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冷王迷妻:王妃狠绝色》

  • 作者:红叶
  • 主角:王姝灵,云妃
  • 推荐:636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6-26 17:05:40

《冷王迷妻:王妃狠绝色》 内容简介

《冷王迷妻:王妃狠绝色》是红叶最新力作的一本穿越作品,剧情精妙绝伦,文笔成熟稳重,极力推荐。《冷王迷妻:王妃狠绝色》精彩片段试读 因为救了轩辕清越,王姝灵便在王府住下了,因为救命之恩,成了王府贵客。一切都好,除了墨香跟云呆时不时的诡异眼神。就算不问,她也知道一个傻子突然救了王爷两次,是人都会好奇。待了几天,王姝灵便觉得有些无聊,

《冷王迷妻:王妃狠绝色》 章节试读

因为救了轩辕清越,王姝灵便在王府住下了,因为救命之恩,成了王府贵客。

一切都好,除了墨香跟云呆时不时的诡异眼神。

就算不问,她也知道一个傻子突然救了王爷两次,是人都会好奇。

待了几天,王姝灵便觉得有些无聊,找云呆要了银子便打算出府游历。

刚出门,便听见后面传来匆匆脚步声。

王姝灵转身看向来人,赫然便是云呆。

“王爷有事找你。”自从得知俊俏高人是人人厌弃的傻子,云呆便不知如何称呼她。

“找我?”王姝灵挑眉,自从上次一起吃过饭后,她的作息跟轩辕清越的完全不同,是已,也没再见。

今天,她要走了,这人却找她?

没了蛊虫的啃噬又仔细调养着,几天的时间轩辕清越的脸色都好了许多。

“你找我?”书房内,王姝灵看着那执笔身姿挺拔的男人,问道。

“你要走?”轩辕清越放下毛笔看向王姝灵。

“恩,天下那么大,不去看看可惜了。更何况,你这府邸着实无聊。”清一色的男人,就连个老婆子都看不见。

这天下女人,想进他府邸的人数不清,可她却说无聊?

“明天宫里贵妃设宴,你可要去?”

“贵妃?轩辕擎母妃?”王姝灵挑眉询问。

那张脸虽俏丽动人,但没有丝毫喜悦与憧憬,前几天还追着跑的人此刻却冷漠的犹如陌生人?

“对”轩辕清越点头。

“这倒是有点意思!”王姝灵坐下摸着下颚思考着,明日这场宴会她该做些什么才能有趣!

眸子直直的看着那俏丽的身影良久,轩辕清越才若有若思的低下头执笔。

次日一早,王姝灵要的衣裳便送了来,打了几圈太极,沐浴过后,王姝灵这才换上送来的衣裳坐落于花镜前描摹。

百花宴,三品官员子女皆被相邀在内,比才艺,比姿色,比大气典雅,但凡能在这里出彩前途不凡。

声乐歌舞,能在宠妃面前出风头被看中,将来便有可能一举为妃,若得宠,前途不可限量。

“许久没这么热闹过了”为首之人雍容华贵,狭长的凤眼韵味十足。

此人便是贵妃朝阳艳,跟她的名一样,她一眼看上去便夺人炫目。

“娘娘贵气,若不是娘娘,她们哪有此等机会。”朝阳艳左下方第一人云妃高傲的开口。

“云妃说笑了。”贵妃扬起唇角。

“说来大皇子这些年正妃之位空闲,倒是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定下。”云妃对面贤妃开口。

