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无尽死亡体验》

  • 作者:尹熙真
  • 主角:李政,姜津
  • 推荐:755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6-23 17:09:16

《无尽死亡体验》 内容简介

《无尽死亡体验》作者:尹熙真,婚恋类型佳作,主要人物:李政,姜津,本网络创作精彩内容:“好久不见啊,富组长!”姜津一进警局就看到了正在办案的富春明,他兴奋的张开双臂扑了过去。富春明一个侧身,灵巧的躲开了。“什么副组长,我现在是正的了!”富春明斜着眼睛瞄了一眼跟在姜津身后的李政和祁安说。

《无尽死亡体验》 章节试读

“好久不见啊,富组长!”姜津一进警局就看到了正在办案的富春明,他兴奋的张开双臂扑了过去。富春明一个侧身,灵巧的躲开了。

“什么副组长,我现在是正的了!”富春明斜着眼睛瞄了一眼跟在姜津身后的李政和祁安说。

“我知道啊,我以前不是叫你富副组长的嘛,你现在是组长了,所以我叫你富组长啊。”姜津一脸坏笑着说。

“我懒得跟你计较!”富春明甩了一下手,独自在会议室门前来回的踱着步。此时的会议室里,仉建源和正在和局长以及一些重要人物商讨如何对外公布十字架杀人案件的处理事宜。姜津像个交际花一样,到处跟人打着招呼。祁安坐在接待处的椅子上想着诅咒的事情,李政则有些担忧的看着脸色苍白的富春明。

“你放心,更换枪支、帮助凶手进入现场还有删除警局电话录音的事情,我们不会说出去的。”李政走到富春明旁边小声的说,“凶手也不会供出你的,放心吧。”

李政说完,拍了拍富春明的肩膀。富春明脸色一变,他慌张的看着周围的同事们,生怕他们听到李政的话。

凶手黎生袭警、身份造假、用不知名的邪教祭祀手段残忍杀害六人,性质极端恶劣,死刑毋庸置疑。如果这个时候被警局和公众知道刑警三组组长富春明是从犯,遗臭万年不说,最少也要被判处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富春明看着李政,张了张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他咽了一口口水,冷汗顺着额头流了下来。他想跟李政到更安静的地方说话,但一迈腿,发软的两脚支撑不住身体,一个趔趋跌坐在了椅子上。

李政侧着身子挡住了其他人往这儿看的视线,他拿起面前的水壶给富春明倒了一杯茶水,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戒赌吧,不然以后还要被人利用的。我知道你是一个好警察。”

“你现在觉得自己特别伟岸是不是?”李政的同情和宽恕刺痛了富春明脆弱的自尊心,他紧攥着拳头,却又不敢再说什么。

“富春明,人都会被欲望控制。只要心中有信念,就一定不会迷路。”李政说完,对富春明笑了笑,转身走到祁安和姜津身边重新坐下了。富春明看着李政的背影,他跟李政共事这么多年,第一次听他这么说话。而且,“只要心中有信念,就一定不会迷路”这句话很耳熟。

“师父,你真的原谅富春明了?”姜津不解的看着李政,他原本以为爱憎分明的李政会毫不留情的告发富春明。他提醒李政说,“当时要不是他嫁祸你杀害张也,你也不会被整个警局的人排挤。”

“姜津,如果当时叶梓童和颜如玉没有互相报复,也不会痛苦那么多年。富春明现在已经在深渊中了,这个时候应该给他一根绳子,让他从深渊里爬出来,而不是往深渊里埋土。”李政一本正经的说教道。

姜津莫名其妙的看着李政,他不是很习惯李政说话咬文嚼字,满嘴大道理的样子。祁安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她仔细的瞧着富春明,发现他比以前瘦了很多,头发乱糟糟的,衣服很脏。他的眼窝深陷着,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的指节发黄的厉害。富春明不安的抖着腿,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

“爬出来又怎样呢,他自己心里的内疚才是最痛苦的吧。”祁安收回视线,叹了口气道。

“我听梁珍说,他现在几乎是没日没夜的工作,什么危险抢着干什么。”姜津皱着眉头思索着说,“如果他真的是因为内疚才变成这样,那也算是对他的一种惩罚了。”

“这说明他还算有良心,真正的恶魔永远都不会为自己所犯的罪恶内疚。”李政笑了笑,往前探着身子对祁安说,“安安,晚上我跟你一起回家吧。”

“嗯?”祁安楞了一下,不解的看着他,坐在李政和祁安中间的姜津也转过头吃惊的看着李政。

“你的诅咒还没有破,随时都可能晕倒。你需要有人陪着你。”李政解释道。

“可是……”祁安的脸红透了。现在黎天祥已经不在了,他去的话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实在有些不像话……

“不用忌讳什么,我只是想保证你的安全。”李政温柔的笑着说。

去为李政等人准备茶水的梁珍端着端盘走了过来,她正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她嘟着嘴,假装若无其事的把水递给了大家。

“我现在住的地方后面在施工,每天吵死了。你一个大男人照顾祁安不方便,我跟你一起去。”梁珍递完水,站在李政面前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那不行,我不放心。”姜津插嘴说。

“干你什么事儿,喝你的水。”梁珍又摆出了那副她自认为凶狠的模样。

“你卖什么萌,我……”姜津话还没说完,会议室的门打开了。仉建原点头哈腰的送走了局长一行人,迈着潇洒的八字步朝李政几个人走了过来。

“你们三个的通缉令已经取消了。但本次案情重大,影响恶劣,你和姜津又参与了劫狱、袭警,所以你们的警籍……局里决定不予恢复,你们能接受吧?”

