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神华之步步青云》

  • 作者:风中一人
  • 主角:左相,子嗣
  • 推荐:907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3-28 12:41:52

《神华之步步青云》 内容简介

热销新书《神华之步步青云》是风中一人所编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网络小说,本佳作的主人翁左相,子嗣,小说剧情回顾:黑夜里的风是微凉的,沈青云被李去一只手揽在怀里,从一个房顶跃向另一个房顶,在他身后还有一个看起来行动有些笨重的少年。染着微凉的夜意,行走在黑夜之中,像是一种不想舍去的美好,让沈青云心神飞荡。篱篱负重而

《神华之步步青云》 章节试读

黑夜里的风是微凉的,沈青云被李去一只手揽在怀里,从一个房顶跃向另一个房顶,在他身后还有一个看起来行动有些笨重的少年。

染着微凉的夜意,行走在黑夜之中,像是一种不想舍去的美好,让沈青云心神飞荡。

篱篱负重而行,已是存了半肚子的气恼,看着走在自己面前的两人,篱篱忽然心生主意,脚下一个挪腾停在了沈青云面前道:“沈青云,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两人随着篱篱的闯入停了下来,沈青云对于夜里的声音是敏感的,细细听去她便听到有女子刻意压低的惨呼声微微入耳。

这种声音李去也听到了,黑夜里女子的惨呼,还有意压低,其中隐匿着什么,可想而知。

“既来之,则救之,行走江湖,路剑不平,拔刀相助,得要宰上两个恶人才痛快。”沈青云目光里有些踔厉风发。若她还是安照公主,又或是东境大将军时,这些内府里见不得光的事情她必然不会去管。

而现在她只是沈青云,遇上了就得出手。

不一会,一间着着灯光的房顶上,三个黑色的影子骟然落下。

女子低声的惨呼像是近在耳边,巡逻的守卫面无表情的从门前走过,看门的小奴在这样的惨叫声中正安然入睡。

“不要,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求你们,我不想跟这个人生孩子。”说话的正是那发出惨呼的女子。

似乎一个耳光甩到了那女子脸上,接下来是一个恶婆娘的声音:“让你再不老实,像你这般出生在穷巷子里贱人,能为相府的少爷开枝散叶那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脱,把衣服脱下来。”

“对脱,脱,脱衣服,脱离衣服,脱光光做游戏。”另一个声音听起来憨憨傻傻,有着明显弱智的迹像。

“哎呀,我的少爷,你过来帮我一下。”那恶波娘累得有些气喘。

“要死就一起死吧,你们若是再过来,我就撞死在这里,我死了,爹娘和弟弟都一起饿死,我们一起去死,死了就在解脱了,再也不用受你们这些人的折磨了。”那女子语气绝望。

“死,这府里死的人多了去了,我当真怕你不成。”那恶婆娘又一个巴掌落了下来。

“爹娘,弟弟,女儿不孝,女儿对不起你们。”一声遗言撕声力竭的从女子口中发出。

都说权贵之中,无一方净土,原来欲望已经将他们操纵成了恶魔,他的身体里只剩下人性中极尽卑劣的一面,并且将这种卑劣无时无处不在的挥霍着。

就在沈青云三人想要下去将那女子救出时,却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隔壁的房间里传来:“小莲,死是这个世界上最容易的事,难得是无牵无挂的死去,我相府也算待你不溥,我说过你若为我这痴儿诞下一子,此后你与家人一生无忧。可若你死了,你的家人只能是生不如死。”

沈青云没想到还有左相那只老狐狸,这个朝堂里总是一脸正派之色的老头子,私下里竟然亲眼看着下人将一女子逼良为娼,不仅拿了女子家人的性命威胁,可气的是他把那女子送入一个痴傻人的床上。

想着想着心头涌上一种愤怒,她眼睛里含着一股冷光对篱篱道:“走,下去看看。”

看着沈青云那种忿然不平的神色,李去犹豫了一下还是道:“等等,我觉得这件事情未必只是一件逼良为娼表像上这样简单,几乎整个丽城里的人都知道,左相府里有三位子女,但其中却有一位生来痴傻,为此相爷从不让他抛头露面,记得有次有位大人不小心在他面前提起三公子,那相爷表面不说什么,但当天夜里那位大人就被人痛扁了一痛,在大平都城里夜袭朝臣,事件是何等的恶劣,可是上边愣上不了了之。可见左相对于这位三公子是引以为耻的。

这左相府的二公子如今还未有娶婚,更未有子嗣,按着常理来说,左相定得希望诞下长孙的是二公子,可是今日看来,左相想让三公了有后,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李去的一翻话总之篱篱是听不入耳的,他本想借着别人春宵时刻,让沈青云与李去开开眼界,以便日后早早给他生个小侄儿,却没想里面还藏着这么多幺蛾子。

沈青云接过李去的话来:“你的意思是说,这其中还另有隐情。”

李去目光温厚的看着沈青云道:“不是还另有隐情,是一定另有隐情,先等一等,以左相的的手段对付一个普通女子,办法有的是。”

沈青云稳了稳那颗行侠仗义的心,不知不觉间偎着李去蹲了下来。

果然老将出马,一个顶俩,左相明说暗示的几句话,那女子不再寻死,只是低声绝望的哭泣。

见那女子不再反驳,左相叹了口气像是自言自语道:“我儿啊,能不能留下子嗣就看你的机缘了,便是你以后去了,也别怪爹对不住你,要怪就怪时局弄人,你要恨就恨那个沈青云吧。”

沈青云被左相口中突然出现自己的名字惊得一愣,怪自己,她与这个傻子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为何要来恨自己。

李去一双眼睛像湖底里倒映着星辰,他看着沈青云道:“他们开始出手对付你了。”

沈青云应着李去的话在心里嗯了一声,好像是开始了,叭嘛人走了,姚傅走了,年后她身边的将士们也走的差不多了,这仿佛是个不错的时机。如果她猜的没错,这个三公子定然会是砸倒自己的一个重要角色。

沈青云炽热的目光渐渐冷却,她的心在一瞬间冷如寒石,好啊,她沈青云最多的就是胆子,想要在朝局里玩上一玩也无妨。

“要恨就恨沈青云,要恨就恨沈青云。”傻子的话来来回回在沈青云耳边回荡。

恶婆娘的话再次传来:“三公子,快快把你媳妇抱到床上去,就像刚才嬷嬷就的那样,你们一起做个好玩的游戏。”

“抱媳妇,抱媳妇。”

在那傻子的话音里,再次传来那女子的惊呼与惨叫。

只是不过片刻那惨呼便嘎然而止。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