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龙飞御天》

  • 作者:伏牛樵
  • 主角:邹蒙,王俭
  • 推荐:97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11 12:04:13

《龙飞御天》 内容简介

经典创作《龙飞御天》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伏牛樵,主人公邹蒙,王俭,是一本短篇类型的网文,精彩章节节选:风火骓虽然是小马驹,且它的神马血脉已被自行封印,但它还有神马的灵智和感知。所以,风火骓突然十分惊恐,且发出警示,王俭就知道,前面一定非常可怕!邹蒙跃上树梢,往山上看去,发现上面的树木与别处截然不同,那

《龙飞御天》 章节试读

风火骓虽然是小马驹,且它的神马血脉已被自行封印,但它还有神马的灵智和感知。

所以,风火骓突然十分惊恐,且发出警示,王俭就知道,前面一定非常可怕!

邹蒙跃上树梢,往山上看去,发现上面的树木与别处截然不同,那里树干密布,树枝纵横,所有树干和树枝竟然相连在一起,是一体的!

一木成林!覆盖眼前所能看到的区域的,竟然只有一棵树!看不到边际的树枝和树干之间,万条根须垂下。

观察了一会儿,王俭发现,他所看到的树干,竟然都是根须长成的,主干在哪里,目前还无法判断。

令风火骓害怕的,是树干中包裹着的骷颅,二人仔细观察后发现,几乎每一根树干,里面都有一具干尸骷髅。

有些较为粗壮的树干,已将干尸骷髅全部包裹,从外面看,这一根树干隐约有人的形状。

大部分树干都没有将人骨全部包裹,有胳膊、腿,或者半张骷髅脸露在外面。

露在外面最多的,是干尸骷髅身上穿的,已经腐烂不堪的衣服和生锈的盔甲。

“这些骷髅都是伽耶国人。”邹蒙肯定地说道:“那些穿盔甲的是伽耶国军队。”

“伽耶国大军,难道都是被这种树吃掉了?”王俭自认为见多识广,可这种恐怖之事,却是闻所未闻。

“就算这树能吃人,可树是死的,人是活的,很难想象,是什么力量让伽耶国军队前赴后继的进入这片树林,被树吃掉!”王俭百思不得其解。

“咱们在这里等着看看,不要靠近。”邹蒙说道。

两天时间,他们看到,所有山中的动物,在靠近吃人树的时候,都折返离开了,动物也不敢进入吃人树林。

第三天,他们终于看到了吃人树的杀戮过程。

一只老虎追一头野牛到这里,眼看老虎捕猎将要成功,野牛慌不择路,跑进那片树林。

老虎不敢继续追捕,不甘心地看着野牛。

当野牛发现危险,想要折回的时候,随风摆动、细如丝线的根须搭在了野牛身上。

当根须接触野牛之后,便迅速发生变化,根须末端像针一样刺入野牛体内,紧接着这根刺入野牛体内的根须变粗变大,像灵蛇一样将野牛缠绕。

当野牛被根须刺破皮肤时,它浑身战栗,猛然奋蹄,想要逃离这片树林,可是已经晚了,随着根须缠绕,野牛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如失去了魂魄一般。

周围的根须像长了眼睛一样,全都探向野牛,刺入野牛体内。

随着刺入野牛体内的根须变得粗壮,野牛不一会儿就变成了一具仅剩一张干枯牛皮和骨架的干尸。

缠绕野牛的粗壮根须,开始扎入地下,变成树干,上面的枝叶开始生长。

估计用不了多久,这具野牛的干尸就会被树干包裹,王俭这么想着,看向它周围,竟然发现,很多树干有动物形状,并有些许骨骼皮毛露在外面。

“神山凤居,凰榕守护;一木成林,万夫莫开!”邹蒙说道:“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食人树——凤凰榕?”

“凤凰榕?”王俭不解。

“传说东陲神山上住着不死凤凰,由食人树凤凰榕守护,若有人登山虔诚拜访,则凤凰榕与其它树木无异,不会伤人;若有人心存恶念,冒犯神山,则凤凰榕会尽食登山者。”邹蒙说道。

“你为什么不早说?”王俭细想,一阵后怕,若不是风火骓示警,安洪泽便和他们一起,都成了食人树的食物。

“树能吃人,如此荒诞的事情,我本来不信,又怎么会放在心上。”邹蒙说道:“如此看来,这山上真有神鸟不死凤凰?”

“既然关于食人树的传说都是真的,那么,山上住着不死凤凰的传说也不会是空穴来风!”王俭说道:“我们现在要考虑的是,怎么穿过食人树林上山呢?”

三人辨别着树木,在山腰处围着食人树的边缘,寻找上山路径。

然而除了一处悬崖,其它地方都被这棵食人树占领,无法上山。

“我先上去看看,如果可行,我带你们上去!”邹蒙说罢,腾空而起,越过数十丈高的食人树,向山上飞去。

“不好!”邹蒙一声惊呼,往下坠落,而他身下,就是食人树。

就在邹蒙的身体将要接触食人树时,他运功聚气,一掌向下拍去。

“咔嚓”一声,掌芒击中一根二尺粗的食人树树枝,树枝应声而断。

邹蒙借一掌反弹之力,返回王俭身边。

“上面威压太大,无法飞行。”邹蒙说道。

再看被邹蒙打断树枝的伤口处流出汁液,鲜红如血;落地的一段树枝,已被密密麻麻的根须包裹,其中一根根须,瞬间长成树干,没一会儿,那跟断枝已干枯腐朽。

“我再试试,看能不能打开一条通道。”邹蒙说着便动手了。

邹蒙身体悬浮,周身光芒大盛,双掌光芒凝聚出一只老虎,向食人树扑去。

猛虎所到之处,根须断裂,周围的根须疯狂摇曳,向老虎席卷而去。

可这并非真虎,而是邹蒙的真气光芒凝聚而成,食人树根须奈何不得它。

王俭和安洪泽还未来得及高兴,被老虎扯断的根须马上又生长出来,密密麻麻填补了树下所有的空隙。

又折腾了一天,天色暗了下来,三个人又累又饿,邹蒙打来两只松鸡,生起篝火,围着火烤起鸡肉来。

“用火烧食人树,能不能烧死它?”安洪泽问道。

“可以一试!”邹蒙说罢,几人便收集干柴,投掷到食人树下,将干柴点燃。

火势蔓延,火光冲天,食人树被烧得枝桠摇曳,噼啪作响。

火光中,几人看到食人树并未着火,只是一些根须和树叶被烧焦,其它被火烧的枝桠在扭曲蜷缩,尽量避开火焰。

被火烧焦的食人树树叶,竟散发出奇异的香味,这香味沁人心脾,令人心旷神怡。

王俭感觉这香味十分熟悉,他闭上眼睛,仿佛回到了有扔之野,他看到漫山桃花,以及在花丛中翩翩起舞的倩儿。

安洪泽还饿着肚子,他闻到烤熟的肥嫩松鸡,不仅流出口水。

邹蒙闻到的是清雅的旷谷幽兰,他感觉自己置身于奇山秀水之间,闲云野鹤相伴,身心俱醉。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