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王师三国》

  • 作者:楚行者
  • 主角:颜良,董卓
  • 推荐:197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14 12:15:59

《王师三国》 内容简介

《王师三国》作者:楚行者,历史类型新书,主线角色:颜良,董卓,本网络创作书中主线围绕:颜良跪地请罪,一旁的袁熙正在对着座上的华服男子哭诉:“父亲大人,您可得为儿讨回公道啊。”“你还有脸在这哭,甄家小姐在你手上被掳走,你可知这意味着什么?”袁绍愤怒的说道。袁熙虽没有什么大才,可也不至于傻

《王师三国》 章节试读

颜良跪地请罪,一旁的袁熙正在对着座上的华服男子哭诉:“父亲大人,您可得为儿讨回公道啊。”

“你还有脸在这哭,甄家小姐在你手上被掳走,你可知这意味着什么?”袁绍愤怒的说道。

袁熙虽没有什么大才,可也不至于傻,父亲让自己娶甄家姑娘,当然不是因为为了满足儿子的欲望,他爹虽然人不靠谱,可也是有大志向的人,这会儿还在组织一个反董卓的联盟,招兵买马,所以需要的钱也很多,虽然袁家家大业大,可养兵开销巨大,自然是拉来越多的赞助越好。

但袁熙不会把事都怪在自己头上啊,于是哭道:“父亲,那伙强盗实在厉害,就是您的得力干将,也不是那伙强盗里面两个小卒的对手,更何况孩儿?”

袁熙直接祸水东引,说这事是保镖颜良的错,更强调了颜良的对手只是两个小卒子,让袁绍怒火更盛,直接质问颜良:“颜良,你可知罪!”

“卑职知罪。”颜良心中无奈,技不如人确实没什么好说的。

“且不说你保护不利,我且问你,熙儿说你败给两个小卒,可有此事?”

颜良耿直,败了就是败了,胜败乃兵家常事,这回打不过,下回不一定打不过,于是直接承认:“是。”

“哼!”袁绍一甩手:“连个小卒都制服不了,要你何用,从即日起,你去马棚任职吧。”

即便袁绍这话说得太武断了,因为他完全不知道对方有多厉害,只因为对方的身份是小卒子,就认定是颜良无能,但颜良也没办法替自己辩解,正要接受,一旁的田丰连忙站出来:“主公,万万不可啊,颜良将军的勇武有目共睹,万不可因为对方身着小卒衣物,主公便怀疑颜良将军的能力,主公莫要错失大将啊。”

一旁的袁熙听了不乐意了:“先生的意思是小子眼瞎,分不清大将还是小卒?”

田丰瞥了一眼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二世祖,拱了拱手:“公子息怒,田某并非针对公子,只是颜公冀有大将之才,田某只是不希望主公错失人才。”

有人劝了,袁绍也算是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怒火,认真的想了一下,意识到颜良确实还是很厉害的,可能确实是那贼寇太厉害,但他又是个好面子的人,总觉得自己君无戏言,更不会承认自己真的眼瞎,但现在马上就要出兵了,正是用人之际,自己的幕僚虽然多,可没一个比得上颜良的,所以没有办法,只能给故作松口:“既然元皓都给你求情,我也不是那蛮横之主,便容你戴罪立功,现在立刻带兵搜,就是把整个冀州翻遍了,也得给我缴了那群盗匪。”

颜良还真以为袁绍又给了他一个机会,连忙称“喏”,于是下去着手办这事。

见颜良走了,袁绍有吩咐自己的侍卫:“此事不能让外人知道,你去处理一下。”

田丰看在眼里,只是叹息,袁绍实在太容易被情绪左右了,也太爱面子了,情报之中明确表示,这伙盗匪之中有能力在颜良之上的人,袁绍却一心为自己的面子而要灭了别人,表面总是一副礼贤下士,求贤若渴的样子,招揽一群混吃混喝只会阿谀奉承的庸才,遇到真正有才的人又要杀要刮的。田丰渐渐有些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个明主了。

童珂给了参与者许多钱,让他们闭嘴,然后就带着甄宓往西面无极县跑,中途和已经准备了马车的任红昌汇合,为了掩人耳目,一行就四人,童珂,赵云,甄宓和任红昌。

袁绍虽然杀了那一路接亲的人,那也只是为了在找借口的时候不被证人揭穿,毕竟女孩出嫁第三天,是要回娘家省亲的,但一连过了那么多天甄宓都没“回娘家”,甄家人也得把戏做足了,就派人上门问,故意让袁家人的借口糊弄糊弄,最后纸包不住火,揭穿袁家谎言,但又做出一副畏于袁家权势而不了了之的愤怒模样。

