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紫云青峰录》

  • 作者:白衣染墨
  • 主角:玄殇,玄月
  • 推荐:716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3-21 08:57:13

《紫云青峰录》 内容简介

《紫云青峰录》是白衣染墨墨下的一本婚恋新书,内容回味无穷,文笔淋漓尽致,值得加入书单。《紫云青峰录》主要讲的是 首领?再次听到首领两个字,紫晴又想起了老头子,老头子真的是王路吗?既然喜鹊他们不愿意说,那么答案只能自己找。“月宫是一个极为神秘的门派,传说他们住在月亮之上。这一代月宫的主人卯之玄月有一个孪生妹妹名叫

《紫云青峰录》 章节试读

首领?再次听到首领两个字,紫晴又想起了老头子,老头子真的是王路吗?

既然喜鹊他们不愿意说,那么答案只能自己找。

“月宫是一个极为神秘的门派,传说他们住在月亮之上。这一代月宫的主人卯之玄月有一个孪生妹妹名叫玄殇,两人都是极为心高气高的仙人,寒如月冷如冰。”喜鹊说着朝人群里看了看。

“他们两兄妹从不过问江湖之事,也很少出现在中陆,直到一百年前玄殇仙子遇到了彩衣仙子。”

喜鹊说的紫晴一头雾水,彩衣仙子又是谁?

“玄殇仙子有天籁一般的歌喉,彩衣仙子有孔雀一般的舞姿,兴趣使然,两人结为密友。”喜鹊说着又在人群里扫视了一遍。

“冬月十八是彩衣仙子的生辰,每年的这天玄殇仙子都会带着新的歌谣来到无忧谷为彩衣仙子庆生。玄月宫主也会陪着玄殇仙子一同到来。这一天不仅可以听到玄殇仙子的仙乐,也能欣赏到彩衣仙子的仙舞。所以冬月十八算是地仙界的一大盛会。”

冬月十八?这不是老头子回草庐的日子吗?

难道老头子回草庐和彩衣仙子的生辰有什么关联?

而这彩衣仙子又是谁?

紫晴正想着,喜鹊推了她一把,紫晴赶紧向桃花树下看去。

一名身着紫色长袍的女子拿着一把古琴走到了桃花树前。

旁边的侍女在地上放了一个蒲团,紫衣女子席地而坐,将琴置于腿上。

紫衣女子清雅高贵,飘然脱尘,紫晴看呆了,世间竟然有如此美丽脱俗的人。

不对,应该是仙子。

这位应该就是玄殇仙子吧!

玄殇仙子轻轻的拨了一下琴弦,桃花瓣密集而落,一名婀娜的仙子从天而降,桃花瓣围绕着她旋转,如裙之饰,如雀之屏。

这一刻紫晴明白了什么叫做倾国倾城。

玄殇仙子已经美到令人惊叹,而从天而降的这位仙子竟然比玄殇仙子还要美。

闭月羞花,身形婀娜,姿态妖娆。

艳而不媚,美而不俗,病而不娇,清丽不素。

紫晴只觉脸上发烫,这美丽居然让她有了羞涩之感。

“彩衣,今年我的歌是竹之歌。(文后备注)”玄殇仙子对着彩衣仙子微微一笑,脸上泛起了红晕。

“玄殇,那我就以莲之舞对之。”彩衣仙子说着脚下浮动出朵朵莲花。

“妙哉!竹有骨气,莲有不染。”玄月忽地坐起,拍了一下手掌。

玄殇仙子清了清嗓子,抚琴乐起,放声而歌。

空灵的声音传遍无忧谷,如醉人之汤,暖腹热心;如蛊药之毒,慑心迷神。

歌起舞动,彩衣仙子摇曳身姿,长袖带风,裙摆招蝶,步步生莲。

歌日:“谷遥遥,风缥缈,浓云厚积,雨落于地,虽匍匐,不屈服。天问我,何所愿,我愿为竹,深埋于地。有日,有月,有水,有土,金中欢歌,火中热舞,深埋于地,虽匍匐,不屈服。夏炎曝,留我忆,天问我往,绿竹之国,深埋于此,有日,有月,有水,有土,金火之后又化作土,虽匍匐,不屈服。”

