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雪仙传》

  • 作者:霜菇凉
  • 主角:崔轻雪,克扣
  • 推荐:794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3-26 22:43:11

《雪仙传》 内容简介

有很多粉丝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雪仙传》的小说,是作者霜菇凉笔下的仙侠奇缘作品,佳作的主线还是很有看头的,极力推荐,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书。崔轻雪是庶女,生母在她一岁时去世,她的日子比不上有生母打点的崔轻佳和崔轻巧。只是吃食不缺,按份例的一年四季的衣服和首饰,再多的就没有了。崔轻佳与崔轻巧有生母补贴,日子就比她好了不少。嫡母刘氏并未亏待她

《雪仙传》 章节试读

崔轻雪是庶女,生母在她一岁时去世,她的日子比不上有生母打点的崔轻佳和崔轻巧。只是吃食不缺,按份例的一年四季的衣服和首饰,再多的就没有了。崔轻佳与崔轻巧有生母补贴,日子就比她好了不少。嫡母刘氏并未亏待她,该有的不会少。当然,也没多看重只是维持着嫡母的风范,自然也不会有多余的关心和补贴。

边境生活贫穷,她们这些娇生惯养的女眷们,着实吃了不小的苦头。杂粮面难以下咽,然而初到时,她们因为经常完不成任务。哪怕是杂粮面也吃不到,半夜经常呜咽的喊饿声。

嫡姐嫡兄们,有父亲和嫡母从口中省下的口粮勉强充饥。从京城来边彊整整走了半年,路上的日子更是难以忍受。好在,抄家时女眷们设法藏下了一些银两,孩子们饿时,大人们都会想法买通押解的官兵换取一点白面馒头和肉菜。

这些好处崔轻雪自然没有,嫡母换取这些,除了给子女们吃,也会分点祖母们吃。崔轻佳与崔轻巧有生母护着,暗中也有着补贴。

崔轻雪饿得难受,眼巴巴地看着众人。除了生父崔元看不过眼,给过一二次,最后在祖母胡氏的挤兑中,崔轻雪再也不敢收了。

粮食的短缺,她又没到劳作的年龄。自然没有粮食,她的口粮是从父亲与嫡母名下省的一点点,不多,勉强保证饿不死。饿到难受时,崔轻雪只有猛灌冷水,她也哭过闹过,最后的结果是被祖母罚二天不多吃饭。还是嫡母看不过眼,通过嫡姐崔轻惜送来了二个半块硬邦邦的黑馒头。

从此以后,崔轻雪整个人成熟了起来,人也变得更加沉默起来。

在饿过二天后,八岁的崔轻雪,主动拿起砍刀上山砍柴,换取救命的粮食。而其结果是喜人的,尽管这一天的时间,她手上脚上伤痕累累,都是砍柴留下的伤口。

崔轻雪摸着手上一个黑色的绳结上系半指大小布满裂痕的玉片沉沉睡下去。这是她从京城唯一带走的东西,据说这是她生母吴氏留给她的唯一东西。这手链毫不起眼,抄家时那些嬷嬷们也看不上,没有顺走。崔轻雪对这手链也没多在意,本着是生母留下的唯一纪念,也就一直戴到了现在。

第二天,众人沉默地起床。因为昨天的闹腾。崔轻惜暗暗瞪了崔轻雪一眼,崔轻兰更是摔摔打打的。崔轻雪眼神暗了暗没有作声,沉默地吃过早餐背过背篓砍柴去了。

转眼就是半个月过去,崔轻雪也渐渐地适应了这样高强度的劳作,她也再没有挨过饿。

不过,没娘的孩子没人疼,崔轻雪就算能劳作保持肚子不受饿,她的口粮多多少少还是被暗中克扣紧一些。家中是祖母胡氏煮食一日三餐,大伯母李氏和二房刘氏与三婶王氏,她们因为同样要劳作,只从旁帮忙早晚的饭食。所以,从中克扣一些是难免的。不过,他们到也没克扣得太严重。毕竟,崔轻雪现在是自食其力,如果克扣得太严重了,崔轻雪闹情绪不肯上工。到时候又要从大人口中省口粮,那就得不偿失了。到不如让她吃饱了,乖乖的自己挣粮食。

崔轻雪也是明白这一点,所以,只要她们不太过份,她也不吭声。自家人疼自家人,她虽然过得不好,但也不算太惨。她先前没上工时,虽吃不饱到也没饿死她。

隔壁的杨家,就生生饿死了二个没娘护着的庶女。所以,崔轻雪她的嫡母和父亲还是有些良心的,至少做不到生生饿死自己的孩子。

山中砍柴人太多,近一些的柴火都被砍得差不多。崔轻雪人小又争不过,只能走远一些去砍柴。

这天,崔轻雪砍完柴背着背篓走在路上,一道低微的吼声却是让快步下山的崔轻雪颤抖起来。

崔轻雪双手紧紧抓住柴刀,双唇紧咬止住即将出口的尖叫,双眼恐惧地看着前方,同时缓缓地后退并靠向一棵大树。

前方三米远,一只平常家犬大小的土黄色的犲狼闪着的眸子,眦着一双尖利的犬牙。低吼着从林间向崔轻雪迫近过来。

犲狼的出现,崔轻雪脑袋一片空白,只剩下发自内心的紧张与恐惧。

哪怕是一个成年男子一人在山中遇到犲狼也是极危险的,更何况,她不过是一个八岁的小女孩。

崔轻雪不由懊恼,为了完成任务多砍一些柴而远离了众人。否则,有一大群人在,就是吓也能把犲狼给吓走。如今,早已没听见众人的声音,不是早就走了就是离太远。

更让崔轻雪绝望的是,因为一心寻找好的柴火,这周围的树木已经不知不觉变得高大密集起来,以山脚下干活的众人根本就听不到她的呼救。

无奈,她强忍着恐惧,挥舞着柴刀,眼睛瞪得极大作凶恶状,嘴里厉声大叫着,以此恐吓着眼前的这只犲狼。

然而,犲狼不为所动,低低呜了一声,两只后腿往后一蹬,大张着嘴向崔轻雪扑来。

“啊!”崔轻雪再也忍不住大叫一声,将手中的柴刀朝犲狼掷去,身子一低趁犲狼躲闪柴刀的瞬间,扔下背篓拼尽全力在密集的树林间往山下飞奔而去。犲狼略一躲闪,就躲过了砍刀,随后便便速度不减地朝崔轻雪追过去。不过片刻的功夫,一人一兽的距离就拉得极近。

崔轻雪心中极绝望,她全身的力气早已用尽,身后犲狼靠得极远,甚至能闻到它呼出带着热气的腥臭气息。林中障碍极多,她跑得跌跌撞撞,灌木划破了她的衣服,脚上的布鞋也早已跑掉了一只。

“啊——”崔轻雪跑着跑着,一脚踩空一路尖叫着往下翻滚,身后的犲狼低吼着飞扑而去。

“砰——噗——”崔轻雪翻滚着滚下了一处断崖,整个人整整重重地砸在进一潭水中,眼睛一翻晕了过去。身后的犲狼就没那么好运了,因为飞扑的力量太大,竟然一头撞上水潭边的大石上,鲜血四溅头脑开花,当场毙了命。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雪仙传》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