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一指流年错染红尘芳华》

  • 作者:焱宇鑫宝贝
  • 主角:白芷,俊逸
  • 推荐:225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07 17:10:00

《一指流年错染红尘芳华》 内容简介

火爆辣文《一指流年错染红尘芳华》是焱宇鑫宝贝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网文,剧情中的主线人物是白芷,俊逸,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点石成金,感觉不错。精彩内容试看:她就那样莫名其妙的嫁给了慕容楚辞,对外界而言女儿家的名誉大过于天。饶是爷爷权势滔天,对这门亲事一百个不愿意,她在瑾王府躺了三天以后,为了她的名声爷爷也只能咬碎了银牙认了这门亲事。心中对她有愧,爷爷与大

《一指流年错染红尘芳华》 章节试读

她就那样莫名其妙的嫁给了慕容楚辞,对外界而言女儿家的名誉大过于天。

饶是爷爷权势滔天,对这门亲事一百个不愿意,她在瑾王府躺了三天以后,为了她的名声爷爷也只能咬碎了银牙认了这门亲事。

心中对她有愧,爷爷与大哥亲手给她补了十里红妆,希望可以弥补她心里的委屈。

可爷爷跟大哥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别人早就算计好的,她跟慕容楚辞成亲只是一个开始。

大哥跟爷爷相继被害,白家一夜之间在烨新城消失,连她也差点在黄泉与他们团聚。

……

一旁的花丛里司徒晨曦一兮白衣胜雪,静看阵阵樱花随风飞舞,俊逸的脸上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

白芷荞将这地方赠与他,不就是为了还清自己对她的“救命之恩”,可他们之间是这一座山头就能撇清的吗?

微俭心思,抬眼看见远处那抹白色的倩影,眼里涌起一丝晶光。

远处的人儿,静静的站在那片从林里,阵阵樱花随风飞舞,带起她如丝的秀发跟如纱的裙摆轻轻摇曳,整个人好似落入凡尘的仙子。

见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司徒晨曦好看的眉头不由得一蹙。

只见他微笑的伸出一只手,对着那抹倩影缓缓的说到:“芷荞,过来。”

司徒晨曦的声音打断了白芷荞的思绪,眼帘微动,两脚不由得向他迈去。

司徒晨曦一袭白衣曳地,被片片飞舞的白色花瓣层层包围,那般的清世出尘。

看着男子脸上勾起一丝好看的笑意,自己压抑的心情倒是晴朗了几分。

看着白芷荞踏着片片樱花缓缓的走向自己,每一步都像是踏在自己心尖一般,司徒晨曦心里升起一股异样,随着她离自己越来越近,那种感觉便越强烈。

白芷荞在离他一步之遥时,将自己的身子慵懒的靠在一颗樱花树下,眸光淡淡的睨着司徒晨曦。

手上落空,司徒晨曦脸上却勾起一抹邪魅的浅笑,整个人对其欺身而上,将她禁锢在自己圈起的范围里,姿势说不出的暧昧。

白芷荞清冷的脸上微微一怔,脑子有一瞬间的短路,静静的看着这个近在咫尺的男人,呼吸间都是他身上那淡淡的药香。

这男人虽在大祁质子十年,可她与他从未有过太多的交际,而那天要不是遇到他,自己现在是不是早已腐烂在乱葬岗了。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他,只见男人一张俊逸的脸上始终勾着一抹浅浅的弧度,两道浓浓的眉毛泛起柔柔的涟漪,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红色的唇。

他俊逸的脸上带着一丝病态的苍白,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阳刚之气,一双桃花眼柔柔的看着自己。

这强烈又复杂的对比出现在他上,让白芷荞心里无端升起一丝异样。

“好看吗?”司徒晨曦轻启唇角缓缓的问着,邪魅的脸上,带着玩味又戏略的笑意。

看着男子脸上那抹玩味,白芷荞心里莫名的升起一丝恼怒,自己这算不算被调戏了。

想着自己始终欠他一条命,尽生生的将那丝恼怒压了下去,整个人有些小小尴尬:“这个地方,你还喜欢吗?”

“嗯”,司徒晨曦看着白芷荞轻轻的点了点头。

用手轻轻拂去掉落在她头顶的片片粉红的花瓣,柔软的目光停在她的脸上,那样子仿佛看着这世间最珍贵的宝贝。

白芷荞脸上飞起一抹可疑的红晕,别开头有些不自在的轻声说到:“这地方比较安静,适合你调养身子。”

司徒晨曦微怔,手里的动作定格了下来,即而俊逸的脸上勾起的那抹弧度不由得深了几分。

一双墨色眸子闪过一丝别样的光彩,如划过天际的流光。

目光专注的停在白芷荞的倾城的脸上,怎么都舍不得挪开,她这是在关心他。

白芷荞心里有些纠结,要不要推开他,他离自己这么近,身上的气息让自己一时有些透不过气。

“你就不能……”。白芷荞表情有些窘迫。

就不能站着好好说话么?

“晨曦,司徒晨曦,我的名字。”男子打断白芷荞的话,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声音莫名的有些暗哑。

这得多粗心啊,到现在还记不住他的名字。

看着司徒晨曦脸上的笑意,白芷荞清冷的面容上那一抹可疑的红晕染的更开了,她知道他的名字,用得着怎么刻意的提醒她么?

见白芷荞姣好的面容泛起淡淡的红潮,司徒晨曦心里泛起一阵涟漪,原来她也会害羞。

突然发现她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可爱,这样的白芷荞让他怎么都看不够。

……

白芷荞有些懊恼的回到落樱山,心里怎么都带着莫名的火气,自己只是去了一趟樱山,就莫名的被那人调戏了。

可这算调戏么,他除了离自己近了一点,并没过分的举动,可她心里就那么无端的揣着一把不大不小的火种。

霓裳小心翼翼的跟在她身后,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自己的主子惹白芷荞生气了。

要知道自己主子平日那么温文尔雅的人,怎么就偏偏惹到白芷荞这个让他如此上心的人了呢?

刚踏进落樱轩,白芷荞便听几个奴才在一旁悄悄的议论。

漠离不知为何伤势一天比一天严重,整个人躺在床上,都快去了半条命。

白芷荞懊恼的心情,终于得到一丝平静,俏丽的脸上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

怎么可能让漠离就这样轻易的死去,她还得留着他,慢慢的让他生不如死呢?

琉璃有些慌乱的从对面的青石路上走来,看着白芷荞蓦地停下脚步。清明的眸子里一阵混沌,整个身子在黑夜里隐隐有些颤抖。

微微抬眸,白芷荞在自己的正前方,淡淡的盯着自己,她的目光似乎可以看穿一切那般直指人心。

琉璃混沌的眼里瞬间恢复清明,心下无端升起一丝慌乱。

“去看看他吧!”良久白芷荞将目光从琉璃身上挪开,缓缓的对她说到。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