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邪王追妻之王妃请拜堂》

  • 作者:秋烟冉冉
  • 主角:凤红羽,北燕
  • 推荐:619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3-26 20:39:46

《邪王追妻之王妃请拜堂》 内容简介

天选人物叫凤红羽,北燕的创作是《邪王追妻之王妃请拜堂》,它是作者秋烟冉冉新出的一本古代言情作品,精彩内容试看:赵国天启十六年,冬。宽大如小房子的马车里,坐着凤红羽与皇上派下来的两个宫女。因为天气不好,马车队走得很慢。她挑起帘子朝外看去,北风呼啸,天地一片白茫茫。没有标志物,也不知和亲队伍走到了哪里。马车后面,

《邪王追妻之王妃请拜堂》 章节试读

赵国天启十六年,冬。

宽大如小房子的马车里,坐着凤红羽与皇上派下来的两个宫女。

因为天气不好,马车队走得很慢。

她挑起帘子朝外看去,北风呼啸,天地一片白茫茫。

没有标志物,也不知和亲队伍走到了哪里。

马车后面,有西秦使者用着蹩脚的汉话,同朝中的送亲臣子在交淡,“啊,已进入西秦地界了,到前方休整一天再赶路吧?今天风雪太大了。”

“好,前方有处小山丘,到那里休息!”

傍晚时,车马队驻扎休整。

裹在大氅内的凤红羽被宫女们扶进了帐蓬内。

“二小姐慢点走,当心脚下。”宫女们提醒说道。

她是大小姐,和亲的原本是二小姐,看到和蔼的二婶哭得声嘶力竭,她毅然同意了顶替和亲。

因为二妹身子弱,和亲到这么恶劣的地方,无疑是送死。

再说了,以二妹那胆小如鼠的性子能干什么事?

而她,则是带着使命而来。

宫女们将她安顿好,退出了帐篷,凤红羽以手撑头,独自沉思。一阵“嚓嚓嚓”脚踩小石子的声音,在帐蓬外停下。

紧接着,厚重的棉布帘子被人掀起,冷风卷起飞雪吹进帐内。

一个年轻女子缓缓走了进来。

紧跟在她身后,还有七八个壮实的汉子。

女子素白色长裙外,罩着一件雪狐狸毛大氅。

一身装扮清丽雅致,但,她秀美的脸上却是表情森冷。

凤红羽疑惑地挑眉,“清雅表姐,你怎么也来西秦了?你不是在京城吗?”

“西秦?呵,凤红羽,实话告诉你,这里不是西秦而是北燕国!那个与你凤氏子弟及凤家军打了四十多年仗,他们恨不得食你们全家肉的北燕!”

什么?

凤红羽心头攸地抽紧,凤家与北燕可是宿敌!

四十五年前,爷爷和奶奶宣宜公主,从北燕人手里抢回了被霸占的大片土地,建立了北地三城。

父亲带军驻守赵国北地一带二十多年,阻止了爱抢掠的北燕铁蹄向南进军的步伐。

凤家军杀了他们的一个皇帝,两个王,七个将军。

因此,凤氏一家才被北燕人恨之入骨。

而她们凤家,父亲,三叔,三个哥哥,还有父亲的两个结拜兄弟,也先后死在两军战场上。

而且,父亲的尸骨还被北燕人扣着不还。

人丁兴旺的凤家,只剩了几个老幼妇孺。

凤家从此败落,这和亲的名额,才会被其他有权势的大臣们踢到了凤家。

而她凤红羽身为凤家的小姐,去和亲北燕无疑是羊入虎口!

“这不可能!白天的时候,我还听到了西秦使者的声音。”

柳清雅弯唇一笑,“那是假的!过了六盘山,送亲队伍就已改了路线,这一路上,你不是待在马车里就是在帐蓬里,骗你,只是小事一件而已!”

“我为什么会被送来北燕?皇上的圣旨上分明写的是让凤家女去和亲西秦。”

“为什么?这是太子的意思!”柳清雅微微一笑。

“太子?不可能!他为什么这么做?”凤红羽的声音颤抖了几分。

她的耳畔,仿佛还响着他温柔的话语。

他说,他这一世最爱的人是她——他的羽表妹。

他说,用不了多久,他会迎她回朝,为她请封太子妃。

而她一闭眼,就能看到那双世间最清澈的眼眸,浅浅含笑看着她……

柳清雅红唇轻扬,“为什么?因为你们凤家带给他一辈子洗刷不掉的耻辱!因为你三叔的战败,他才被北燕国掳去做了半年的俘虏!”

“……”

“又因为你父兄顽固不化,抵死不和亲与北燕人年年征战而惹怒了他们,北燕人将对凤家军的怨恨全都撒在了太子的身上,以至于他在北燕受尽了非人的屈辱。太子又如何不恨你们凤家?”

“……”

“你说,他一个未来的帝王,怎么能容忍带给他耻辱的人活着,而不除去为快?将你送给北燕人,既能安抚北燕人怨恨的心,又能一血他心中的仇恨,难道不是一箭双雕之计?”

凤红羽的唇角浮着冷笑,原来——

这便是太子赵元恒假意温柔下的真实面目。

柳清雅又笑道,“而且,你会嫁给被你大哥削了一只左手毁了脸上容貌的北燕烈王单于烈。那个暴戾之人可是一直在扬言,若抓了你们凤家的人,不论男女一律送往他的大军供人玩乐一番,再煮熟了喂狗!”

