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公公,有喜了!》

  • 作者:妖后1969
  • 主角:凌墨,凌川
  • 推荐:790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6-17 12:12:09

《公公,有喜了!》 内容简介

畅销热文《公公,有喜了!》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妖后1969,主人公凌墨,凌川,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佳作,精彩章节节选:“你今天的问题,倒是很多,我应该先回答你哪一个?”凌墨的眸中划过凌厉之色,目光灼灼的望着凌川。凌川却不敢再看她的眼睛,可是仍然不死心的说:“我只觉得,你这次回来让我有太多看不懂的地方,你以前不是很讨厌

《公公,有喜了!》 章节试读

“你今天的问题,倒是很多,我应该先回答你哪一个?”凌墨的眸中划过凌厉之色,目光灼灼的望着凌川。凌川却不敢再看她的眼睛,可是仍然不死心的说:“我只觉得,你这次回来让我有太多看不懂的地方,你以前不是很讨厌杀人吗?”

凌墨冷笑的说道:“我灭了龚府,只因为那里没有一个是好人,难道不是吗?”“那小孩子呢?”凌川与凌墨四目相对,平静地说道。

“呵。”凌墨轻笑一声,又道:“你是说龚若瑾吗?难道你不记得,我已经吃过一次这样的亏了?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听了凌墨的话,凌川眼底闪过一抹晦暗的神色,道:“我记得你以前曾跟我说过,人活一世,若是连一丝希望也不愿留给别人,那与禽兽又有什么区别。”“可我们毕竟是杀手,除非离开暗夜。我倒是希望,有一天,我可以离开,去过一过普通人的生活,不用每天活在刀光剑影之中。”凌墨昂着小脸,坚定的看着凌川,见凌川似还有疑惑,她轻叹一口气,道:“我方才那么激动,是因为我想不明白,龚晨能和顾家有什么关系。”平静的说完这些话,凌墨微垂下头,再抬起时,眼中仿佛染上了些许悲凉:“小的时候,心思单纯,你说你没有名字,我便想着给你取一个。好歹人家问起时,你也能有个自己的名字。至于为什么姓顾,我也说不清,大概是因为,我想念母亲了。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母亲便过世了,我甚至记不清她的样貌,只隐约的记着这么一个姓氏。”

凌川看着凌墨的眼睛,似是想要将她的心思看透,就这样对视良久,凌川谈谈开口:“原来是这样,真好,还有可怀念的人。”

“我宁愿没有这样怀念的人,你没有亲人,就永远不会知道失去亲人,有多痛。”凌墨淡淡说完转身望向山下,天已大亮,人们又开始为生计奔波劳碌,可是,属于杀手的日子,往往出现在夜幕降临后。

“你就是我的亲人。”凌川的话说得很轻,可凌墨还是听到了,如同一股暖流在早已冷透的心底流过。当她转过身时身后却早已无人,只有落红在风中翻飞。

“兵符大概已经不在龚晨身上,不然云素婉不会知道它在哪,龚晨自始至终从没离开过莘禄园,唯一能和云素婉有接触的,就是押送她来的侍卫,龚晨有可能把兵符给了那两个侍卫,可那两个侍卫已死。再有就是龚晨逃出相府的时候,可他挟持云素婉的时间太短,我们又都离得很近,所以他根本不可能有机会下手。”

“那么你的意思是龚晨把兵符给了侍卫,可是以我对龚晨的了解,此人戒心非常重,兵符这种东西,他又怎会轻易交予别人,就算是心腹恐怕也不会。”凌墨幽幽道。

屋内凌川和凌墨正在商讨兵符的下落,山绝处理完寨中事务,坐在一旁听着:“我觉得小墨分析的不是没有道理,龚晨这个人在阳城中很有名气,大家都以为他是个温柔谦逊的儒雅公子,而且又是名门望族,所以大受追捧,可是我私下调查过他,他的心机深不可测,而且探子还打探到,他与和越国关系密切,说不定私下还有往来信件。”

凌川深深地看了山绝一眼,从怀中拿出用牛皮纸包裹着的纸张:“这是在龚晨书房里找到的,我看过了,里面不仅有南磷国的边境布防图,还有和越国的一些军事部署。”

“和越?看来龚晨的野心不小啊。”凌墨微微笑着,那笑却使人背脊生寒。

“等等,我想到了,龚晨还有一个和云素婉接触的机会,就是在我从北苑离开时,可是那时候还不到最后关头…”

“如果那时龚晨就想到后来了呢。”凌墨冷声打断凌川的话,凌川看向凌墨:“我们现在都只是猜测,或许龚晨还是把兵符藏在了龚府,要不我再去一次?”

凌墨翻了个白眼:“你傻呀,现在龚府一定热闹着呢,你去了就是自投罗网。再说了,龚晨不像是做事随便的人,既然他离开时话说的那么坚决,就一定不会随随便便藏在什么地方。”

“如果是这样,那么龚晨就只有一个地方,同时云素婉也能知道。”凌川眸光雪亮,望向凌墨。

“你是说云素婉的身上。”凌墨瞪大眼睛看着凌川“云素婉死前让我们杀了她取兵符,那兵符也许就在她的身体里。”凌川看了凌墨一眼,又看向塌上的尸体。

听了凌川的话,凌墨站起身,眸底也浮现出笑意,从怀中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

“我来吧。”凌墨走向塌上云素婉的尸体,却被凌川拦住。

“还是我来吧,她毕竟是龚若轩的姨娘。”凌墨淡淡的对凌川说道。

“你是怕我下不去手吗?”凌川冷冷的说。

“当然不是,只是她是龚若轩的姨娘,以后怕你不好交代。就让我来吧。”凌墨轻轻推开凌川,用手擦了擦刀刃,一刀扎进了云妾的肚子,黑色的血液大股大股涌了出来,不大的屋子里瞬间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凌墨面无表情的用匕首划开云妾的胃,同时又有大量鲜血涌出来,流在地上,也溅到凌墨自己身上,凌墨依然面无表情,好似她现在只是在叠一件衣服那般随意。山绝已经见过凌墨在黄泉炼狱的狠决无情,否则她也不会活着走出那。凌川只是目光灼灼的盯着凌墨手上的动作。

“原来这就是兵符。”凌墨满手是血,掌心一个圆形大约半寸厚的翡翠令牌。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