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位面到访者》

  • 作者:逐云鸟
  • 主角:雷兹,和莱特
  • 推荐:933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6-27 19:02:39

《位面到访者》 内容简介

《位面到访者》是逐云鸟最新写的一本游戏作品,剧情波澜起伏,文笔一气呵成,极力推荐。靓丽的身影一步踏前,冰霜之剑和莱特的长刀碰撞,只是瞬间,长刀弯曲到极限,发出悲鸣,而莱特的身姿也被轻易击飞。只是一击,莱特便口吐鲜血,身躯被弹飞砸在大地上,五脏六腑仿佛移位,肋骨半数以上直接断裂,残血

《位面到访者》 章节试读

靓丽的身影一步踏前,冰霜之剑和莱特的长刀碰撞,只是瞬间,长刀弯曲到极限,发出悲鸣,而莱特的身姿也被轻易击飞。

只是一击,莱特便口吐鲜血,身躯被弹飞砸在大地上,五脏六腑仿佛移位,肋骨半数以上直接断裂,残血状态和坚韧效果激活。

不仅如此,他握刀的右手亦已被冰晶覆盖,只是短短的一个接触,冰霜剑意已经蔓延过来,瞬间冻僵了他的右手,甚至蔓延到整个右臂,更朝上,几乎就要冻结他的心脉。然而他跌倒在地上,看着冰霜剑圣,目光中不曾露出动摇。

冰霜剑圣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状态恐怕十不存一,可即便如此亦轻易击垮了莱特,将他的生命之火瞬间扑灭成为孱弱的火星。圣贤和精英的差距,便是如此明显。

“这……”

然而,击飞了莱特之后,冰霜剑圣的脸上却露出了诧异之色。

她眼睛里的神色就像珠宝师遇见了最瑰丽的璞玉一般,是的,仅仅只是眼中的神色,她的面部肌肉已经无法做出表情:“这是什么宗师意境?”

宗师意境。不管是雷兹的霸拳,柯洛尔的魔枪,霍米特的气机牵引全都是宗师意境的外在表现形式。若是按雷兹的话说,便是“为什么挥拳”,这念头就是宗师意境,这念头而生的结果就是霸拳。

莱特咳着鲜血,以刀为杖缓缓站起,他看着目露惊诧的冰霜剑圣,表情忽地带上了一丝苦涩,他没有直接回答,他从后往前回顾着自己一路走来的一幕幕,缓缓出声。

“你还记得那点燃灵魂,召唤出黑炎的火龙之人的名字吗?”

冰霜剑圣轻轻摇头。这是丝毫不需犹豫的回答。

莱特叹息:“你杀死了守着那赤霞关,接连和数位圣贤交战的强者,却已记不得他的名字。那我告诉你吧,他是被你们唤作炎龙的圣贤……在我眼中,他的死或许是愚昧的,但同时也是高洁的,所以我不会忘记。”

他想起了炎龙圣者临死前那夜枭般的笑声。可记忆中的那笑声却并不刺耳,反而令人感到一阵哀伤。他为了守护国之脊梁而死,然而理所当然般,他的存在已经被忘却。

冰霜剑圣微微皱眉,他不清楚为何莱特要在此疯言疯语。是放弃了抵抗所以疯狂了吗?

所有消逝之人都无法被回忆,所以被忘却的存在都将永远消逝,这即是这个世界的铁则。不可能有人打破这个铁则。

就让我终结你这悲哀的狂态吧。

仿佛叹息般,回忆起昔日那背负尸体走出园林的坚毅少年,冰霜长剑在她手中凝结而成。佩戴多年的爱剑已在和黑炎龙的战斗中化为铁水,现在的冰霜之剑仅仅只是圣贤意志下的重现,可即便如此,其威能也绝不是凡人所能抵抗。手持冰之剑,她缓缓朝那被这世界折磨的疯狂了的少年走去。

然而莱特像是没有注意到冰霜剑圣身上逐渐升起的杀意一般,依旧说着。

“那个为了保护被我杀死的王子殿下而死的人,他是箭神营的营长,他叫霍米特。我还记得他有着黑头发,褐眼睛……我们之间没有仇怨,在我心中,他的行为同样可以称之为高洁。所以,我不会忘记。”