此次百花宴,人人都猜测其中的玄机,唯有贤妃说了出来。

“想来不少千金早已摩拳擦掌,毕竟,大皇子如此的优秀。”云妃笑着,意有所指的看了眼贵妃。

“参见贵妃娘娘,云妃娘娘,贤妃娘娘”大皇子轩辕擎,二皇子轩辕澈,四皇子轩辕灼,五公主轩辕丽携众千金公子参拜。

贵妃扬唇,点了头,便大手一扬,众人纷纷道谢落座。

“怎的未瞧见三皇子?”云妃扫视一圈不见轩辕清越身影,便询问。

“三皇子公务繁忙,想来会晚片刻。”贤妃漫不经心的解释。

“姐姐这话妹妹不敢苟同,毕竟,如今的三王爷可不好请。”云妃声音很轻,却在话落的瞬间令贵妃神色难看。

却又在转瞬恢复和悦。

“娘娘设宴,清越怎么也得来。”就在场面难以控制时,一悦耳声音传来,众人循声而望,便见三王爷一身墨色玄赏踏步而来,那俊挺的五官与挺拔的身形令人难以移开目光。

却在瞬间又被他身边的女子吸引了视线。

来人一袭红衣勾勒细柳蛮腰,容颜绝色,最是那眉间花钿衬得她妖娆倾国,青葱玉指捏着刻有曼陀花样的宫扇摇晃,竟将倾国佳人演绎的非常邪肆。

“轩辕国竟有此等佳人?”云妃看向那摇曳生姿踏步而来的绝色身影,不由片刻便愣了神。

“民女王姝灵见过各位娘娘。”冲着为首的三人点了头,王姝灵也不行跪拜之礼,便立在了轩辕清越的身边。

“王姝灵?”惊呼声,质疑声瞬间四起。

南宫琉璃看着那精致到无丝毫瑕疵的容颜竟是曾经被她看不起的傻子瞬间愣住。

“王姝灵?”轩辕擎听罢,上前了两步,这一看,竟是发现她确实跟曾经傻子的模样大致重叠,只是,以前的她妆容诡异,看不出原本模样。

此刻细细描摹,竟是勾魂夺魄。

“来”众人的惊呼声被轩辕清越抛诸在外,他单手伸出,执起王姝灵的玉指,在后者疑惑的眼神里,将其拉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被当今三王爷牵手坐上他的位置,顿时,场面诡异了起来。

毕竟,曾经的王姝灵可是迷恋大皇子,非君不嫁的那种。

“娘娘,既是人到齐,不如宴会开始?”贤妃最先回过神。

“好,开始吧。”王姝灵的无礼被人抛诸在脑后。

各色千金争相斗艳,却都不及那红衣女子举手间的勾魂夺目。

王姝灵是炫目的,轩辕清越能感受到那些人打量在她身上的目光炽热执着,恨不得占为己有。

捏着酒杯,红唇凑近,缱绻浅酌,犹如情人低语,让人恨不得是她杯中酒,被她触碰亲吻。

脖颈轻扬美丽优雅,衣裳微动,锁骨精致媚骨。

单手拄鄂,她挑眉看向那弹琴之人,带了些许俏皮,让人心痒难耐。

轩辕清越虽知道身边之人是故意在诱惑,捏了捏杯子,他垂眸。

自从王姝灵到来之后,轩辕擎便一直盯着她看,可她的目光却未曾一丝一毫的放在他身上过,曾经那么死皮赖脸的人,如今不看他?焉知不是在欲擒故纵?

南宫琉璃见状,云淡风轻,但内心已经咆哮不止。

“今日娘娘设宴,琉璃有幸被邀在内,为谢娘娘,琉璃亲手做了画,礼轻,还望娘娘不弃。”说罢,南宫琉璃起身,拿过一旁的锦盒送上前去。

面对这个曾经欺她的人,王姝灵多了目光。

只是,瞧她分明是有才华的,怎么眼光那么垃圾,会看上轩辕擎?

画被当众展开,王姝灵挑眉看去,画的贵妃本人,只是画上的贵妃多了灵动传神美丽,比本人更加耐看,只是,掩藏的很好,不仔细看,就会觉得这画跟贵妃一模一样。

“果然有两把刷子。”王姝灵感叹南宫琉璃的画功能赶上当代画家,所以,这第一才女的封号假不了。

“妙,果然是个妙人儿,竟能画出如此仙美的话,倒是本宫不好意思了,本宫可没有画上传神。”贵妃虽谦虚,但笑容止不住。

容颜姣美是女人的利器,更是赞美。

不得不说,这南宫琉璃很会揣人心思。

“娘娘过谦了。”南宫琉璃不做过多解释,因为有些话解释过多就显得虚假。

“第一才女果然名不虚传。”下方传来一声感叹,众人侧目,竟是大理寺卿之女王姝烟。

此人先前未得到王姝灵一个眼神,此时倒是把目光赚足了。

她分明比王姝灵小几岁,可她扮装却是成熟。好在,她已及第,来这里也不算是尴尬。

“姐姐,你觉得呢?”话锋一转,王姝烟便将目光投到了王姝灵的身上。

若不是那层血缘关系,王姝灵都要忘了,这个小屁孩还是王姝灵的妹妹。

“才女,名副其实。此等国色天香又才华横溢的人,求亲的门槛怕是都要踏破了吧,就是不知哪个儿郎有此等福气求娶到美娇娘了。”王姝灵沉思着,终于将目光投放在了轩辕擎身上。

继而在两人之间来回打量,那眼神赤裸裸的欲凑成对。

众目睽睽之下,南宫琉璃娇脸顷刻娇艳欲滴。

羞涩的目光偷看了轩辕擎,连忙低下。

这一刻,所有人皆是明白神女有心,只是襄王是否有意就难说了,毕竟襄王可是一直看着那妖精眼都不眨。

“虽说此话不该说,不过,擎王与南宫小姐真是天生一对,论身份,论长相,论脸蛋,真是挑不出丝毫的差错…….更可况,姝灵可是几次三番撞见,这要再没名分,这不是让太师尴尬吗?”前几句还能听得,后面几句,就明显有些诛心了。

