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特工王妃不好惹》

  • 作者:小胖子
  • 主角:楚俏,云瀚
  • 推荐:616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3-25 22:47:38

《特工王妃不好惹》 内容简介

这次给老铁们讲解小胖子笔下的短篇作品《特工王妃不好惹》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楚俏,云瀚两位天选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结局呢,让我们一起看看吧!珠帘声微响,楚俏循声望去,忽然整个人僵在原地。这个王爷穿着一身绛纱蟒服,头上戴着白玉冠,仅是一步步走来便气势逼人。而他腰间悬挂的那块苍玉,楚俏至死都不会忘记,与那采花贼当日所佩一模一样。玉质通透细腻,

《特工王妃不好惹》 章节试读

珠帘声微响,楚俏循声望去,忽然整个人僵在原地。

这个王爷穿着一身绛纱蟒服,头上戴着白玉冠,仅是一步步走来便气势逼人。而他腰间悬挂的那块苍玉,楚俏至死都不会忘记,与那采花贼当日所佩一模一样。

玉质通透细腻,浑然天成,左苍龙、右青鸾交颈而栖。

说不定只是巧合呢?楚俏不死心的抬起头,目光渐渐上移落在他的脖颈之上,青肿的印记和醒目的疤痕无一不在提醒楚俏——这正是她的杰作,而眼前人正是昨夜人。

澹台云瀚将楚俏的神色尽收眼底,满意的勾起唇角。

“奴婢参见王爷。”青萝连忙行了一礼,伸手去扯尚在神游的楚俏。

这该死的采花贼居然是大名鼎鼎的摄政王,是她名义上的夫君——澹台云瀚?楚俏僵硬的屈膝福身,不情不愿的道:“见过王爷,不知王爷今日造访栖鸾殿又为何事啊?”她有意无意的咬重了“又”字,冷漠的望向澹台云瀚。

澹台云瀚面色稍沉,当即呵斥道:“王妃做了些什么自己心里不清楚,还要本王来告诉你不成?”

这女人才惹下诸多事端,让楚娇、李沉香、郑蕊儿轮番去他那里哭诉,惹得他心烦意乱。如今她非但不知错,竟然还敢挑衅他?

楚俏一本正经的沉思了片晌,坚定的摇摇头。

“你!”澹台云瀚瞧着她这副淡漠模样恨的咬牙切齿,这女人似乎有种奇异本领,总能轻而易举惹他动怒。他勉强压下胸腔内怒火,直直走到主位上,撩袍坐下,冷声道:“好,既然你不知道,本王就亲自告诉你。”

“其一,偏激善妒,掌掴李氏,毫无主母风范。”

“其二,指使下人在李氏汤药里做手脚,欲使其毁容,心肠之歹毒可见一斑!”

“其三,仗剑伤人,视府规若无物。”

澹台云瀚睨着殿下的楚俏,沉声道:“这些,你可有话辩解?”

楚俏缓缓走上前,一字一顿,置地铿锵:“不曾做过,有什么好辩解的?”

楚俏稳稳立在澹台云瀚身前寸许,眉宇间寒霜覆盖,目光咄咄望向他,满含讥诮:“这王府上下,何曾有人将我当作主母!便是一个奴才也敢无视我的命令,一个妾也敢诬陷我!”

澹台云瀚坦然与之对视,原本的怒气渐渐熄灭,进而生出一丝欣赏与好奇。这女人还是他记忆里那个遇事只知掉眼泪珠子的王妃么?如今面对他的质问不仅不怕,居然能条条状状清晰反驳,当真是令他刮目相看。

他何曾不知晓她这个王妃当的有多窝囊,不过他向来奉行“弱肉强食”,对弱者他毫无兴趣。所以即便知晓有人将楚俏推下了登天楼,他也未曾细究此事。他不需要怯懦胆小的楚俏,他需要的是一个能管住后院、能与他并肩俯瞰天下的王妃。

从前的楚俏是死是活,过的好与不好,他半点也不在乎。

而如今这个楚俏恍若一把出鞘的宝剑,锋芒毕露,势不可挡。澹台云瀚从她的言行举止中可以看出,这是一把能杀人的剑,他要好好握在掌心。

但这个女人委实可恶,无时无刻不在挑衅他。她想要惹他生气,让他愤怒,他便偏偏不遂她的心愿!

狭长的凤眼稍眯,澹台云瀚薄唇微勾,伸手握住楚俏的手腕,稍一用力便将她带入怀中。他的右臂环过楚俏的肩膀,左手扣住楚俏的两只手腕,嘴唇贴在她鬓角沉声道:“王妃这是在怪本王从前怠慢你了?”

楚俏提起一口气奋力挣扎,澹台云瀚纹丝未动,倒是她自己的手腕被捏的酸痛欲裂。她敏感的察觉澹台云瀚的呼吸喷薄在耳边,勉强压下心头悸动冷笑道:“不敢。大庭广众之下,王爷还是注意些影响为好。”

澹台云瀚眼尖的瞧见她白嫩的脸颊上染上一丝可疑的绯色,变本加厉的张齿咬住她玲珑小巧的耳垂,喉间含混的道:“夫妻亲近,天经地义。如王妃方才所言,若是本王予你足够权利,这些事便不会发生?”

耳垂本是楚俏最敏感的部位,此时蓦然受袭,她不由得秀怒交加,但明面上偏又奈何不了澹台云瀚。

也罢,忍一时风平浪静。楚俏深吸一口气稳住心神,从容的答道:“是。”

澹台云瀚又问:“本王给你一次机会,你敢要么?”

楚俏点头:“敢。”

澹台云瀚微扬眉,这女人回答的倒是斩钉截铁。但掌管偌大一个王府岂是动动嘴那么容易?楚俏如今虽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靠动手立了威,但终究不是长久之道。不过,倒不妨给她这个机会。

打定主意,澹台云瀚一把将楚俏横抱而起,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阔步向内阁走去。

楚俏猝不及防间下意识搂住他的脖颈,待反应过来连忙娇斥道:“你这是做什么,放我下来!”

澹台云瀚低头看着怀里炸了毛的猫儿,扬眉道:“你方才回答的倒是斩钉截铁,莫不是眨个眼的功夫就要反悔?也罢,你若怕了......”他故意拖长了音调,脚下步伐一顿。

楚俏眯着眼轻哼一声:“你不必激我,死过一次之后这天底下便没有我怕的事了。”

“好狂的口气。”澹台云瀚轻笑一声,俯身将楚俏放在榻上。他的手掌抚上楚俏的脸蛋,恣意打量着眼前人姣好的面容。她此时微微仰着头,愈显得脖颈修长,锦袍掩盖着娇躯,交领微松露出一丝缝隙引得人遐想连篇。

澹台云瀚的呼吸渐渐沉重,目光愈发晦暗,低声道:“你可想清楚了?”

楚俏懒得作答,手臂勾住他的脖颈轻轻一拉,温热的红唇覆上他冰冷的薄唇,一切尽在不言中。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