那是被柯洛尔以为只是一味谨听吩咐,没有天才的自傲,然而却可以为了柯洛尔拯救世界的梦想毫不犹豫献身的男人。

“而刚刚被我杀死的,是北斗帝国的三皇子,他叫作柯洛尔。我很讨厌他,杀死他是我必须要完成的一件事。可即便如此,我也不觉得他被理所当然地遗忘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所以我不会忘记。”

即便他与柯洛尔之间有着难以化解的血海深仇,可他不得不承认,被无数将士们信任爱戴的柯洛尔,即便无数人深陷绝望,可依旧坚信自己可以改变这绝望的男人,可以称之为圣人。

冰霜剑圣前进的步伐猛地顿住。只因柯洛尔刚刚死去,他存在的痕迹依稀还有所残留,而也是因为这残留的一丝痕迹,让冰霜剑圣朦胧间不自禁便相信了莱特说的话。

她再次端详起少年的面容,那表情实在太过苦涩,太过认真,而那双清澈如同黑曜石般的眼眸中只有平静,根本看不到一丝疯狂的意味。就仿佛……他只是在陈述着仅他一人可知的事实。

即便是在圣贤的威压之下依然淡然的陈述莫名有着奇妙的说服力,让哪怕以冰霜剑圣的坚定意志也不禁有了倾向,不禁觉得他没有说谎。

因而,剑圣的眼神变得凝重,难掩心中震动:“你,到底是什么人!?”

哪怕是圣贤也绝对无法幸免的忘却的强制力,绝不可能被打破的铁则……然而,这个少年打破了这个铁则。

“我?我是一个复仇者,同时……也只是这个世界的过客。”

他的脸上露出了自嘲的笑容。

“为了因柯洛尔而死的,我的兄长,名为雷兹的男人……为了替他报仇,我站在这里。而现在,这一夙愿也终于完成。”

那是他可以毫不犹豫地将自身的后背托付,毫无保留地教导自己,最终却为守护自己以及自身信念而死的,视如长兄的男人。即便那柯洛尔确为圣人,他也必定要杀之报仇。这无关道理,只在于情。

他相信,若是活下去,总有一日雷兹一定会问鼎武道之极。他能为已经不在的雷兹做到的唯一一件事情,便是代替他攀上那武道巅峰。

他不禁想起了自己背负的另一个敬重的人的愿望,感受着肩上的重量,他的心中突然充满了力量。

“我在这世界停留的理由已经没有了。那就让我对这世界做最后的饯别吧。”

长刀已被他从泥土中拔出,他看着冰霜剑圣,眼睛炯炯有神:“你一定无法想象吧?对我而言理所当然的事情,可对你们来说却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我甚至还记得那一天在我眼前消失的,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停留的第一个地方,那家餐馆的店长的模样。”

这短短的时间中,坚韧已经将他的致命伤修复到了不至于瞬间死去的地步。

而后,他终于对剑圣的疑问做出了回答。

“即便他们都已离去,无人记得,我也依然铭记着……正因为你们无法记忆,所以我更加不能忘记,不愿忘记。因为除了我之外就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他们曾经存在过的痕迹了。”

一次次相遇,一次次分离,来到这个世界以来的一幕幕回忆浮现。无论好恶,对莱特而言它们都弥足珍贵。正是因为除了他以外已经无人能记得,所以他更加不能忘记在这里经历过的一幕幕。

这些未曾经历过的人与人之间的故事,人与人之间各色各样的关系,成为了成长的催化剂,让纯粹的原石在这一刻终于打造完全。

汹涌的情感在心中高鸣,随之仿佛银白月光从天垂落,长刀上染上了梦幻般的色彩。

“这一刀,定然是我为这世上拼命活着的生命们献上的赞歌!这一刀的名字就叫作——忘却之幻梦!”

冻僵的右手和那银白月光融为一体,瞬间恢复如初。

这一刻,无需查看,他已知晓自身终于跨入了那个境界——宗师之境。

莱特的身影快至巅峰,相比于圣贤的强大,即便迈入宗师之境的他依旧弱小如蚁,可这蚂蚁却企图撼动大树,竟是率先发难。

那难言的气势和莱特身上的怪异震住了冰霜剑圣,圣贤强者之间的对决本就是意志之间的对决,而这一刻莱特的意志甚至盖过了剑圣,让她无法动弹,条件反射地做出了防御。

恐怕任谁见了都无法相信,区区一介肉体凡胎却朝伟大的圣者发起了攻击。

冰霜剑圣玉手轻抬,随之,在她的面前空气凝结成冰,一面透明的寒冰之墙以那手掌为中心瞬间形成。

“嗡——!!!”

