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娘子荷包请收好》

  • 作者:岑青执
  • 主角:童千鹤,玉竹
  • 推荐:586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5-23 17:05:31

《娘子荷包请收好》 内容简介

独家创作《娘子荷包请收好》是岑青执笔下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创作,本新书的主线角色童千鹤,玉竹,书中主要讲述:林相府雪里居三个少女围坐在矮桌前,桌上放着几盘精致的糕点和水果,屋内点了安神香,很是好闻。“上回诗会,史侍郎家的公子对诗时说的那句“风吹夜王案,月落美人榻“才当真是风流倜傥呢。”许文雯道蒋如喜不赞同地

《娘子荷包请收好》 章节试读

林相府

雪里居

三个少女围坐在矮桌前,桌上放着几盘精致的糕点和水果,屋内点了安神香,很是好闻。

“上回诗会,史侍郎家的公子对诗时说的那句“风吹夜王案,月落美人榻“才当真是风流倜傥呢。”许文雯道

蒋如喜不赞同地道:“男子风流算什么本事,那胡尚书长女的“银疆长风万里,萤火帐酒一夜“才算的女中豪杰。”

“胡多乔那诗未免太过露骨,风流本就是男儿家的事,女儿家本就该在阁内学那琴棋书画的,林妹妹你说说你怎的想?”许文雯反驳道。

三人之间蒋如喜最大,与林少珵同岁,许文雯其次,林婠婠是最小的,上半年刚过了及笄礼。

林婠婠掩面笑了下,缓缓道:“我觉得胡小姐虽作风风流,可京城里她画乔儿的名号也是称得上一号的,她作的画恣意洒脱,就连学傅也得赞一句好。”

蒋如喜在一旁附和连连称是,在她心里林婠婠就是她未来小姑子,已经是同自家人一般的存在了。

“林妹妹,你可知道林侍郎曾作过诗?”蒋如喜有些试探地问道。

“自是知晓的,只不过堂哥他两年前便把他的全部诗集收起来了,那时我尚年幼,因而也不太记得了。”

“那你可知其中缘由?”蒋如喜对当年看到过的几篇诗作记忆犹新,想一探究竟。

“这……我也不甚清楚了。”

“那当真是太可惜了,若是有幸能再看一次……”蒋如喜有些暗示地遗憾道。

林婠婠笑了笑,没有接她的话茬。

……

“殿下,殿下,找着了!”一个宫人急急地跑进云响宫,“找着玉竹姑娘了!”

“你跑这么急是做什么,找着了人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童千鹤奇怪道。

“殿…殿下,”宫人喘着粗气,断断续续道,“玉竹姑娘现下在福康宫…被…被太后罚跪一个半时辰了……”

“她在太后宫里被罚跪??”童千鹤闻言心下一紧,猛地起身追问道。

“是,是。”宫人急急点头。

童千鹤提起衣裙便出了云响宫大门,也来不及通知一下陆离合便一阵风也似地跑出老远了。

她途中不带一秒停顿,根本顾不上身上好不容易结痂的伤口又开裂的疼痛,风风火火地冲到福康宫时,听见里面正传来曹姑姑骂骂咧咧的声音,狠狠一脚踹开了福康宫正殿大门,福康宫的宫人根本就拦不住她,也不敢拦她。

“殿……殿下。”

浓郁的檀香向她面上涌来,她入眼便是玉竹直直地跪在那尊金身佛像面前,膝下的蒲团赫然是被拿掉了,而嘉太后此时并不在这处殿内。

曹姑姑手上拿着太傅用的戒尺,玉竹稍一放松,有个弯腰驼背什么的,她便狠狠打在她的肩胛上,有好几次险些打在玉竹脸上。

“曹姑姑,福康宫打骂我云响宫的宫女这是个什么道理?”

