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国师的第一宠妃》

  • 作者:香香包
  • 主角:萧仪,师娘
  • 推荐:625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6-26 17:05:46

《国师的第一宠妃》 内容简介

火爆作品《国师的第一宠妃》是香香包新写的一本架空类新篇,情节中的传奇人物是萧仪,师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文从字顺,推荐阅读。书中主要讲述:“是啊,师娘,尽管吃,旁的没有,馒头管够。”虽是第一次见面,道远与宏远却颇为喜欢这个师娘,半分没有女子家的骄矜,性子又安静,如同一个未经世事的孩童一般,惹人怜惜。这等待遇,让一旁的南宫柔又是恨的牙痒痒

《国师的第一宠妃》 章节试读

“是啊,师娘,尽管吃,旁的没有,馒头管够。”虽是第一次见面,道远与宏远却颇为喜欢这个师娘,半分没有女子家的骄矜,性子又安静,如同一个未经世事的孩童一般,惹人怜惜。

这等待遇,让一旁的南宫柔又是恨的牙痒痒,方才她不过要求早些吃都要受人白眼,这个该死的萧仪,凭什么所有人都对她这么好,不就是有一张狐媚子的脸和爱装模作样的性子么?真是奇了怪了,到底有什么值得百里槿喜欢的。

“山里的吃食准备的不多,本以为师父只有一个人回来,明日怕是要下山采购了。”他们住在山上,日常东西都是要从山下不远处的镇子里买的,尤其是这些米和面粉,果蔬倒还好,山上也能长一些。

“嗯,明日你与宏远下去采办即可。”

萧仪眨了眨眼,似乎对此事颇为有兴趣。“阿槿,我也想去。”

百里槿握着筷子的手一顿。“若是去的话,可是要下山的,回来时还要再爬上来,真的要去么?”

萧仪认真点了点头。“要的。”说罢,还看向了对面的南宫柔与傅彦。“你们也去。”

一旁的暗卫捂着嘴偷笑,夫人虽说看着笨笨的,心思可不笨,南宫柔与傅彦今日险些丢了命才上来,再要她们来回一趟,她们怎么可能肯?

果然,南宫柔惊的一把将筷子丢在了桌上,连连摇头。“不,我不去。”她现在浑身都疼着,跟丢了半条命一样,哪里还有力气下山?

萧仪脸色一沉,也将筷子丢在了桌上。“我是师娘,你们要听我的。”

“噗!”

道远与宏远忍不住笑出了声,又急忙捂住嘴,这师娘也太有意思了,头一次见拿师娘身份逼着别人下山买菜的。

“你!”南宫柔气急,恨不得直接掀桌子走人,却被一旁的傅彦给拉住。“师娘让我们去便去吧,正好刚来此处,我们也要给自己添置些东西。”说罢,目光看了看萧仪身旁的百里槿,南宫柔这才咬牙坐了下来。

她这次来,是跟着百里槿学习蛊术的,既然百里槿这么宠爱萧仪,她自然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跟她闹翻。

“好,我听师娘的!”师娘两个字被南宫柔咬的极其重,萧仪却心情大好,拿起桌上的筷子又继续喝着粥,一旁的百里槿只是无奈看着萧仪,只要她能开心便好。

这次将南宫柔与傅彦带来,也是萧仪的意思,她想如何折腾便如何折腾吧,只是不知,这两人到底如何得罪她了,实在是有趣的很。

几人用完晚膳便各自回了院子里歇息,百里槿在天阙殿内种了许多红梅树,南山常年寒冷,这红梅树像是吸取了这座山的灵气,常开不败,一眼看过去皆是红艳艳的,如同云霞一般。

睡了一下午,虽然已经入夜,萧仪却半分都感觉不到困意,捧了一杯茶坐在红梅树下发呆。

百里槿褪下身后的狐裘缓步上前,盖在萧仪身上,萧仪回过神,朝着百里槿嫣然一笑。“阿槿,我喜欢这里。”像是离开了尘世,没有任何的烦扰与忧愁。

百里槿也是一笑,俯身坐在了萧仪身旁的石椅上。“你喜欢便好。”当年他寻遍了天权,才找到了此处,一来,这里绝不可能有人能上来叨扰,二来,风景确实不错,空气也好,极为适合蛊术的修习。

伸出手,朝着萧仪唤了声,“过来。”

萧仪乖乖上前几步坐在了百里槿腿上,这些天她早已习惯了跟百里槿如此相处,明明也没认识几天,却像是相处了十几年一般的熟悉。

“明日下山,怕是又要耗费一番力气,你这手刚包扎好,经不起这般折腾。”

萧仪疑惑看着百里槿,突然抬起手,在百里槿脸上捏了捏。“你长得真好看。”

“……”这话他确实听不少女子对自己说过,但如此捏着他脸说的,萧仪确实是第一个,奇的是,他并不觉得怪异,反而为自己这张脸能吸引到萧仪感到有几分喜悦。“别试图转移话题,明日跟在我身边,我带你下去。”

萧仪摇了摇头。“我可以自己下去,我有轻功。”

虽说今日便看出来萧仪有些武功底子,但没想到萧仪会如此坦诚的告诉自己。“那你今日为何不直接用轻功上来?反而要攀爬?”

萧仪拧眉沉思了片刻,方才开口:“我想证明我比她们快,也更厉害。”

百里槿失声一笑,无奈的揉了揉萧仪的脸。“笨,你要是用轻功上来,他们会更羡慕你,也会显得你更厉害,因为他们不会。”这女人,真是蠢得可爱。

萧仪颇为惊讶的看着百里槿。“当真么?”

“自然是真的。”轻功这种东西,可不是一朝一夕能练成的,那南宫柔一向是个不服输的性子,若是看到萧仪会,定要去学,而学习轻功,可比爬山难多了。

“我知道了。”看来她确实是有些笨了,抬眸看了眼满殿的红梅,萧仪眉梢染上几分笑意。“阿槿,我会跳千羽的舞,是母后教的,我跳给你看。”说罢,挣脱了百里槿的身子已经跃向了红梅树上。

原本百里槿以为萧仪只是会些轻功罢了,没想到萧仪的轻功居然到了如此境界,脚尖点在红梅树梢上,居然轻盈的连一朵花瓣都没有落下,唯有微风拂过,带起一阵阵的幽香。

萧仪的美,百里槿一向是知道的,即便初见时萧仪穿着一身破烂的衣衫站在城门口看着自己,他亦是被那双如同有万般星辰的眸子给惊艳到了。

此刻,萧仪洗去了一身铅华,站在他悉心栽植的红梅树间翩然起舞,身姿曼妙的如同妖精。

多年后,即便沧海桑田变换,故人都已散去,他再次站在这一片狼藉的南山上时,却依旧能记起此刻萧仪的舞姿,像是印在了自己的脑海深处,永远无法拭去。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