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朝歌十二楼》

  • 作者:鹤影天青
  • 主角:程清霜,楚鹤
  • 推荐:230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3-28 12:05:49

《朝歌十二楼》 内容简介

畅销创作《朝歌十二楼》是鹤影天青所编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新书,本作品的主线角色程清霜,楚鹤,精彩情节试读:长街上挂起灯笼,一条街绵延到天际,明亮有如白昼。楚鹤离跟在身边,手中拿着程清霜一路来买的东西。两人本该是敌人,不知道为什么能正常的逛街。寒风吹来,楚鹤离紧紧衣襟,程清霜依旧自顾自的向前走去。“前面去。

《朝歌十二楼》 章节试读

长街上挂起灯笼,一条街绵延到天际,明亮有如白昼。

楚鹤离跟在身边,手中拿着程清霜一路来买的东西。两人本该是敌人,不知道为什么能正常的逛街。

寒风吹来,楚鹤离紧紧衣襟,程清霜依旧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前面去。”程清霜转头,见楚鹤离慢悠悠的走,催促道,“前面好像有表演,你倒是走快点啊。”楚鹤离笑着点了点头。

身后的人群中,走着一堆穿着黑衣的人,行为粗鲁,时不时推攘挡路的普通人,引来阵阵骂声。

楚鹤离与程清霜两人来到一处人流拥挤的地方,好不容易挤进去屋子。这是一处茶馆,四周挤满了人,二楼是雅座,不算拥挤,坐着些衣服光鲜亮丽的人。茶馆正中站着一个穿长衫的中年人,留着两辫胡子,手中醒木上下,嘴里阵阵有词。人群里时不时发出叫好的声音。

程清霜拉着楚鹤离到了一处视野好的地方,靠着柱子,听着茶馆里的说书人说书。

“人呢?”茶馆外,围着几个黑衣人,将本想进来听说书的人给拦着外面,光是这渗人的样子,就令人望而却步。

“在里面。”几人小声交谈,“人这么多,怎么办?”

“先跟进去再说。”其中一个黑衣人说道,带头走进茶馆。

程清霜挑的位置,刚好人员相对稀少,可以看见说书人,也可以观察到茶馆门口,见进来了几个黑衣人,立马轻推楚鹤离,让两人转过身去。

楚鹤离只认为是因为拥挤导致自己身体不受控制,只是一个侧身,依旧看得见说书人,何况听说书看不是很重要,也没有感到奇怪。

楚鹤离手中拿着几样小玩意,耳朵尖着听着说书人。程清霜靠在他身边,低头皱着眉。

“找到了吗?”黑衣人艰难的向着四周饶了一圈,又汇合在一起,互相问道。

“外围没有,怕是在里面。”其中一个说道。

“二楼呢?”有一个黑衣人抬头看了看楼上的雅座,问道。

“上二楼有条件,贸然上去可能会打草惊蛇。二楼较为稀疏,他们在二楼我们一眼就能看到,应该还是在里面。”众人纷纷点头,又分散开向着里面挤进去,惹得有的听众低沉的骂声。

程清霜一直在不远处仔细观察众人,高挑却又瘦弱的身材正好能将她身体挡住,却观察得到四周的情形。楚鹤离见程清霜警惕的模样,问道:“怎么了?”

“来了。”程清霜简单回复道,“注意点。”

“在哪?”楚鹤离立马严肃,问道。

“那几个黑衣人,看见了吗?”楚鹤离顺着程清霜的视线望过去,只见几个黑衣人正对着周围的看官扒拉着,当发现不是自己想找的人,也不说话就离开。

台上的说书人看着下方有些骚动,皱了皱眉,嘴上依旧不停。

“且说那时间一转,到了文盛九年,这蜀地还不是我们大秦的地界。当时还是巴国和蜀国的两国相攻,两国都来向我大秦求救。”说书人讲的是百年前,大秦统一蜀地的故事。

“当时司马将军见此,有一个得蜀便得楚的名言。这楚,不是如今的南楚。要说嘛,我们称为前楚。如今南楚国的徐家,是前楚国王室的将军...”

“转过去。”程清霜见有人朝着自己这边走来,低声对楚鹤离吩咐道。楚鹤离立马跟着程清霜转身。

“***,搞得这么复杂。”其中一个黑衣人见状,从腰后拿出两把圆锥,朝着台上房梁打去,随着一声声响,一把圆锥钉在房梁上。

黑衣人再纵身一跃,踩在一个人的肩上,两三步越到了台上,手中举着圆锥,吼道:“给老子安静!”

早就被突如其来的圆锥震慑住的说书人战战兢兢的在黑衣人后面,台下的观众已经开始到处吼叫。余下的黑衣人见自己同伴上了台,纷纷向后退去,来到门口守着。有跑得快的人已经来到门口,见有人守着,又纷纷退了回去。

“不许动!”台上的黑衣人又是叫了一声,“转过来!看着我!”台下的人陆陆续续的转过头,唯独楚鹤离和程清霜磨磨蹭蹭的。

“还是来了。”程清霜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这里人太多,不要在这里打,我们先拖住。”楚鹤离赞同的点点头。

“你们两个,转过来。”台上的黑衣人已经看见了这两人迟迟不转身,心里知道了他们就是自己这次来的目标。

站在台下的黑衣人已经看到这两个鹤立鸡群的人就是楚鹤离和程清霜,手中的刀纷纷瞅了出来。

来茶馆的听众们知道这些人是找他们的,靠的近的纷纷向后退了一步,不论多挤,就空出了一块空地,站着楚鹤离和程清霜。

“除了这两个,都杀了。”见着了想见的人,台下的这些普通百姓也没有了作用,黑衣人便生了杀了他们的心。

“住手!”程清霜举起手,吼道,“你是谁的人,谁允许你随便杀人了?”