先前还羞涩的南宫琉璃瞪着王姝灵,眸光带了怒火。

“不过,也无碍,民间早传,大皇子轩辕擎与南宫小姐情投意合早有婚配,只是不知娘娘,这婚期是何时啊?此等眷侣佳偶,民女可想早点讨杯喜酒喝沾沾喜气,以免我这个刚好的傻子再傻回去。”王姝灵笑的羞涩又腼腆,那举手投足间勾的人心痒痒,但她一口造谣的话却是说的生动非凡,竟是令所有人都相信了。

贵妃脸色僵硬,云妃跟贤妃对视一眼,皆是看向贵妃。

这王姝灵乱说一通本应降罪,可她最后却开口说自己是傻子,此时若降罪,贵妃就担了小肚鸡肠的名声。

“姝灵,可不能损害人家的名誉。”轩辕擎开口,却亲昵的喊王姝灵的名?

曾经的厌恶变成亲昵,恶心不?

“擎王这称呼可要改改,姝灵以前傻,追着王爷跑,不懂男女有别,但姝灵现在不傻了,这称呼上,还是注重点吧,擎王,您说,是吗?”王姝灵虽说自己傻,却着实狠狠的践踏了轩辕擎,因为以前傻才追着他跑,如今不傻了,定不会再追着他跑了。

“那你为何毁人南宫小姐声誉?”轩辕擎反问。

“姝灵追你因为傻,琉璃小姐不傻也追你,定是因为爱慕,更何况,你二人什么关系,擎王应该不用打哈哈吧,还是,擎王这是不喜欢南宫小姐?不愿娶南宫小姐负责?”王姝灵拄着下颚认真的询问。

此等带有一个个圈套的询问,着实惊诧了众人,说南宫小姐比傻子还不知羞耻的追着男人跑?说大皇子跟琉璃小姐突破防线?说大皇子到手不愿意负责?

顷刻间轩辕擎赚足了所有的目光。

若此时他说是,那么南宫琉璃脸面全失,太师府将与轩辕擎决裂,这可是很大损失。

可若说不是,那他跟南宫的名分就定了……..

这本是开心的事,可轩辕擎高兴不起来。

南宫琉璃见轩辕擎迟迟不答应,一张小脸白了红红了白,众人的眼神着实让她羞愤难当。

“以前总觉得擎王怎么也是有担当的男人,却不想…..”王姝灵端起酒杯意味深长的看向南宫琉璃又看向轩辕擎,那眼里怎么看都是嫌弃的味道。

轩辕擎从王姝灵出现开始,眼光就止不住的落在她的身上。

那种身不由己被她吸引的感觉,令他无措。

却在被她强制的将他与南宫琉璃牵扯时,又深深的不悦,曾经何时,他不是最想让她看透他心属谁吗?如今,这是怎么了?

“王小姐,你堂堂三品大员嫡女,诬陷别人清白,插手皇子之事,简直是放肆。”贵妃见王姝灵一再咄咄逼人,出声厉喝。

众人瞧见贵妃出声,皆是连忙闭嘴。

唯有轩辕清越见状,凉薄的眼神睨了贵妃一眼。

接触到那冰冷的眼神,贵妃皱眉,却是毫不相让的看向王姝灵。

她堂堂贵妃岂是三品官员之女能欺的?

宠妃震怒,众人都以为王姝灵要告饶的时候,却见她捏着葡萄放进嘴里,抿了下吐出皮,原本异常粗鲁的举动却在她的作为下,竟显得别样好看诱惑。

就连轩辕清越都忍不住瞥了眼她嫣红的唇瓣和雪白的贝齿。

“说到放肆,民女也想去皇上面前告个饶,前些日子,大皇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对我出手是何道理,如今这天下,是没有王法可言了?皇子竟如此了不起,竟然想杀人就杀人?”王姝灵嫣红的唇瓣微动,说出的话却令人头皮发麻。

“王姝灵…..”轩辕擎一声大喝,眸子泛着怒火,若不是场合不对,王姝灵猜测,这没品男怕是又要出手。

“王爷别怒,这是宫里,保不齐混乱起来,我还真能见到皇上,你说呢?”王姝灵语气凉薄,但却威胁十足。

贵妃听罢,一张脸险些扭曲,过了好一会儿还露出尚且和善的面容。

“清越,知你公务繁忙,不愿前来参宴,可你也不能任人扫了本宫的雅兴。”贵妃见王姝灵不愿服软,只得将矛头对向轩辕清越。

“娘娘哪里话,只是王姑娘说的这些话倒是真的,前些日子本王正好在场。”轩辕清越凉薄的开口。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三王爷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助同一个女人?

轩辕擎皱眉看向轩辕清越,深有不解。

王姝灵也是疑惑的瞥了眼轩辕清越,却见他与轩辕擎对视,眼里是势不可挡的凉意。

这两人有仇?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