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庶女翻身记》

  • 作者:张这这
  • 主角:邵元,许邵元
  • 推荐:495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3-26 19:57:06

《庶女翻身记》 内容简介

这次本喵推送给各位网友们张这这原创创作《庶女翻身记》,主角是邵元,许邵元,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网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内容试看 钱夫人的执行能力还真不是说笑的。不过几天就物色了几家“好人家”。当然,这些个“好人家”各个都是火坑级别的,她怎么会让钱北北后半辈子真的过好日子呢?钱北北被打扮的妥当,去相亲了几次,当然,她也有的是办法

《庶女翻身记》 章节试读

钱夫人的执行能力还真不是说笑的。不过几天就物色了几家“好人家”。当然,这些个“好人家”各个都是火坑级别的,她怎么会让钱北北后半辈子真的过好日子呢?

钱北北被打扮的妥当,去相亲了几次,当然,她也有的是办法弄的鸡飞狗跳,自然她的婚事也是不顺利的很。钱夫人险些被她气死,可是想来,自己好治不了一个毛丫头片子么?

这不,商街尽头的许家小公子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更是个好色之徒,虽然已经成婚了,却是满房美妾,不但如此,还仗着家里有点钱到处胡作为非。对于钱夫人来说,这个许公子可真是钱北北的“良人”呢。

鉴于前几次钱北北各种幺蛾子搅黄了婚事儿,钱夫人干脆与这许家公子通好信儿,让他先是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看着钱北北还有什么办法不从了。

地点约在在了凤宇轩的包房之中,钱北北依旧是无所畏惧,想着一会儿找个什么理由给搅和了。这时候小厮进来,上了茶水。

“请问,其他的客人什么时候到?”钱北北开口问道。

“应该还有一会儿呢。”小厮笑嘻嘻的说道:“小姐即是来早了,就先喝点茶水吃些点心稍微坐会儿。”

“好,你出去吧。”钱北北说。

太好了!钱北北心下想着,赶紧站起身来,四周环顾,想要看看有没有脱身的好地方。

转了 一圈,见还没人来,钱北北心下有了谱儿,也就安心了很多,伸手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口水,怎么这茶水的味道有点怪?

钱北北放下杯子的时候,忽然意识到了不对劲。自己太大意了,怎么不想想,自己搅和了这么多次,那钱夫人怎么肯善罢甘休?还能放她自己在这?这茶水,好似被下了药。

不行,自己可是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

钱北北赶紧转身出了包房门口,却听见楼道里传来了钱夫人的声音。

“许公子,这次可是先便宜了你呢。至于这彩礼……”钱夫人笑着说。

“自然好说。”许公子回答道,想到马上就要……许公子此时什么都应得下的。

这边是死路,怎么办?

就在钱北北走投无路的时候,身上一股子热气越发的厉害的撺掇起来。钱北北无奈,咬牙,转身开了隔壁的房门,躲了进去。

关上门,转头,却看见袁奕煊一副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

袁奕煊站起身来走向她,正要开口说话,钱北北情急之下,伸手就捂住了他的嘴。

看这埋头在自己怀里的女人,一脸的绯红。此时,钱夫人与许公子也已经到了门口,开门没看到钱北北。许公子很是不悦的说道:“钱夫人,五小姐在哪?”

“许公子,许是我家五姑娘去方便了,您稍等就是了……”

这一来一往的对话袁奕煊不是聋子,自然是听了进去。

许邵元?

这许家的小公子可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在看眼前的女人,刚刚脸上的那抹绯红,越发的深了起来,这红,很是不正常。

钱北北只觉得头晕的很,身上也热的很,心中暗骂,妈蛋,这帮王八蛋到底是给自己下的什么药?

门外的喧扰也渐渐的变得模糊起来,抬眼看着袁奕煊,心中很是委屈,身上难受,钱北北也只是极力的忍着,现下,她实在难受的厉害,只是轻声儿的说道:“不知道公子可否赏我一碗水喝?”

袁奕煊对上钱北北那充满着水汽的眼睛,什么都没说直接将虚弱无力的她懒腰抱起放在了榻上。转身倒水递给她。

“要本公子帮你吗?”袁奕煊问。看她的样子,想必许邵元给她吃的元春散,这药性子烈的很,一般女子多半是承受不住的。钱北北忍的辛苦,满头的细汗,她咬着唇,极力忍耐,唇角已经不自觉咬破了呢。

“谢谢公子,公子肯让我在这稍事休息,还赏了我碗水,已是大恩。”钱北北说。她当然知道眼前的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人,他自然看出来自己的窘况,如此还能不趁人之危,只此这点,她就该对他另眼相看了。

钱北北这般,到是让袁奕煊对她又有了新的认知,这女人总能给他带来太多的意想不到。

袁奕煊恶意的靠近了她,笑着说道:“钱北北,你少给本公子扣大帽子,索性说明白了,本公子也不是什么柳下惠,你如今这个模样,到是可人些,本公子也不怕勉为其难的吃下口的。”

袁奕煊的话让钱北北直接打了个机灵,果然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她强努着坐起来些,说道:“公子何必勉为其难?若是公子肯放过我,您烟花之地的钱我掏了,包年!”

袁奕煊听了她的话,差点岔气,什么?她为了自己逃脱,把自己推进那烟花地不说,还包年?他现在倒是想先敲开她钱北北的脑子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了?

“可是本公子却是想试试眼前的美人儿你!”袁奕煊故意不搭理她,装作一副登徒子的样子,愈发的靠近她。

钱北北身上有着一抹淡淡的甜甜的香气,不似她姐姐们身上那些浓重的脂粉香气,像是自然而然的体香,再加上许邵元给她吃的那药,也是能让女子体散香气的……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却是那么该死的“好闻”。

仅那么一刹那,袁奕煊甚至有吃了元春散的人不是眼前这个丫头,而是自己,难以把控的样子。

一来一往间,钱北北 因着紧张,肾上腺素分泌的愈发……而那药效也随着血液的循环加速渐渐的更加上劲儿了。

钱北北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住了,除了燥、热,还觉得身上像是有万千的蚂蚁爬过一样的痒了起来。简直了,她发誓,她一定会弄死钱夫人和许邵元。

理智一点点的瓦解,她的双臂不自觉地攀上了自己对面的袁奕煊,声音也变的软若起来,呼着热气的说道:“求你,帮我放过我!”

帮你?

放过你?

钱北北……你醒醒!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