黑衣人仔细看了看程清霜,取下斗篷,露出了一张狰狞的脸,脸上布满了刀疤与纹路,渗人的笑道:“正是因为有姑娘这样的人,才干不了大事。”他丝毫不介意台下的人的性命,继续道:“若是整个朝歌都是我这般的人,何愁大业不兴?”

程清霜呸了一声,拉着楚鹤离的手,将他护在身后。

程清霜本想着这些人不能在人前动手,谁知道竟然直接进来茶馆,抓下了这么多人。程清霜紧了紧手,上面传来楚鹤离的温度。楚鹤离的伤才好,程清霜想着保护好他。

楚鹤离另一只手将一路上买的小玩意放在地上,挣脱程清霜的手,向前一步将程清霜护在身后。程清霜恼怒的瞪了楚鹤离一眼,楚鹤离假装没有看见。

“诸位为什么要杀我?”楚鹤离牵着程清霜的手,看着高台上的黑衣人。

“死到临头关心这些干什么,你还是好好想想能不能活下去吧。”黑衣人桀骜不驯的大笑起来,又瞬间停下,吼道:“动手!”

二楼雅座的人见场面混乱,纷纷跳窗出去。刚出窗却发现茶馆周围,竟然已经被重重包围。听见茶馆外面传来阵阵的惨叫声,程清霜皱了皱眉。

楚鹤离开口道:“既然诸位是来找我的,就不要伤及无辜人的性命。”黑衣人笑了笑,不以为然。

茶馆外被重重包围,茶馆里面也是在黑衣人的步步紧逼之下。

茶馆内的黑衣人围成一个圈,层层缩小,压迫着众人。有受不了的人,一掌将楚鹤离退了出去,嘴里吼道:“你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要我们所有人陪葬!”随即想起来阵阵附和声。

“把这个女的也推出去!”接着人群中又想起来声音。楚鹤离正是因为感受到被人推才松开了抓住程清霜的手,程清霜所以才留在人群里,这么一闹,两人都是被推了出来。

茶馆里,黑衣人围成圈,所有的普通人在中间被围住,两方之间,隔着楚鹤离和程清霜。

场面一下僵持了起来,谁都不敢先动一步。

“杀!磨蹭什么!”台上的黑衣人见此,吼道。

接着其中一个黑衣人从楚鹤离的左手方冲过来,手中的刀横劈下来。楚鹤离向后一退,不忘拉着程清霜。有一就有二,见有人先上了,剩下的人也纷纷冲向楚鹤离。

茶馆四周的窗被关上,大门也紧闭起来,仿佛与世隔绝。

一个黑衣人俯身冲向楚鹤离,楚鹤离抬腿,踢在那人的肚子上,被踢的人立即向后退去。才下一人又上一人,见同伙被踢,另外一人又跃起身,向下劈出一刀。

楚鹤离见此,双手拿起一旁的长凳,从那人的侧方打去,打在其手腕上,刀也顺势落在了楚鹤离手中。

楚鹤离抬手一腿,将那人向着左方踢去,打在了正冲上来的一人身上。楚鹤离手拿刀,正欲向前,背后便传来一声惊呼,转头发现程清霜靠了过来,而那叫声,来自于一个想偷袭他后背的人。

程清霜靠在楚鹤离背上,道:“找办法脱身,外面还有人。”程清霜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杀楚鹤离,算是失策。

“你先走。”楚鹤离低声道,手中刀一扬,砍在一人身上。程清霜白了楚鹤离一眼,一腿踢在朝自己冲过来的一人身上,跃身夺过空中的刀。

见这么多人没有优势,台上的黑衣人伸手对着虚空一掌,楚鹤离两人见状,各自闪向两边,夺过了掌风。这一掌其实主要不是对着两人,两人躲过后,掌风不止打在茶馆大门上,大门应声断裂成渣。

楚鹤离两人这才看清,大门外,熙熙攘攘几十名黑衣人,手中都拿着刀。

“怎么办?”两人重新靠了回来,楚鹤离问道。

“你一会儿找机会跑,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程清霜说道。

高台上的黑衣人仿若听见两人的谈话一般,对着又冲进来的一群黑衣人吩咐道:“若是姑娘反抗,一样格杀勿论。”

程清霜一惊,立马大喝道:“你敢!”

“是姑娘要阻止我们的,相信楼主也一定会理解的。”黑衣人桀桀笑道,不理会程清霜。

楚鹤离见此,抱着程清霜一跃,连续踩在柱子上,来到二楼。刚一松开程清霜,已是从一楼跟上来了一群黑衣人。

“先打再说!”楚鹤离冷静道。

程清霜点点头,又疑惑道:“你的伤?”

“没有关系,打他们没有问题。”楚鹤离笑道,将刀收到脸前,洁白的地方映出自己的面容,剩下的地方滴着鲜红的血液。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