“殿下,这奴才今日冲撞了太后却死不承认,不知悔改。奴才今日此举并非打骂,而是在替殿下您管教这个没有教养的狗奴才,这都是出于为殿下的考虑啊。”一席话又是暗指童千鹤有失管教之责,又是骂进了玉竹。

童千鹤气笑了,道:“你说说这是个什么缘由,好让本宫听听也见识一下。”

“殿下,奴才替殿下管教好了这等不识时务之人,免得殿下平日里还要劳心费力。殿下,我们福康宫里多得是比这个奴才更识大体的人,殿下待会走的时候带两个去吧,也省的太后日日担心云响宫这种奴才照顾不好殿下,毕竟殿下您现在凤体欠安。”

原来是在这等着她了,这是还想往她云响宫里塞人,她看是省的太后日日担心盯不到她的动向吧。

“既如此,就劳烦曹姑姑替本宫选两个伶俐的宫女送去云响宫吧,”童千鹤没有生气,垂着眸笑了笑,“至于本宫宫里的人,还是不劳烦姑姑了,本宫自己来管教便好。”

曹姑姑见她这么爽快地便把人给收了,心下暗笑觉得童千鹤傻,便没有多加阻拦她要回玉竹。

“恭送殿下。”

玉竹已经跪得双膝麻木,一时站不起身,童千鹤上前扶她起身,走出福康宫前,她转头向曹姑姑道:“姑姑可要好生挑选两个伶俐的。”

“这是自然。”

主仆二人走出福康宫后,有方才同来的云响宫的宫人上前来扶着玉竹。

一个同玉竹关系很好的宫女闷声道:“殿下,她们福康宫真是欺人太甚,玉竹的腿都跪成这般了,难道当真要像曹姑姑说的那样,让两个福康宫的来我们云响宫么?”

童千鹤走在最前面,眯了眯眼,眸底闪过一丝暗光,快的让人捕捉不到,道:“你以为我们云响宫是什么地方,你们且看着就好。”

玉竹心下有些酸酸的,她觉得自己连累了殿下,殿下早跟她说过宫里这两天要出乱子,可还是让她给中了旁人的套。

云响宫的宫人全是童千鹤自己挑的,就连最下等的宫人也是。因而可以说,云响宫的人是上下同心的,整个宫跟铜墙铁壁一般,多少人想往云响宫里插眼线都没能得逞,当然更主要的是童千鹤也是很护短的,对自己的宫人也是极好的。

童千鹤似后边长了眼睛一般,转过身来带着安慰之意地摸了摸玉竹的脑袋:“即便不是你也会是别人的,你受苦了。”

玉竹的眼眶倏地就红了,咬着下唇没有哭出来,只点了点头。

她其实比童千鹤大了两岁,但因为营养不良个头比矮小还些,从小跟着一个老嬷嬷进了宫,当时先帝觉得她同殿下差不多大,能做个玩伴,便有幸去服侍了殿下,这一服侍就是十一年。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回了云响宫。

……

“林妹妹,今儿天色也不早了,我们便先回去了,多谢林妹妹今儿盛情款待,改日定要来蒋相府来坐坐。”

“那我便恭敬不如从命了。”林婠婠笑道。

而后便带着几人出了雪里居。

林相府内的装点很是古朴雅致,小石潭上起伏不平的鹅卵石零落地铺着,潭池旁的小竹林浓郁葱翠,掩住了清丽雕木小亭。

几人刚过了小石潭,便遇上了回院落的林叶传。

“叶传,方回府吗?”

“堂姐,”林叶传点了点头,看到林婠婠身后的许文雯时,突然愣了神。

面前的女子一身藤青芍药对襟锦衣,泼墨长发配着玲珑点翠镶珠玉簪,面容姣好,看向他的眼波潋滟,仿若一个俏皮精灵儿,一时间周遭的一切黯然失色,只剩眼前人星辰般的双眸,摄去了他前半生的心魂。

“堂姐,这二位是……?”林叶传出声问道。

“哦,这位是蒋相府的蒋小姐,这位是许尚书家的许小姐,好了时辰不早了你快些回去吧,晚了叶姨要担心的。”

说罢便赶着林叶传回去,自己带着几人向外走去。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娘子荷包请收好》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