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大内胭脂铺》

  • 作者:七月初九
  • 主角:萧定晔,李小姐
  • 推荐:60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3-27 14:40:25

《大内胭脂铺》 内容简介

有很多小说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大内胭脂铺》的佳作,是作者七月初九执笔的古代言情网络故事,故事的剧情还是很有看头的,不容错过,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创作。宫道狭窄。夕阳余晖撒在青砖路上,一前一后两人的身影交叠在一起,仿似高大诡异的阎罗王暗影。猫儿踉跄着跪麻的双腿行在后面,愤愤踩着萧定晔的影子,心中多少有些悲壮。宫里果然不是人能活下去的地界。不到半个月,

《大内胭脂铺》 章节试读

宫道狭窄。

夕阳余晖撒在青砖路上,一前一后两人的身影交叠在一起,仿似高大诡异的阎罗王暗影。

猫儿踉跄着跪麻的双腿行在后面,愤愤踩着萧定晔的影子,心中多少有些悲壮。

宫里果然不是人能活下去的地界。

不到半个月,宫里贵人轮番虐了她一圈。

等这一圈转完,她初初穿越来时是什么模样,现下又成了什么模样。

一穷二白,兜里没有一个铜板。

原本最值钱的珍珠,被萧定晔他娘全都没收个干净。

她心里将萧姓人诅咒了八百遍,看见前方萧定晔拐了弯,她也毫不犹豫的跟着拐了个弯。

萧定晔停了脚步,转头看她。

傍晚的夕阳下,青年长身祁立。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一丝儿笑意,斜飞入鬓的双眉下,黑眸锐利如短箭,那话语带着千年的寒冰刺下,并不顾及几日前联手共事的情分:

“本王已将你捞了出来,你还跟着,可是嫌跪的不够?”

她看着他可恶的嘴脸,原本是要啐他一口,然后昂首挺胸,准备慷慨赴死。

然而等她一偏头瞧见宫道边的一棵鲜活的蝴蝶兰,她已到嘴边的口水又收了回去。

即便是众多花匠矜矜业业,也没能阻拦原本不该出现在宫道上的蝴蝶兰扎根在错误的土壤。

她胡猫儿便是错误的穿到了这皇宫里,怎能不如一株植物,为等闲之人将自己的一条命搭上。

不值得。

她一瞬间想通了性命大事,面上换上一副谄笑模样:“您千里迢迢从李府带回来的珍珠,一不小心去了极华宫里……我们俩总不能做赔本买卖……”

他嗤笑一声,又肃了脸:“本王何时同你是‘我们俩’?”

她继续谄笑道:“那日从外面回来,奴婢原想立刻就将珍珠划拉一半送去给殿下,这不……”

她向他抖了抖断臂:“胳膊没长好,没有力气……”

“哦?”他一提眉:“本王听说,你打着是本王心上人的幌子到处招摇撞骗,抬走了不老少的好玩意。你那时候怎地有力气了?”

她惊的一跳,立刻否认道:“没有没有,怎敢编排殿下,奴婢是打着我阿哥的幌子。”

经过被皇后的人掳了那么一遭,她将前因后果串起来一想,自然也明白,那传说中被五皇子惦记着的心上人,不偏不倚竟然是她自己。

到了谣言所牵扯的另一位当事人面前,她自然得将自己的嫌疑撇开。

她赌咒发誓道:“奴婢胆敢对殿下有一丝半点的非分之想,胆敢对殿下有一丁点儿好感和欣赏之意,奴婢立刻下去同我阿哥相聚,阳寿就此玩完。”

他怎么听怎么觉着,她这赌咒发誓透露出对他的嫌弃之意,也不止是一丁点儿。

他冷哼一声,转头便要走。

她立刻疾步上前,扑通一声跪在他身前,一只手抱住他两条腿,呜咽道:“殿下,行行好吧,您现在吃穿不愁,可奴婢从没吃饱过……”

他从未经历过被人抱腿乞讨之事,嫌恶的低喝一声“松手”。

可她已厚着脸皮做到了这个份上,断没有松手之意。

他一扬手就要从袖中抽出软剑。

她紧紧揪住他衣摆,仰着脸问他:“殿下,那画的秘密,您还想不想知道?”

她做出个可怜兮兮的神情,尖尖的下巴颏顶在他腿上,竭力扑闪着一双杏眼,果然引得他身子一顿,原本要抽剑的手半空中拐了个弯,抓着她后领将她提溜开,眼皮轻抬,缓缓道:

“哦?你这是要同本王谈交易?”

猫儿讪讪一笑,咬唇瞟了他一眼,鼓足勇气道:“哪里是什么交易,明明是,互相帮助……”

她一脸的笃定:“对,是互相帮助。殿下喜欢李小姐,带着奴婢出宫救了她一场,是奴婢帮殿下。奴婢如今有难,殿下定不会束手旁观……”

萧定晔一声冷笑,薄唇轻启,倨傲道:“本王凭什么不会袖手旁观?本王就是个爱袖手看戏的主儿。”

他长腿一迈,再不瞧她一眼,往前路上去了。

重晔宫正殿。

萧定晔换了常服,瞧见换下来的外袍下襟处一个黑手印,想起那疯疯癫癫的胡猫儿抱着他腿阻拦去路,便对他选人的眼光有所怀疑。

“竟是个无赖。”他摇头道。

一时又想,他要的本就是个配合他演戏的人,无赖一些,没皮没脸一些,仿似也算不得坏事。

他坐在书桌前,将近几日一直在研究的兵器图谱抽出来细细看,却听得殿门一响,随喜急急进来,悄声道:“殿下,三皇子今儿进宫了。”

萧定晔端了茶,闲闲饮过一口,懒懒道:“他能折腾什么新招?无非是联手淑妃,又向母后使绊子。”

他放下茶杯,问道:“极华宫几处缺了的暗卫,可已经补上?”

随喜只得先将暗卫布防之事细细禀告过,方回到旧话题上:“三殿下这回进宫,从淑妃处出来后,使着三皇妃去了一趟废殿。”

萧定晔一顿,从椅上起身,前后缓缓踱了一回,喃喃道:“他倒是鼻子尖,这般快就闻到了味儿。”

他回头望向随喜:“可知他因何事由去寻胡猫儿?”

随喜摇摇头:“三皇妃去废殿半途,该是知道胡猫儿被皇后娘娘提走,又转头出了宫。只怕过几日还会进宫。”

三皇子萧正会注意到胡猫儿,萧定晔早有预料。

然而他这位三哥这般早就有了动静,却有些超出他的意料。

按他的原计划,等秋日围猎结束后,众皇子才会正视胡猫儿此人。

他问道:“外间传言如何?”

随喜摇摇头:“李家小姐服解药时已晚了两日,伤的重。虽已苏醒,可还躺在榻上用着药。李小姐没有露头,外界暂时还都不知李家镇魂驱邪之事。这些日子,三皇子也从未上过李府门。”

哦?外界都不知此事,三哥这般快就有了动静,所为何事?

这倒有些意思。

明日太后要牵头在宫中举办盛宴,他这位三哥定是要趁机有所动作。

他倒是要瞧一瞧,三哥同胡猫儿,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人,究竟有些什么幺蛾子。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