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较量无声》

  • 作者:漫卷红旗
  • 主角:沈英,刘哥
  • 推荐:670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3-19 18:14:02

《较量无声》 内容简介

本次本小编展示给各位小说迷们漫卷红旗原创故事《较量无声》,主人翁是沈英,刘哥,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虫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巡警局局长李有财是个能力平庸的主儿,除了经常喝酒喝得五迷三倒,对日本人巴结的紧外,没啥大本事,但这个人有个特点,那就是新安市巡警局的近千名巡警,他都记得名字和长相,这个特殊天赋连沈英都有些嫉妒,暗骂老

《较量无声》 章节试读

巡警局局长李有财是个能力平庸的主儿,除了经常喝酒喝得五迷三倒,对日本人巴结的紧外,没啥大本事,但这个人有个特点,那就是新安市巡警局的近千名巡警,他都记得名字和长相,这个特殊天赋连沈英都有些嫉妒,暗骂老天爷的眼睛真是长歪了。

第二天,沈英和往常一般在长兴街巡视了一圈,然后又到了全兴街去巡视,街面上很冷清,日本人的侵略使得百业凋零,再加上保甲制度和连坐制度的实行,使得新安市始终处于一种压抑不安的氛围,市面上的各行业,基本都是半死不活的。

刘一刀管辖的全兴街,沈英也很熟悉,毕竟两条街挨着,并且都不大,所以全兴街的变化,沈英也能很快注意到。

很快,沈英便发现全兴街新开了一家皮货店,主要销售各种皮货,皮包,皮鞋,皮带等等,里面都有卖的,算不上高档,但定价却颇高,因此整个店面更是门可罗雀。

沈英进去转了两圈,立刻断定这家皮货店只怕不是来追求利润的,而是有着别有目的,货物定价虚高,显然是减少了顾客上门的次数。

开门店是为了固定地点,便于己方外来人员找到地方,而减少顾客上门则方便保守秘密。从这种安排来看,这家皮货店很有可能是一处秘密联络点。

只是,还不知道是哪一方的联络点!

沈英并不缺乏耐心,所以有事没事地就在附近晃悠,表面上看起来,他是在巡街,实际上一直在注意观察那家皮货店,以及其间来来往往地顾客。

正在身英注意观察的时候,市政府那边传来“轰”得一声,声音震颤得似乎整个全市都能感觉到,同时伴随着一股黑烟的腾起。

沈英望着远处那股腾起的黑烟,心知刘一刀他们只怕已经动手了,看着动静,只怕那“日满友好欢庆大会”死了不少汉奸吧!

沈英慢悠悠地晃到全兴街和长兴街的交叉口,耐心地等待着,这里视线好,两个街的状况都能瞅到。

要不了多久,他便见几个人匆匆忙忙地跑到了长兴街,其中有一个还似乎受了伤,被两人搀扶着,折进了长兴街拐角处的照像馆里。

沈英一笑,这个照相馆只怕就是刘一刀他们的秘密基地了。

又过了近一个时辰,刘一刀穿着巡警服从全兴街某处不起眼的位置,冒了出来,他老远看到了沈英,点点头。沈英便折回了自己的长兴街。

接下来的几天,新安市又陷入了紧张恐怖的气氛,特务处和日本人到处询问抓人,如沈英这般底层巡警,都要写上几页当时自己辖区内的状况,并且让两个相邻辖区的互证,由于沈英的证明,刘一刀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顺利过关,没有人知道他那天上班的情形。

几天后,在长兴街一家酒楼的单间里,沈英和刘一刀对面而坐,桌面上的酒菜丰富,但两个人都没有动筷子的意思。

刘一刀看起来气色有些不好,显然,这次行动的结果差强人意。

“刘哥,怎么了,有烦心事?”沈英给刘一刀倒杯酒,打破两人之间的僵局问道。

“有个兄弟受了点伤,没挺住,死了。”刘一刀拿起酒抿了一口。

沈英没有说话,他知道在这件事上,自己还是不要发表意见好。

“说起来,还要谢谢沈老弟你,帮我做了证明。”刘一刀说道。

“应该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嘛。”沈英说道。

刘一刀笑了一下,他注意到沈英这时候并没有说什么兄弟之间应该的之类的客气话。他是个聪明人,知道有些事还是直接说出来的好。

“想必老弟有很多疑问,那就问吧,除了老弟不该知道的,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刘一刀爽利地说道。

“刘哥是哪个系统的?”沈英问。

“老弟猜猜看,我一直认为老弟是个聪明人,只是故意埋汰了自己。”刘一刀看着沈英,目光灼灼,全无平时懒散无神的模样。

沈英被噎了一下,当巡警的日子里,他很多时候确实是假装平庸无能,毕竟,在日本人的统治区,显露出自己很有才华的样子,实在不是件好事。但没想到,这种遮掩一直就没瞒过刘一刀这个老油子,不过,考虑到刘一刀的身份,沈英多少也有些释然。