被银白的光晕裹挟着的长刀和冰墙碰撞,空气发出噼里啪啦的炸响,长刀发出了阵阵悲鸣,似乎不堪重负,就要被反作用力折断。

莱特的攻势丝毫没有伤到冰霜剑圣,甚至倾尽全力连她随手制造的冰墙都无法击碎。而他的身影却已经进入了冰霜剑圣的攻击范围,只要冰霜剑圣随手一击命中,绝对的低温就会带走他的全部生机。

然而冰霜剑圣却没有攻击,准确地说是无法攻击。

随着长刀和冰墙碰撞,她的眼前出现了画面。

她看到炎龙圣者身躯逐渐陨灭却仍放浪不羁地大笑着,而后连同灵魂化作了灰烬,黑炎巨龙从碎裂的冰雕中浴火重生。那生命燃尽时绽放出的火光让她心中不禁被揪紧。

当她回过神时,莱特挥出的第二刀毫不间断地再次斩出,落在了冰墙之上。

“咔啦。”由圣贤意志凝结而成的坚不可摧的墙壁上出现了裂纹,她脚下结冰的地面随之皲裂,靴子陷入大地,推开了冰面下的泥土,后退了一段距离。

被幻梦之刀的刀意攻击,她的眼中再次失去了焦距。

眼前再次被幻影所充斥,这一次她看到了霍米特毅然决然地以己身为盾忠心护主的画面。那锁天绝地的六箭之下,她仿佛能感受到霍米特视死如归的心情,仿佛能感受到他成功拦截了这夺命之箭的欣慰。目睹这一切,她心中的生出了和柯洛尔相同的愕然与悲哀。

阵阵复杂的情感涌入她心中,她咬破了嘴唇终于醒转过来。

而同时,眼前再次被耀眼的月光笼罩。那如梦似幻般的技艺甚至令剑圣也为之迷醉倾慕。

哗啦。

如同银瓶乍破之声响起,莱特的第三刀击碎了冰墙,她再次陷入了幻梦之中。

第三次,她看到的是雷兹和柯洛尔在擂台上争锋的画面,还有雷兹生命中的最后一拳。随之心中生出的一往无前的希望,那既是不曾对这世界绝望的希望,也是将生的希望寄托于莱特身上的希望。

冰霜剑圣低吼一声,强行挣脱了这不属于自身的幻梦,她的冰霜长剑和莱特的长刀碰撞在了一起,理所当然般将莱特击飞出去。可冰霜剑圣自身同样不好受,强大的反噬冲击着她的身心,随之喉咙中涌起一阵甜意。

半空中,莱特口吐鲜血,瞬间遭受致命伤,这时候只要随手以圣贤意志压迫就会导致他的死亡,然而冰霜剑圣却无法做到。

每一次碰撞,冰霜剑圣眼中的惊骇都会越发加深。

每一次,都有一段记忆扎入她的脑海。

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映入她脑海的并不是像之前那样或悲壮或感动的画面,相比之下,这画面实在太过普通,但却普通地让她几乎在幻梦中也要留下泪来。浮现在她眼前的,是那餐馆店长随风消逝的风景。那恐怕是这世上随处可见却除了莱特之外无人见证过的画面,亦是根植在这个世界最深层的真正的无法抗拒的悲哀。只要身为忘却世界的人,就不可能不为之感动。

即便再次让冰霜剑圣陷入幻梦之中,可刀剑对撞之下莱特的伤势却再次加重数分,甚至意识都稍微有些涣散——那是肉体即将崩溃的前兆!