凤红羽心头一沉,朝柳清雅身后的七八个壮汉扫了一眼,“表姐,你是来救我的吗?”

“救你?我是来送你上路的!我的好表妹!”柳清雅朱唇一扬,忽然哈哈哈笑了起来,锐利的目光中闪着杀意。

凤红羽眸色一沉,“你想干什么?”

柳清雅的秀丽容颜笑得更加明艳起来。“若你在与北燕烈王行礼之前已被人毁了清白,你说,那暴戾的单于烈会不会一气之下,将你送到军营供人玩乐泄愤,最后煮熟喂了他的狼狗?哈哈哈——”

凤红羽眼神微眯,“柳清雅,我没得罪过你,你为什么要害我?”

“因为太子!他虽然恨着你们凤家,却又将正妃之位留给你,说日后会迎你回朝封你为正妃。那么你就不能活!哼!正妃之位只能是本小姐的,你这个和过亲的残花败柳想也不要想!”

“……”

她朝身后一招手,“现在,你们几个给我好好的收拾这个贱女人,除了那张脸,她身上的其他地方,你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七八个汉子嘿嘿地笑着朝凤红羽围了过去,一个个贪婪地盯着凤红羽的脸。

“妄想!”

凤红羽眸色一沉,挥袖朝几人扫去。

只是,头重脚轻,她忽然栽倒在地。

她心头大惊,怎么回事?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

柳清雅得意一笑。

“凤红羽,你知道吗?你身上穿的这身珠玉嫁衣里,珠玉是空心的,里面装满了令人骨头都会软的‘美人酥’,但剂量不大,会一天一天让你慢慢地中毒,只要你一发怒,毒性会发作得更快。所以,现在,你就好好的享受男人的爱抚吧,哈哈哈——”

汉子们猥琐笑着将手伸过来,有人撕她的衣衫,有人伸手扯了她的凤冠。

凤红羽忽然眼神一眯,奋力朝旁一滚,一个用来取暖的大火炉子倒下了。

火炉一倒,火炭飞溅。

汉子们吓了一大跳,纷纷跳开。

“啊——”

有块火炭溅到了柳清雅的脸上,她疼得尖叫一声。

“给本小姐动作快一点!”

但,炭火倒地,烧着了地上的绒毯。

汉子们不敢上前。

“你小看我凤家儿女了!我不会让你的奸计得惩!”

凤红羽咬牙趁着柳清雅捂着脸,而那些人又跳开的机会,奋力向前一滚。

柳清雅大氅的一角被她牢牢地拽在手里。

然后她用力一拉,柳清雅摔倒在一堆火红的炭火里。

凤红羽又奋力一个翻身,死死地压着她的腿。

很快,柳清雅的头发起火了,结着,半个胳膊烧着了。

“快救我!救我啊——”柳清雅又吓又疼尖叫起来。

因为是严寒的冬天,这帐逢里堆满了褥子,炭火飞溅开来,很快就腾起火苗。

没一会儿,柳清雅与凤红羽就被火包围了。

凤红羽忍着身上被火烧着的疼痛,怒目看向那几个吓傻了的汉子们。

“你们若不滚,被人发现后你们就是纵火犯!”

几个人顿时神色大变,一个个吓得拔腿就跑。

“回来,你们这些混蛋,回来救我!”柳清雅尖声叫嚷起来。

看着那火苗已将柳清雅的整个头发烧光,大半个身子都是火时,凤红羽又朝旁边一滚,放开了她。

柳清雅马上从地上跳起来,拼命地跳着脚拍打着自己身上的火苗。

她的大半个脸上红黑一片,肉皮卷起,双手也烧得露出了红肉,正疼得在地上不停地尖叫狂跳。

凤红羽倒在地上,药力的发作,让她再无力动弹。

她拼着最后的力气,森森然地笑着。

“柳清雅,你知道吗?我本来可以拉着你一起同归于尽,但是,你就这样死了,岂不是太便宜你了?反正你的大半张脸已经被烧毁,活着也是个丑八怪,那么,太子还会要你吗?我要让你的下半生,活在被人鄙视的眼光里,活得生不如死!”

“凤……凤红羽!你这个贱人,我不会放过你!我要让人超度你!将你送入十八层地狱!永不翻身,啊——,好疼,来人,来人啊,救命啊——”

柳清雅一身是火,尖叫着跑掉了。

这时,“哄”的一声,帐顶坍塌。

“快灭火,那里是和亲公主的帐篷!”

脚步声,叫喊声,响彻在帐篷外。

一阵急促的马蹄奔跑声,由远而近。

同时,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高声喊道,“火凤凰,你敢死试试看——”

声音焦急,凄厉,透着绝望。

火凤凰,是她隐藏身份住在益州城时,曾经用过的一个雅号。

这里,怎么会有人知道她?

他是谁——

……

漫无边际的黑,这是哪里?

凤红羽浑浑噩噩地朝前走着。

黑暗让她心头压抑,因为,无论她怎么走,总是走不到光明的地方。

一个琉璃荷花灯忽然出现在她的面前,轻轻地朝前移动。

她看不清提灯人的模样,只看到一角绣着云纹的墨色袍角,随着那人步子的移动在轻轻地飘着。

耳旁有隐约的声音传来。

“凤红羽,你胆子肥了居然敢瞒着爷去和亲?”

“凤红羽,你要是再不回来,爷会将你从坟地里挖出来鞭尸!”

“凤红羽,爷可是在月老庙前跪了二十年了,你若再不回来……”

“凤红羽……”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