此时的童珂一行人则已经到了中山无极,也就是甄宓的老家,出门迎接的竟然是甄宓的二哥甄俨,甄宓也是纳闷,二哥不是在别处做官吗,怎么回来了。

众人来到前厅,宴席已经准备好了,主位的甄俨先是说了一些感谢童珂和赵云解救甄宓的话,又进入一些寒暄的话题,期间则一直打量着童珂,因为甄尧在信中已经说明,甄母对这个少年很满意,希望能够招他为女婿,而且甄尧本人也非常推崇这个少年,但毕竟对方来历不明,甄俨还是想要亲自审核一下的。

于是甄俨话锋一转:“我听说,先生与愚弟论过天下英雄,曾言,真英雄者举世无一,若是按照先生的标准,自然是找不出一人,但听闻先生还有一套退而求其次的标准,说这志向远大,腹有良谋者,亦能称之为英雄,而这世上,还有那么几人能当的此英雄,不知先生所说,是何人?”

童珂:“大人为何忽然问此事?”

甄俨心中自然有其他算盘,毕竟现在天下大乱,董卓挟天子以令天下,不服之人太多了,现在袁绍已经开始招兵买马,集结各路诸侯要讨伐,可谁知道讨伐之后是什么情况?董卓胜了,那肯定是要清除异己的,战乱免不了,如果诸侯胜了,各怀鬼胎的这群人保不定也会成为下一个董卓,甄家家业虽然不大,可也还凑活,不然袁绍也不会来拉拢,虽然甄家并不看好袁家,可最后终归是要站队的,既然要站队,那自然是找最厉害的,以保甄家能延续,但这些不能跟童珂这个外人说,所以甄俨打着笑说道:“这还得怪我那弟弟,把你们论天下英雄时那种气概说得无比豪迈,听得在下也是热血沸腾,今日一见先生,也是心中向往,想知道先生高见。”

童珂抿了抿嘴,说道:“在下也只是随口说说,当不得真,但既然大人问起,在下也不能没了礼数,那在下就说说自己的陋见。”

“请。”甄俨显得有些激动。

童珂抿了一口浊酒,因为上次喝完酒,似乎说起话来更有情怀:“我听闻名士许昭曾在月旦评中对一人有过这么一段评价,说此人乃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不知甄大人可识得此人?”

甄俨想了想,当即想到一人:“先生说那宦官之后,骁骑校尉曹操曹孟德?”

“正是此人!”

“许先生的月旦评闻名天下,但先生仅用他人的一句评语来证明先生的眼光,怕是有些草率吧?”

童珂笑着说道:“我所依据的,自然不只是一句评语。甄大人可知,董卓为何追杀此人?”

“听闻此人要刺杀董卓。”

“在此之前,董卓进京时,却是很是器重曹操,没多久,曹操便成了董卓身边的红人,虽不能说此人多么能干,却也可以看出此人的些许机敏,后来刺杀董卓,也证明此人并非那只会阿谀奉承的小人,而是有勇有谋,善于隐忍之人。虽然刺杀失败,可能顺利逃出洛阳,也看得出此人随机应变的能力和果敢的特质。故而我说此人尚且算得上一个英雄。”

甄俨沉默了一会儿,到是一旁的赵云问道:“可此人已然是通缉犯,将来又能有什么作为?”

“师叔,通缉他的人,现在已经是众矢之的,蹦达不了多久。”

“先生此话之意,是说如今诸侯讨伐董卓,董卓必败?”甄俨惊讶的说道。

童珂摇了摇头:“诸侯各怀鬼胎,犹如一盘散沙,终究是不可能成功的,但董卓残暴已经超出常理,一定会因为祸乱暴弊,不会有什么作为的。”

“可曹操就会有作为了?”赵云还是纳闷,毕竟就算董卓最终会失败,可这曹操又何德何能称之为英雄?

“师叔,你怎么忘了?此人可有乱世奸雄的评价。”童珂又喝了一口酒,那酒顶得他有点不舒服,于是哈了口气,顿时有些晕晕乎乎,双颊泛红,说话又有些飘了:“这诸侯各怀鬼胎,讨伐不成,必然结下仇怨,如今各个拥兵自重,乱世已起,正是他曹孟德的舞台啊。”

“砰!”又倒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王师三国》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