合作,自己前往药材生产地进货,愣是把济世堂的生意做得更加红火了。

杜明转着眼珠赶紧想对策,突然眼眸一转,一计上心头。

只听“噗通!”一声,杜明跪在了地上。

“东家,我对不起你,对不起老东家,我自愿离开济世堂。”

听着杜明的话,顾之衡转了过来,他低头看着跪在地上的杜明,想起了顾远在世时告诉过他的话。“之衡,杜明这人野心大但打理药铺确实有一套,所以一定要好好用,切忌让他一人独大。”

顾之衡坐到椅子上理了理衣袖,语气没有丝毫起伏说道:“你哪儿对不起我了?”

“我不该不经您的允许就把药随意给二姨太,原先她托人来说自己最近老是心神不宁失眠多梦,所以我才给她配了药让阿平送去的!”

杜明低着头一双眼珠滴溜溜的转,继续说道:“我不该坏了济世堂的规矩,东家,我作为前院的掌柜,知错犯错,更是不应该!”

顾之衡看着杜明,心里并不相信他说的话,但他知道再过几天东郡分店的各大掌柜都要想自己来报账,光靠他一个人肯定看不完,杜明能力强,暂时还有用得到他的地方,况且像他这种经验丰富的掌柜在东陵城里很是抢手,要是现在让他离开,肯定会被其他药铺挖走,这可不是一笔小损失。

顾之衡盯着杜明好一会,最后轻轻说道:,“行了,这次的事就当是个警告,扣你三个月工钱,回去吧。”

杜明听到顾之衡这么说,心里顿时一松这样算是把这件事儿糊弄过去了,但还是压抑了自己内心的喜悦说道:“多谢东家!”

顾之衡眯着眼睛看着杜明离开的方向,眼里却是浓烈的寒意。

晚上的时候,沈惟走到后厨,刚进门就闻到了一股甜甜的香味。

“好香啊!”

“阿伟,快来吃月饼!明天就是中秋节了,今天先做了几个。”月娥招呼着沈惟,小王正坐在灶台前帮忙烧火,自从看到阿伟救东家的壮举,小王现在对他那是一万个敬佩,现在每天还会等着他一起吃饭。

“阿伟,这月饼不是我吹,简直比舒德斋的月饼还好吃,月娥姐和张婆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见阿伟进来,小王也赶紧上前搭话。

“小王现在是越来越会说话了!”月娥听着小王的话忍不住打趣道。

“我这个人实在,就爱说实话!”小王拿起一个月饼递到沈惟面前,笑着说道:“阿伟,来张嘴!”

沈惟可不敢就这么吃,她伸手拿过说了句:“谢谢。”

小王对沈惟有些见外的动作并没有在意,反而对她吃下去的反应更加期待。

月娥和张婆子做的是标准的苏式月饼,饼皮酥松,馅料肥而不腻,搭配酥脆口感却是很可口,沈惟吃的这个是莲蓉馅儿的,一股莲花的清香扑鼻而来,久久回味。

“很好吃!”沈惟夸赞道。

“就说月娥姐和张婆手艺好吧!”

这时月娥将几个新出炉的月饼放进了一个木质的糕点篮,抬头对沈惟说道:“阿伟,这是给东家的!”

这时手里提着菜篮子的张婆子回来了,这几天府里发生的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了,可看着沈惟她还是觉得可惜,好好地一个小伙子头上多了一道伤疤,唉,可惜了。

“阿伟啊,你这额头上的伤什么时候才会好啊。”

“快了吧。”沈惟抬手轻轻摸了摸已经结痂的伤口,等再过几天应该就彻底好了。

“这么长的一道伤口,怕是会留疤吧。”张婆子心疼得不得了,虽然阿伟和她侄女儿的事儿吹了,可她还想着给他介绍其他女孩啊,现在这幅样子怕是会被人家嫌弃。

一旁的小王赶紧接过话:“留疤那是男人的光荣,就像我!阿伟,没事儿的,有了脸上这道伤疤,你才是个真正的男人!”

沈惟咬了咬嘴唇,眨着眼睛对小王说道:“你这话是说东家不是男人嘛?”

“不,我,你,我,你这话说得,我又不是这个意思。”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