可这一刻,他没有注意这些,没能注意这些,他拼死都不肯放松。他很清楚,若是任由自己被弹飞出去便再也来不及了。

他不能后退,在他的身躯坠落至地面之前,冰霜剑圣就会在那之前醒来。在他再次重整态势之前,剑圣的剑刃就会将他枭首。

可和他的意志相悖,他就像一只离弦之箭般急速倒退。可是出奇地,他的心中没有慌乱,反而有种莫名的宁静。在极致的速度之中,所有的感觉都逐渐淡去,但又奇妙的,他感到自己的意识清晰如同明镜。

世界好像在放慢,或者说……他的意识疯狂加速了。

那感觉和最初挥出幻梦之刃雏形的一刀时很像,但却更加深入,仿佛那时只是在湖面之上轻轻用脚尖沾湿,此刻……浑身都浸入了那湖面之下。

身体、意识好像完全融入了那湖水之中,自由自在,好像……什么都能做到。

那么,没有理由停不下来。

而后,他仿佛理所当然般停下了步伐。

此时,冰霜剑圣终于摆脱了莱特的刀意,她仿佛陷入宿醉的头痛般微微抬头,那眸中恰好映照出了少年的身影,随后……所有的迷蒙困顿全部消去。

在她的眼中,少年好像在空无一物的虚空中找到了支点一般,双脚推开气浪,止住了退势——

这不可能!

那是刹那之间闪过冰霜剑圣心中的惊愕之情,其程度之深甚至连刚才深切至极的悲哀情绪都能够被暂时忘却。

那本是独属于圣贤的无上权威,仅凭个人的意志达成的人类从古至今的梦想……脚踏虚空,除却圣贤之外无人可能实现的能力,而这一权能却被眼前的少年实现了!?难道,他在这短短的瞬间就迈入了和自身同样的领域!?

莱特自然不是圣贤,这一刻,他仅仅是回忆着曾经目睹过的画面便呼吸般自然地做到了。他的全心全意都已完全投入战斗之中,甚至并未意识到自己自然而然地做到了这堪称幻想般的能力。他止住了身形,目光看向前方——那里已经没有了非人可敌的剑圣,仅仅只有一个失去了所有防备的普通的敌人。

他不可能犹豫,在这战斗和厮杀中的一切都已成为了他的本能,他以虚空为踏板,一个蹬跃——仿佛看到毫无防备猎物的猛虎,仿佛疾驰而来的雷电,仿佛永不回头的箭矢!

和重要之人离别的伤痛、目睹人间炼狱的心揪、无法血刃仇人的抑郁和愤怒、目睹英雄末路的悲恸……在他完全解放刀意时,所有的压抑好像都被抛之脑后。

这一刻,他仿佛获得了真正的自由。

哗啦。就像银镜被击碎,虚伪的世界炸开,在那镜子之后终于见到真实。

长刀化作月弧,击碎了剑圣意志凝聚的冰霜之剑。

这一刀击碎了剑圣的武器,也击碎了她的所有斗志,空气大地间的冰之意志随之粉碎,漫天冰晶肆意飞舞。这一刀,同时也让她看到了莱特初入这世界所看到的画面,感受了第一次见到真正的光明时莱特心中那难以言明的感动。

当她再次醒转时,那夺命的刀刃却仿佛微风般轻轻地拂过了她的额头,仿佛长辈溺爱的抚摸。

这最后一次,她看到了她自己,过往人生的一切有如幻灯片般倒回。

七八岁的女孩正在北地的雪地上打滚,即便小脸冻得通红,鼻涕到处乱流,可脸上还是充斥着天真无暇的童真笑意。女孩看到了从远处走来的高大汉子,嬉笑着从雪地上站了起来,欢叫着冲了过去,扑入了大汉的怀抱中。

她被大汉大笑着抱在了肩头,随着大汉的一个转身,她看到温婉笑着的美丽少妇抚摸着鼓胀的肚子,缓缓向他们招手。

她终于想起了那些本不该遗忘的回忆。父亲,母亲,妹妹,好友……为什么直到现在为止,她全都忘记了呢?

此刻,那些被遗忘的记忆的碎片终于全部回到了她的脑海中。七零八碎的人生终于再次拼接在一起,变得完整。

泪水打湿了她的眼眶,即便脸上已经做不出表情,可她的悲伤和感动还是一览无余。

她已经无法做出回击。那融合了这个世界最深切悲哀的刀法彻底击败了她。

而那个高鸣赞歌的男人也在太阳完全升起的第一缕晨光中化作了清风离开了这个世界。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位面到访者》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