“刘哥应该是属于国府那边的人吧?”沈英说道。

刘一刀点点头,沈英和他相处得那么久,得出这个结论并不令人惊讶。

“而国府那边搞情报工作的无非是两个部门,一个是中统,一个是军统。中统主要针对于国府的党务部门,侧重于社会上经济,政治,文化等方面情报的搜集和调查;而军统则主要负责刺探,间谍,策反,暗杀,绑架等方法来执行情报任务……”说到这里沈英故意一顿。

刘一刀觉得屁股有点不舒服,扭了扭身子,神色间倒是依然平静。军统恶名卓著,有些手段,确实上不了台面,他也是知道的。

“以刘哥这次执行任务的性质来看,刘哥应该是属于军统系统的。”沈英下了结论。

刘一刀脸上现出赞赏之色,他一直觉得沈英有当特务的潜质,假以时日培养,一定是名优秀的特工人员,现在他更坚信自己的判断。

“老弟猜得不错,兄弟我在戴老板手下做事。”刘一刀说道:“老弟对军统了解多少?”

“了解不多,很多都是道听途说。”沈英老实回答道。

“就这也不少了,就刚才老弟对中统和军统的看法和认识,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弟是我们国府的人呢。”刘一刀拿起筷子夹口菜,放在嘴里,对沈英说道:“先吃菜,咱们慢慢聊,看看老弟还猜出了什么。”

刘一刀这么一让,把刚才沈英说起军统手段时,两人之间的尴尬消于无形。

“刘哥应该是这边的负责的,但不知道是哪个组的组长?”沈英拿住筷子随口问道。

刘一刀差点一口把菜吐出来,狐疑地问:“老弟真不是我们国府的人?”

“这个真不是。我以前听别人说过,军统的下面基层组织主要是分为站和组的形式,考虑到新安市的战略地位,新安市最起码设个站的,而站长一般要隐蔽较深,方便转送情报,及时下达指示,是很忌讳亲自上阵冲杀的,而以刘哥这次执行的任务来看,刘哥显然负责整个指挥行动,处于随时可能暴露的环境,应该不符合站长的定位,所以我就大胆冒昧地猜测一下。”

刘一刀沉默了,军统的基层组织结构并不是什么保密内容,国军系统很多人都知道,即便处在国府之外,对军统这个特务组织稍有了解的,也基本上都知道。这并不令人惊讶,但另人惊讶的是,沈英仅仅通过这些外在的公开信息,再结合自己所表现出来的破绽,并推理了隐藏在其后面的信息,并且十分接近真相,这不得不令他佩服。

“兄弟我是行动组的组长。”刘一刀也不隐瞒,然后他直接看着沈英,直接了当地说道:“既然哥哥我已经把实情告诉了老弟,那么老弟该回答我几个问题。”刘一刀非常干脆地说道。

“请问。”沈英知道,自己最近这段时间里,也露出了很多疑点,刘一刀自然能注意到。

“老弟是否是共产党?”刘一刀单刀直入地问道。

“怎么可能,刘哥看我象个共产党员的样吗?”沈英面色平静地反问。

刘一又看见沈英平静的模样,心里也觉得沈英不象,沈英做为底层巡警,固然没有象其他人那般有吃拿卡要的毛病,但其它的毛病确也不少,比如抽烟,喝酒,找窑姐,赌牌,贪财,以前他以为沈英还懦弱怕死,但经过这一系列事之后,他认为沈英还是不缺乏勇气的,但不管怎么说,沈英的这些坏习惯怎么看起来都不象一个有着严格纪律要求的共产党员。

“那么,上周,你在城门口送的人是什么人,看起来你相当紧张?”刘一刀继续问道。

“不清楚,但我估计是抗日分子。”沈英神色从容地说道,显然,刘一刀并没有瞧出赵尚国的身份。

“抗日分子?!”刘一刀对沈英的坦诚有些吃惊:“你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就敢送他出城?万一是共产党呢?”

“我对他是谁不感兴趣,只要给钱就行。”沈英慢条斯理地说道:“不瞒刘哥说,现在七十大洋正躺在兄弟我的口袋里,这个险刘哥你认为值不值得冒?”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刘一刀端起酒喝沈英碰了了一杯,以目前沈英当巡警薪资收入,七十多大洋足够他干上四年,如果没钱麻子那档事,有黄老三在那里帮忙照顾,怎么看都是笔合适的买卖。

难怪,沈英愿意冒那么大的险。不过,沈英喜欢钱,这是个好事,不怕他爱财,就怕他什么都不爱,象共党那般,满脑子的的革命信仰和理想,那才难办,刘一刀在心里想。

既然沈英有贪财这个弱点,那么剩下的事就好谈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较量无声》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