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剑舞倾人城》

  • 作者:四阙
  • 主角:宁阙,于叔
  • 推荐:145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06 08:37:24

《剑舞倾人城》 内容简介

火爆辣文《剑舞倾人城》是四阙原创的一本武侠风格的网络故事,光环人物宁阙,于叔,精彩片段试读:宁阙隔空以浑厚内力扶起于叔,笑着道:“我辈江湖人,出手抱不平,那都是该有的,老爷子多礼了。”于叔身后,褚玉察觉到宁阙的动作,惊叹不已,学武奇才还真给她遇着一个,年岁小却有一身浑厚的功力。“算起来啊,老

《剑舞倾人城》 章节试读

宁阙隔空以浑厚内力扶起于叔,笑着道:“我辈江湖人,出手抱不平,那都是该有的,老爷子多礼了。”

于叔身后,褚玉察觉到宁阙的动作,惊叹不已,学武奇才还真给她遇着一个,年岁小却有一身浑厚的功力。

“算起来啊,老头我在李家快六十年了,送走了老太爷,本以为是李家该兴盛的,可不曾想,二老爷他那般的受苦……”

于叔说起这事就自责,李家六十年的功劳,就算李通看不惯他厚待李家下人也没由头让他养老,当今李家小辈都是他看着长大,李通小时都曾骑在他脖子上摘果子。

心诚如金,一生穷尽所能打理李家,年迈却也将偌大的李宅管得井井有条,于叔对李家来说就像一块活生生的碑铭,刻画着李家如何从一个小家业腾跃到今天。

宁阙笑着对于叔道:“老爷子,李前辈的意思是他不准备接手李家,条件允许的话,他想把李家事后交给李通的儿子李公升,您老人家觉着如何?”

于叔问:“公升?那可是我觉着好的孩子,二老爷那般去想,老头也能明白。”

宁阙看出来李佟对于叔这一老人的敬重,对李家来说老辈的都要给于叔一份情面,可见于叔积劳上位,是李家不可不优待的老功臣。

“敢问,这位姐姐芳名?”宁阙称褚玉为姐姐,表了善意。

褚玉温笑道:“褚玉,我都五十了,没必要称姐姐,足可以当你阿姨。”

宁阙道:“差矣,容颜易老,老则称呼要变,可你要是青春永驻不留岁月,那到岁数都不会老的……”

李佟下暗道追杀李通,宁阙心情还是比较轻快的,暗道里俩人差距一个天一个地,李佟老爷子还能没杀了李通的手段?

褚玉笑不露齿,道:“那就称呼我,褚姐吧,你当你亏了,哈哈。”

提剑为敌,言和即是友,宁阙觉得于叔为人正直,褚玉也有可嘉的识别对错的能力,两人大可放心相处。

年少时李佟不慕财权,一心江湖侠义,拜师求义,舞刀弄枪,于叔自然不觉着李佟的决定如何吃惊。

“两位,在下宁阙,这个是我的朋友,白子叡,时非合适,就不摘面具面纱了。”宁阙道。

褚玉宽和道:“谨慎小心的好,不妨事,宁阙弟弟,我就这么称呼了?”

褚玉为人严明律己,给宁阙一带,总不能宁阙管她叫姐姐,他对宁阙的称呼太过生疏了吧?

宁阙没什么知交,对褚玉抱着交友的心思,便与她说过些,于叔是个不太好言语的老实老叟,一直都盯着暗道口或是听宁阙他们说话。

过了没一阵,注意着院外的宁阙发觉了异动。

宁阙不得不佩服一个世家内部乱的状况,李通院里出事还没一阵功夫,就有一帮不像是来关心李通的人正赶过来,数目不少,其中还有三两个功力深厚的高手。

接着纷乱的脚步声响起,一帮人乌泱泱的挤进来,为首的披挂衣甲,提着杆樱花枪,眉目刚毅,魁梧壮硕,洽巧是李家三少爷李公升。

再有就是眼神沌浊的李公诚,微驼着背,扇子别在裤腰带上,扇骨都折断了,宁阙可记着这张臭脸,不晓得李公诚为何就跟李家老三李公升混在一起了,不是疯传兄弟不和吗?

李公升右手边,一个汉子,戴着面具,身量结实,一身杀气,那种凝实的杀气没千人斩就别想。

戴斗笠的女子看着窈窕,若有若无的流露一股妖冶劲儿,眼眸瞧着还凑合,戴着的斗笠直将脖颈都掩住,隐约可见那张脸不大入目。

于叔扫了眼众人,笑着拱手道:“大少爷,三少爷,您二位是来作甚啊?”

李公升恭敬的回礼,笑问道:“于叔,我父亲呢?您……为何又和刺客在一起啊?”

“哦,这个啊,听老朽解释给两位少爷。”于叔见李公诚表情不对,可看不去来问题,如今李公诚仍是李家大少爷,见礼是须有的。

“今日来的刺客不是旁人,老太爷的二儿子,李佟,就是两位少爷的二伯,此间关系有褚玉可为我作证。”

褚玉点头,道:“确实,今日来的是二老爷李佟,属下今年五十有余,对二老爷的容貌还是自信的。”

李公升看看沐息川、张泷,心里震惊,事故变数太离奇了吧?宗族庙堂上摆着二伯牌位,他们都已经供奉祭拜二十年了,一朝冒出来成了刺客,关键还有德高望重的于叔、褚玉姨作证。

“于叔、褚姨,您二位为我李家鞠躬尽瘁,李公升哪儿还有不信的道理,请说!”

