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弒天无轮》

  • 作者:诸葛备
  • 主角:陈豪,吴嘉安
  • 推荐:415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6-27 15:02:10

《弒天无轮》 内容简介

《弒天无轮》为诸葛备执笔,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书中主线围绕:“说句犯上的话,皇上可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啊……”张澜之听后说道。“真是,有战则用将,无战则宠相,这朝中无大将久在,那军队还有什么战斗力。”张梦真说道。“话虽如此,但此言在外定要慎言!”张逸远对着几人说

《弒天无轮》 章节试读

“说句犯上的话,皇上可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啊……”张澜之听后说道。

“真是,有战则用将,无战则宠相,这朝中无大将久在,那军队还有什么战斗力。”张梦真说道。

“话虽如此,但此言在外定要慎言!”张逸远对着几人说道。

“我等谨记。”一干人点头称是。

夕阳西下,已进傍晚,师徒几人各自弄了点儿朴素而丰盛的晚饭,张逸远又拿了一坛好酒。

“这坛酒我可是只给今天比完赛的凌寒等人还有梦真喝,不然你们明天连擂台都上不得了。”张逸远笑说道。

“师父明明就是偏心!”田瑞廷愤愤说道。

“诶,等年赛完事,咱们一醉方休!”张逸远说道。

张逸远说罢把酒坛一开,那浓郁的酒香便钻进了每人的鼻子。

“这酒好香啊。”赵空決闻到酒香后说道。

“来来来,师父我来给您倒酒。”吴嘉安不等张逸远回话便举起酒坛给他倒了一碗,随后给宋凌寒,林辉礼跟自己各倒了一碗。

吴嘉安把酒坛放下,拿起自己的酒碗就往田瑞廷跟张澜之身边凑,“这酒是真香啊……”

田瑞廷和张澜之知道他故意过来馋自己的。

“嘉安哥,你坐好了喝去。”田瑞廷说道。

“诶瑞廷,你闻闻,真挺香的。”吴嘉安说道。

“……那好,嘉安哥你把碗往下来。”田瑞廷说道。

吴嘉安当即把碗移下来。

田瑞廷一看碗到嘴边了,坏笑了下,看着吴嘉安一脸神气毫无防备的样子,当即拿手把吴嘉安的手迅速往下压,嘴一张,喝了一大口。

吴嘉安没想到田瑞廷会如此,随后拿住了碗,再看碗里的酒少了一半多。

“咳咳,这酒不仅香,还够烈。”田瑞廷喝罢被酒辣的咳了两下,随后冲着吴嘉安坏笑。

“……太坏了你。”吴嘉安一脸无的看着他,随即老老实实回到座上。

“哈哈哈,嘉安你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张澜之看着一脸无奈的吴嘉安笑说道。

“……师兄啊,我哪知道瑞廷这小子居然这么玩。”吴嘉安无奈的回道。

众人闻言皆大笑不已。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散去,皆回房歇息。

院长府邸。

陈豪穹沐浴更衣后正想熄灯就寝,刚要吹灭灯火,便看这书案上有一封信函。

陈豪穹看见便是一愣,随即想了想应是趁上午年赛时也人偷偷潜入府邸将书信至于案上。

陈豪穹拿起书信一看,正封上有四个字,陈帅亲启。

陈豪穹看罢一想,这定是朝中之人所送,可猜不透是谁。

陈豪穹把封一开取出信纸,上书着迎头小楷,即有气势又不输高雅,陈豪穹看了一眼便是一惊,这是当朝正二品西路镇守使,前西路讨槐兵马元帅韩敬霖韩帅的手书。

此人正是前文所提被高真时高相参了一本后被琼帝大骂的韩敬霖。

陈豪穹心想道:我自罢官后,这韩帅也不曾有书信于我,前几日谣说其欲兵变,我看这封信不简单。

陈豪穹想罢拿起信借着灯便看。

“兄闻弟讨槐战后,便罢官还乡,兄闻之于心不忍,弟转战数载,上却不予厚赐反遣回于乡,今琼帝任用高,赵二相,致使官场腐败,民不聊生,兄前日与那高真时因治兵之法引发口角,致使高真时上书琼帝诬告我等,后帝数奚落兄之过错,兄今对其已是心灰意冷,今屯兵南郡一带,后兄闻弟在乡设一学院,手下良将百余名,今欲请弟出山,共举大事,望弟斟而酌之,此举若成,你我高官厚禄,独掌朝政,岂不快哉。”

陈豪穹看罢心中便是翻江倒海一般,但他并无所动,前半段说的像是为天下苍生着想,欲除二相以平内乱,可这最后几句,让陈豪穹不得不多想,但陈豪穹知道,这信最后几句才是真话,至于前面的只不过是扯淡。

“将子仪叫来。”陈豪穹出门向侍卫道。

子仪便是徐钰川,子仪为其字。

侍卫领命而去,不到一刻钟,徐钰川赶来。

“院长,这么晚了有什么大事啊。”徐钰川笑问。

“哈哈哈,子仪啊,这天下又将不稳啦。”陈豪穹道。

“院长,如果我没猜错,可是那韩敬霖来信了吧。”徐钰川笑说道。

“不愧为徐大军师啊,哈哈哈哈,来,进来说。”陈豪穹闻言大笑道。

二人进屋各自落座,陈豪穹把那信给徐钰川看了。

徐钰川将信看了一遍,后暗笑一声:“院长,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

“说的是啊,有他一个西路镇守使,就有东,南,北三路,各地再趁势起兵,声势浩大啊。”陈豪穹说道。

“可您再看韩敬霖的最后几句,‘高官厚禄,独掌朝政,岂不快哉。’虽然各地起兵,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管内外,皆会土崩瓦解。”徐钰川分析道。

“话虽如此,可槐国若趁势进兵,那这局势可就不好说了。”陈豪穹说道。

“哈哈哈,院长,琼国能不能保住,就靠这一纸书信了。”徐钰川笑说道。

“此言怎讲。”陈豪穹问道。

“欲解此患,还需迅急破之。”徐钰川道。

“军师是说,趁韩敬霖还没准备好,直接灭掉。”陈豪穹说道。

“不错,他想兵变,但他太过信任于院长你啊,这书信皇上要是看见,能不派兵征讨?”徐钰川说道。

“可就怕皇上看不见,高,赵二人把持朝政,递个折子都费劲,更别说是一纸书信。”陈豪穹道。

“那可就得用咱们学院的人了。”徐钰川说道。

“咱们学院?谁?”陈豪穹问道。

“吴嘉安。”徐钰川一字一字地说出来吴嘉安的名字。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弒天无轮》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