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盟主家的小刺客》

  • 作者:钻衣角
  • 主角:牧博,苏以
  • 推荐:927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06 12:01:57

《盟主家的小刺客》 内容简介

经典作品《盟主家的小刺客》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钻衣角,主角牧博,苏以,是一本耽美小说类型的佳作,精彩章节节选:当我的思绪还在沉浸在牧博月唤我名字的声音里时,他已经翻身下马,行至我面前来了。“不是让你伤好之后随苏姑娘一起回去洛阳吗?为什么不听话?现在身体可有没有事?”白玉般的手扶在我的肩膀上,但也没等我应话,便

《盟主家的小刺客》 章节试读

当我的思绪还在沉浸在牧博月唤我名字的声音里时,他已经翻身下马,行至我面前来了。

“不是让你伤好之后随苏姑娘一起回去洛阳吗?为什么不听话?现在身体可有没有事?”白玉般的手扶在我的肩膀上,但也没等我应话,便往下移去,快如闪电地点住我胸口的几处要穴,直接封锁心脉,随即温暖的掌心贴了上来,将一股真气源源不断地输送进来,温润如水地包裹住了我的心脏。

这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他的眼底有着一闪而过的慌乱,似乎在害怕什么,但其实我觉得他有些大惊小怪了,因为早在那名布衣少女拍中我的心口之前,我已在暗中偷偷运起内力护住自己的心脉,所以对方也没伤害到我几分。

不过转念一想,牧博月之所以这般担心,定是此番出门,我演戏演得太过了,屡屡在他面前故意受伤,导致他现在认为我是个弱者吧?想到这里,我连忙摇摇头:“我没事。”

然而这一开口,原先不慎被布衣少女的掌风扫中而涌上喉咙的血,就这样子就从嘴里流了出去。

牧博月也瞧见我嘴角溢出的血,他正想说什么,就听那名布衣少女在旁边轻哼了一声,道:“你当然没事,要不是看在这位公子方才阻拦你的份上,我才没用上全力,你这厮早就凉凉了。”

此时此刻牧博月离得我很近,于是我清楚地看见他面部肌肉微微颤抖,表情是我从没见过的隐忍。

他在努力地克制着怒火……

“苏姑娘,既然你也来了,便过来一下吧。”他突然对还坐在马背上发呆的苏以说道,紧接着又好声好气地问我:“牧令,你刚刚为什么要跟那位姑娘动手?甚至还想置对方于死地?你认识她?还是认识她身边的人?”

“我......我不认识他们。”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他,总不能直接说出因为对方阻碍到我杀人灭口了吧?

“金管家,快看,躺在地上的那个不就是刚刚唆使坏蛋来打劫我们的人吗?”

“少庄主,您说的对,正是那个恶人!”

“可跟他一块儿的那个,你刚刚怎么就没瞧出来她是个女的呢?”

“少庄主,老夫一早就看出来她女扮男装了,只是觉得无关紧要,所以没有道破而已。”

“那她也是邪教的人吗?”

“这老夫就不清楚喽。”

就在这时,有一老一小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我才发现,跟在牧博月身后而来的,除了武林盟的人之外,还有着另外四张陌生面孔,分别为一老一小,年纪约莫五十多岁的老者和年纪约莫八九岁大的男孩子,以及两名被捆绑起来的彪壮大汉。

“牧公子,方才打劫我们的两名山贼的头儿,正是躺在地上的那个恶人,并且他身上的红衣服,与前些日子来我们墨痕山庄下战帖的邪教使者身上所穿的,是一模一样的款式和颜色!”那老者的在看了我那名同伴后,满脸严肃地朝牧博月说道。

“牧哥哥,你还要小心,你旁边的那个女的也不是什么好人,因为她认识恶人,他们一定是一伙的,都是邪教的人!”那小的更是指着布衣少女嚷嚷道。

“你个小混蛋,让你在那里胡说八道,信不信我这就过去撕了你的嘴?”布衣少女登时变了脸。

“哟哟哟,大坏蛋身份败露想要杀人灭口啦。”那小的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继续挑衅着布衣少女。

而一直不敢直视牧博月的我则微敛双眸,不失时机地补充了一句:“他们都不是好人,所以牧令要杀了他们。”

“我啐,本姑娘活着碍到你们的眼了?一来就直接朝我动手,还联合起来污蔑我的清白,我看你们才是那个劳什子邪教的人吧!”

明白了什么的牧博月转而无奈问我:“牧令,你是不是没有问清楚情况就先动了手?”

“为了您的安全,我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可能会对您造成危险的人。”我低垂着头,一板一眼地回答道。

于是这样子的我并没有看见,其实牧博月早在听了老者的话以后,目光先是打量了我那名躺在地上的同伴一眼,然后又转回到我身上来,若有所思地停留了片刻。

此时他语气严肃地对我道:“牧令,既然你当初选择了白道,就要遵守这边的原则,不可再对别人妄下定论而杀之。”

我抬眼看他时,他已经朝布衣少女走了过去,而苏以正好走到我身边,也不用他吩咐,就直接抓过我的手腕细细地把着脉。

我虽感到奇怪,但一心放在了牧博月的一举一动上,也就任由苏以摆布了。

“得罪了,姑娘,这位是在下的人,有冲撞了姑娘的地方,在下先替他向姑娘赔不是。”

布衣少女气鼓鼓地说道:“哦,那麻烦公子好好管教下自己的人吧,省得下次出了门还继续像条野狗似的不分青红皂白乱咬人。”布衣少女打断了他的话,同时目光还挑衅般看了我一眼。

她显然是存了心想要激怒我,但现在牧博月还在旁边,所以我不会跟她一般见识的。

“牧令,你先跟人家姑娘道个歉吧。”牧博月却叹了口气,让我给对方道歉。

于是我只好冷着脸起身:“对不起,姑娘,我错了。”

“行,我就勉强原谅你了。”布衣少女故作大方地摆摆手,然后就想去找那还在冲她扮鬼脸的小男孩算账。

却让牧博月伸手轻轻拦下了:“还未请教姑娘芳名,师承何派?”

“与你无关。”布衣少女辞简意赅地道,然后就想绕过他的身侧。

面对这十分敷衍的态度,牧博月将身子移了移,再度拦下了她:“难道姑娘跟那名红衣人出自同一教派?”

布衣少女不耐烦:“你再不让开,就别怪我不客气啦。”说罢,她出手如风地扯下一旁大树上所缠绕的藤蔓,将一头缠在掌心,摆出作战的姿势。

我原以为按照牧博月那种好脾气,应该是会继续用言语相劝,谁料他眼睛一亮,道:“斗胆领教下姑娘的武功了。”紧接着身形一晃,其随身佩剑不出鞘地朝布衣少女发起了攻击。

布衣少女似乎怔了一下,然后连忙舞动藤蔓与他交起手来。

显然她刚摞下的狠话不过只是说说而已,以为牧博月不会欺负她一个小姑娘家,并未成想,偏偏牧博月今天就欺负她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盟主家的小刺客》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