于叔点点头,扶着拐,说道:“二老爷说起来,二十年前,他不是死在江湖仇人群攻下,而是给老爷下毒,随后被暗中关押囚禁,二十年里一直如此,直到双城的那个据点被袭,这位少侠救出了二老爷,接着的事就摆在眼前了,二老爷来清理门户。”

张泷插口道:“照于老先生的说法,李通进入暗道了,那个李佟跟进去追杀了?”

“嗯,长辈的事,我看三少爷就甭掺和了?”于叔瞅着李公诚一言不发,像是中毒之类的,因此只跟李公升说。

李公升走到地道口看了看,心想他本就要夺权,没曾想有人插手,顺着就解决了他的问题,弑父的名声不好听,要是能把锅甩给刺客就好了。

宁阙拎着剑走到李公诚跟前,提起剑鞘戳戳李公诚胸口,李公诚纹丝不动,是何缘故,宁阙瞬间了然。

“阁下,动手动脚的,可不好啊?”沐息川轻声着道。

宁阙转身,不介意背对着沐息川,道:“你是巫谷的,估摸着是巫谷地位不错的高手吧?”

沐息川邪光一晃而过,否认道:“阁下何出此言,我一贯是三少爷手底的护卫,巫谷那些人,和我扯着什么关系了?”

“哦。”

隔着斗笠,白子叡看不清沐息川表情,可她在雀神阁年久,巫谷的一帮人或多或少有耳闻,沐息川的气度连着张泷,也该有些猜断了。

一时屋里气氛沉下来,宁阙背对着沐息川,张泷与李公升目光交触还在犹豫是否动手,能把杨明、杨朔伤着,背对他们,可想而知这高个儿青年武功不会摆不上台面。

宁阙没等着沐息川他们出手,转身淡淡的看了沐息川一眼,随即打量李公升。

“阁下是李公升是吧?”宁阙故意问。

李公升长枪就地一砸,枪杆末端的包铁陷入地板中,松手后,长枪立着不倒,笑着道:“正是,阁下有指教?”

宁阙摊手道:“没指教,本来等你们打我的,可你们没动手,就算了……”

沐息川、张泷脸色各异,心想这人还是真傻还是装傻?沐息川不信这小子露破绽出来,她和张泷合力没法重伤他。

江湖人狂妄,一是成竹在胸,二是愣头青头铁。

因为巫术的存在,巫谷的人遇着中州势力是不需怕的,这养成了沐息川暴力处事的性格,张泷为人收敛,胆大心细,待事可比沐息川周全的多。

“那阁下必然是有话说了?”

张泷似笑非笑的语气很难把控,光听他口气你还猜不着他想什么。

宁阙说道:“我们商量过,李通死后,李家转交李公升,可是呢,有一点,你们一定要把李公诚架空或者灭口,杜绝后患,怎样?”

李公升看向于叔、褚玉他们,于叔颔首道:“三少爷,二老爷的事老朽清楚,他年少时一门心思的扑在武艺上,对家里的事没兴趣,我想宁少侠说的没错。”

李公升得了肯定,对宁阙道:“于叔称你为宁少侠,那我就如此称呼了……宁少侠,按你说的,戕害血亲,污名就挂在我头上了?”

宁阙疑问道:“怎么会?”宁阙指着沐息川道:“明日坊间传闻,一带着黑斗笠的女子,携同伴,在李宅大开杀戒,李通老爷子当场死命。”

“哈哈哈,宁少侠还真是诙谐幽默,依我看,明日坊间还是传闻仇家刺杀的好。”沐息川握着剑鞘,再手里转了圈,背握着。

就算是直来直往的江湖侠客亦没有宁阙这样说话的,将见不得光的话都摊牌在明面上,无形中将双方关系拉进,李公升带着一帮人,真打起来就他和白子叡虽说不怂,可撕破脸没必要么。

李公升掏掏耳朵,嘀咕道:“唉,前日耳朵进水,听不清啊……”

忠贞人士也有甩心眼的时候吗?白子叡还是觉着宁阙扯皮来别有一番风趣,李公升那人一身戎装就不大给人随性的感觉。

说的几句,沐息川就瞧出来宁阙身上没有一点上位者的气质,倒是更像一个玩世不恭的少年人。

一直痴呆像的李公诚,张口道:“李家的权柄,还该是我来继承,废话什么,都觉着家里内斗看着舒服吗?”

张泷附和道:“大少爷都发话了,长幼尊卑的理儿一排下来,似乎,还真该是大少爷接手李家的家业。”

沐息川暗自发笑,张泷自编自演还顺意了,控心蛊虫效用还真是霸道,李公诚中蛊后还没有松动神智的感觉呢。

“李公诚,我看你最近傻了,莫不是中了邪术了?”宁阙只跨了一步,下一刻就站在了李公诚面前,掐着他手腕把脉。

李公诚周身脉络和缓,搏动有力,是顶康健的脉象,心脉的那种奇特异象无形中印证了宁阙的猜测。

巫谷的人善用巫术,师父蒋华雪曾说过巫术就是以一些南疆深山的珍奇药物作用人,可能还有些御虫控蛊的手法,但对他们师徒来说破掉巫谷的巫术是不难的。

巫谷是有些常理不得解释的东西在,可就宁阙看来那些东西还只是他们没法明其原委,对待巫谷人,就不能先给他们装神弄鬼的手法唬住。

沐息川剑鞘挥过来,宁阙后踏一步,道:“李公诚,我断定你肾脉,大有问题,再不治,殃及子孙呐。”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剑舞倾人城》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