“凭什么?”李政和姜津还没回答,梁珍把托盘摔在桌子上,义愤填膺的说,“那时候也是形势所逼,应该酌情考虑啊!”

“我们接受。”李政站起来,伸出了右手。在李政伸手的同时,仉建原以为他要打自己,本能的往后缩了一下。李政笑了笑,用左手抓着仉建原的右手,合在自己的右手中轻握了一下。

“仉科长,我们几个人可以走了吗?”李政礼貌的问道。

“可……可以。”仉建原结结巴巴的回答道。

李政微微鞠了一躬,拉着祁安离开了。仉建原用异样的眼光望着李政的背影,他觉得李政这次回来后性情大变,一点儿都不刻薄了,斯文的就像换了个人一样……

“我想起来了!”富春明在一堆旧报纸中翻着,他找到了上半年一期关于黎天祥的专访,标题就是:“黎天祥:对记者来说,只要心里有信念,就一定不会迷路。”

“师父,师父,你等等我啊。”姜津挡在了李政车前,他气喘吁吁的拍着窗户,示意李政摇下车窗。

“怎么了?”李政摇下车窗,看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姜津问道。

“你怎么光想着祁安,倒是载我一程啊!”姜津不满的抗议着,他不由分说的打开后面的车门,把背包摔在座位上后上了车。

李政推了一下鼻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刚准备起步,梁珍又突然闪现,拦在了车前。

“喂,你干嘛啊?你不用上班的吗?”姜津按下车窗,对着梁珍吼道。梁珍也不说话,神气的仰着头,一气呵成的从另一边打开车门把姜津的背包扔在了他身上,坐在座位上系好了后排的安全带。祁安坐在副驾驶上回头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梁珍和姜津。梁珍也不理,拍了拍李政的椅背示意他快点儿开车。李政被两个人闹的头疼,也懒得再多问,驱车往祁安家里的方向驶去。

“我这次立功了,特批了三个月的假。”车走到一半,梁珍突然说道。

“你少唬我,我又不是没干过警察。你立多大功局里也不可能给你这么久的假啊!”姜津抱着膀子说道。他说完反应了几秒钟,侧过身大声的对梁珍说,“你是不是威胁富春明了?”

“嘻嘻,”梁珍讪笑着,把左手食指和拇指分开一点点距离,比在姜津面前不好意思的说,“就一点点。”

“梁珍,”李政突然减速,他从后视镜里严厉的看着梁珍说,“我答应富春明不会用这件事情威胁他的,以后不许了!”

“知道了。”梁珍看了一眼李政的脸色,知道他是真的发火了,赶紧认错说,“我不是有意想威胁他,我就是想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把祁安的诅咒彻底解除掉。”

“得了吧,你就是想跟着,以防政哥跟祁安单独相处。”姜津翘着二郎腿,毫不留情的在一旁揭穿道。梁珍斜着眼睛看着他,在下面狠狠的踹了他一脚。

“你们听着,”李政把车停在了路边,转过头苦口婆心的对梁珍说,“去源岛的事情非同小可,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我跟祁安两个人去足够了,你们不能跟着瞎胡闹!”

“你这么说话我就不爱听了。”姜津抻着脖子说,“去源岛当然危险,自从这个祁安出现后,哪一件事情不是咱们几个一起冒着生命危险在做!”

“对不起,一直以来,是我给大家添麻烦了。”祁安咬着嘴唇说着。他以为姜津是针对自己,打开车门跑了出去。

“安安,安安!”李政埋怨的看了姜津一眼,二话不说的追了出去。

姜津看着马路边上狂奔的两个人,嘴里发出了啧啧啧的声音。

“侦探剧变成玄幻剧,玄幻剧变成都市爱情剧,这日子可比看电影有意思多了。这么好玩,就算没有你我也得跟着去啊……”姜津说着,正准备把胳膊肘搭在梁珍的肩膀上,却一下扑了个空。

“哎我去,她什么时候下的车?”姜津吃看着自己身边的空位,吃惊的说到。

“算了算了,你们演你们的戏,我打我的游戏~”姜津想,反正他们最后肯定要回到车里的。干脆躺在车上,哼着歌拿出手机玩起了游戏。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