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女帝归来之家有暴君》

  • 作者:顾轻狂
  • 主角:苏少轩,谢少轩
  • 推荐:106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6-17 08:14:01

《女帝归来之家有暴君》 内容简介

此次本小编呈现给各位读者们顾轻狂原创小说《女帝归来之家有暴君》,传奇人物是苏少轩,谢少轩,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小说迷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线围绕 黄真真心虚,故作镇定的骂道,“朕看到他就讨厌。”苏少轩强忍疼痛,重新以头抵地,跪了下去,沙哑道,“奴侍知错,奴侍该死。”他的身子如同寒风下的秋叶簌簌而落,寂寥又薄命。黄真真搓手。这王八羔子,演技比以前

《女帝归来之家有暴君》 章节试读

黄真真心虚,故作镇定的骂道,“朕看到他就讨厌。”

苏少轩强忍疼痛,重新以头抵地,跪了下去,沙哑道,“奴侍知错,奴侍该死。”

他的身子如同寒风下的秋叶簌簌而落,寂寥又薄命。

黄真真搓手。

这王八羔子,演技比以前更好了。

“你才知道你该死,既然你那么想死,那就拖出去砍了。”

苏少轩豁然抬头,死灰的脸上闪过一丝慌张,所有的尊严全部抛诸脑后,一个响头又一个响头使磕的磕着。

“陛下饶命,求陛下开恩,陛下想怎么折磨奴侍,奴侍都心甘情愿,求陛下开恩。”

他已经放下所有的孤傲与尊严了,他实在不知道要怎么讨她欢心。

他死不足惜,可他死了,不仅苏国十城还有他的族亲会死,甚至连整个苏国都有可能覆灭。

想到后果,苏少轩磕的响头一个比一个重,每磕一次都发出重重的声响,不过几下,额头已然出血。

他没有能力,只能求她开恩。

黄真真吓得后退一步。

擦,为了活命,谢少轩这个王八羔子竟然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他磕的不痛吗?难道地面是软的?

抱着怀疑的态度,黄真真粉拳紧握,狠狠捶了地面一拳,霎时间,疼得她眼泪都是快滑下来了。

疼……

好疼……

猛然间,右手被一双温暖的手攥住,一阵似有似无的梅香味窜入她的鼻尖。

这梅香馨香淡雅,煞是好闻,让人忍不住想沉沦下去。

“几岁的人,怎么还这么毛燥,还好没有伤到筋骨。”

玉清凡的声音很好听,只是听着怎么那么欠揍。

黄真真不习惯他忽然间的温柔,抽回自己的手,轻轻呵气。

姓玉的忽然对她这么好,肯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离他远一些为好。

玉清凡哭笑不得,索性重新坐回位置,继续喝粥。

“陛下……快,快请太医。”朱公公急道,整个屋子乱成一团。

“求陛下饶命,求陛下开恩。”

苏少轩的声音犹如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满是哀求。

地面被血水染红,他额头的血,也顺着滑下,遮掩了一张俊美绝伦的脸。

黄真真心里一软,“行了,别磕了。”

为了一条狗命,至于这样吗?万一他死了,她岂不成了杀人嫌犯。

苏少轩不明白她到底想怎么样,只能跪好,哽咽道,“陛下给奴侍一个机会吧,奴侍会……伺候好陛下的。”

黄真真绕着他走了三圈。

谢少轩脑子被门夹了吗?

他都已经跟别的女人搞在一起了,她又怎么可能跟他在一起。

再看他的伤,怎么那么真实?

黄真真蹲下,挑开薄如蝉丝的衣裳,那身上竟然密密麻麻全是伤口,有刀伤,有鞭伤,有烫伤,有烙伤,各种伤痕交织在一起,触目惊心。

并且,很多地方已经腐烂,腥红的血水与腐烂的脓水混杂,一缕恶臭若隐若现的传出。

黄真真脸色一白,猛地将他衣服撕开,这一撕开,触目的伤痕让她脸色大变。

他的身上密密麻麻,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每一处伤口都是旧伤添新伤,根本不似作假的。

再看他的脸,有痛苦,有隐忍,有坚定。

他哪怕卑微的跪在地上,身上也有一种难以言说的高贵气质,这些气质在谢少轩的身上是没有的。

谢少轩光长着一张好看的脸,可他脸上有的,只有猥琐与势利。

并且,谢少轩如果受了这么重的伤,早就嗷嗷惨叫了,又怎么会隐忍呢……

刹那间,她意识到一种可能……

这个人,根本不是谢少轩,他只是跟谢少轩长得极像罢了。

天啊……世上怎么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衣裳猛地被撕,苏少轩眼里一痛,条件性的想将衣裳拉上,想到自己的国人,苏少轩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被这么多人观看他裸露的肌肤,如此羞辱他,当真是让他生不如死。

苏少轩眼眶一红,眼里的热泪强忍下去。

朱公公猥琐一笑,“陛下,可是要在这里临幸苏公子。”

黄真真明显感觉到苏少轩身子一颤。

她嘴角一抽,怒吼道,“不要。”

这么多人看着呢,她有病啊,被人看活春宫。

“那老奴今儿晚上,把他送到您房里乐呵乐呵。”

黄真真头顶滑下三根黑线,“晚上的事情晚上再说。”

“那陛下打算如何处置他。”

“按规距处罚便是,记住,不可以伤了他的性命,再找个医生,就是太医,给他瞧瞧,该治疗的还是要治疗的。”

“是,老奴明白了。”朱公公又是猥琐一笑,笑得不怀好意。

黄真真就不明白了,他到底明白些什么啊,笑得那么奸诈做什么呀?

苏少轩泪水再也忍不住,滑落下来,他不顾一切,以屈辱的姿势跪在她脚下,慌张的拉住她的龙袍,哽咽道,“陛下,求求您……不要……”

“放手放手,朕都不杀你了,你还想怎样,赶紧把他带走。”

就算他不是谢少轩,冲着长一模一样的脸,她也没有好感,再说了,她又没对他怎么样,还给他找了医生看病呢。

“陛下……求求您……饶命……”

苏少轩近乎崩溃,纵然他有万般无能为力,也只能恳求她,数万条性命,全在她的一念之间。

他苦苦哀求,可眼前的人,根本无动于衷,自己也太监强行拖了下去,留下一地的血痕。

黄真真蹙眉。

这中间还有什么误会吗?

为什么他身上有那么浓重的悲伤?

抱着疑惑,黄真真回到了自己的寝宫。

她挥退所有人,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床上冥想着。

在现代,她是一个卖衣服的,店里人手不够,老板让她去A城采购。

她采购的服装,老板赚贵,一件也不要,反而给她列了一份清单,让她按款式买回来。

可老板给的价格很低,价钱根本谈不拢。

倒霉之下,被扣了薪水,自己又摔了一跤,不仅裤子摔破了,连内裤都破了。

她口袋空空,连一条内裤的钱也买不起,只能去地摊上随便买一件。

谁知,地摊的内裤也不便宜,她花了两块钱,买了一条款式古老的男人内裤。

想到那条内裤,黄真真一脸郁闷。

那地摊的老板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个淘金的,内裤是从地底下挖出来,距今最少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他舍不得卖人,见她有缘才卖,还出了一个友情价二千块。

她虽然历史从未及格过,可最起码的常识她还是有的,一千多年的衣服还能穿?逗谁呢?

她从两千块,硬生生砍到了两块钱,回家一穿,睡醒就在这里了。

难道,她的穿越跟那条小内内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