动人的歌谣令人沉醉,曼妙的舞姿令人痴迷。

所谓余音绕梁,凤舞动天,三月不知肉味,便是如此吧。

歌罢舞终,众人还未曾从歌舞的迷幻中苏醒。

玄殇仙子无比陶醉的看着彩衣仙子,这歌舞的确回味无穷,彩衣仙子对着玄殇仙子会心的微笑,不经意间往人群中看了一眼,脸色大变。

她失神一般朝着围观人群中走去,所往的方向正对着紫晴,大家回过神来,纷纷盯着彩衣仙子看。

看着彩衣仙子一步步走向自己,紫晴呆若木鸡。

彩衣仙子走到紫晴面前,双目失神,带着极为复杂伤怀的表情轻轻的说了句:“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紫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愣在原地。

彩衣仙子这是怎么了?在场的人全都一脸茫然,只有喜鹊大致明白其中深意,于是对着彩衣仙子深深的点了点头。

彩衣仙子深呼吸长叹一声,半闭着眼喃喃的说到:“斯人已去,悔亦晚矣。恨长生,这双鬓青丝何不成雪,恨长生,这桃花树下怎不成穴!”

“彩衣!你怎么了?”玄殇仙子看着彩衣仙子失常的表现,焦急的问道。

“没事!玄殇,感谢你,每年都来陪我庆生。”彩衣仙子淡淡的笑着,过往的一幕幕在眼前浮现。

“年纪轻轻的就要死了,好可惜哦!”

“小白,如果你徒弟痊愈了,与我这彩儿孙女结个娃娃亲如何?”

“我才不要做死人的媳妇!”

那一年王路初入无忧谷。

虽然玄殇不断的安慰着彩衣,询问彩衣。可是陷入回忆中的彩衣一句都没听进去,只是本能的微笑着点头。

“妹妹,咱们该回去了。”玄月从椅子上站起,高大而又英武。

玄殇点点头,担心的看着彩衣。

“宫主且慢!”人群中忽然传来焦急的声音。

玄月朝着声音方向看去,

只见沈傲牵着慕容宇从人群中跑出,扑通一声,跪在了玄月面前。

“宫主,这是我外甥的儿子,他已无父无母,求宫主能收入门下。”

玄月上下打量着慕容宇,伸手按住了慕容宇的头,慕容宇仰起头,挣扎着与玄月对视。

“宫主,虽然宇儿资质一般,只是普通的仙体,但是他的父亲是.......”

“他的父亲是谁与我无关。”玄月松开手背过身去。

“宫主,我外甥堂堂男儿,死的冤屈啊!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求宫主收留,沈傲愿意做任何事来报答宫主。”

“肉眼凡胎!这孩子的资质并不是普通的仙体。”玄月平淡的说道。

沈傲拉着慕容宇不住的在地上磕头哀求,可是玄月无动于衷,只是冷冷的说了句:“走吧,妹妹。”

听到这句话,沈傲绝望的把头埋到了地上。

“你不走?”突然玄月又说了句话,沈傲抬起头,发现玄月这句话居然是对着慕容宇说的。

“宇儿,快叫师父!”沈傲转悲为喜。

慕容家有救了!

外甥!你的儿子有希望了!

“师父。”

“走吧。”玄月伸出了手,沈傲把慕容宇交到玄月手中。慕容宇回头看了看沈傲,极为不舍。

“去吧!孩子,一定要听师父的话,一定要加倍努力。”看到小小的慕容宇那失落的眼神,沈傲百感交集。

孩子,一定要好好修行,长大了替你父亲报仇!

玄月牵着慕容宇与玄殇腾空而起,玄殇回头看了看地面的彩衣,哀怨中带着几分失落。

而彩衣还是痴痴的站着,嘴里念叨着什么。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紫云青峰录》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