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只愿余生疯爱你》

  • 作者:大胸少女
  • 主角:赵枫然,江米
  • 推荐:268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7-20 11:24:15

《只愿余生疯爱你》 内容简介

火爆辣文《只愿余生疯爱你》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大胸少女,主要角色赵枫然,江米,是一本短篇类型的网文,精彩章节节选:望着望着,眼泪夺眶而出,然后视线越来越模糊,我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够到木凳上的花瓶摔在他背上。赵枫然吃疼地松开我,我咳嗽着缩到一旁,努力说道:“就算你现在杀了我,江雪儿也不能死而复生。”赵枫然目光嗜血,我

《只愿余生疯爱你》 章节试读

望着望着,眼泪夺眶而出,然后视线越来越模糊,我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够到木凳上的花瓶摔在他背上。

赵枫然吃疼地松开我,我咳嗽着缩到一旁,努力说道:“就算你现在杀了我,江雪儿也不能死而复生。”

赵枫然目光嗜血,我的心里一阵刺痛:“更何况,江雪儿不一定真的死了。”

赵枫然冷笑:“林若,你又想耍什么把戏?”

我眸色沉了沉:“我也不知道。我也想弄清楚真相。”

赵枫然踉跄地站起身,死亡的气息铺盖而来,我咽口水,挣扎地为自己赢最后一丝生机:“给我一天时间,给我一次机会。”

赵枫然定定地盯着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转身离开,冷冷地丢给我一个沉默的应允。

随着门啪地一声关上,偌大的没有开灯的别墅里,我整个人瘫躺在地,虚脱地全身颤抖。

明天就是和杜飞约定行动的时间,我必须尽快找到杜飞才行。

而我终于接到了杜飞的电话,在凌晨。

杜飞的声音有逃亡后的暗哑和惊恐:“喂。”

“江雪儿死了,死在了巴黎。”我冷冷垂眸,“你还打来做什么。”

那边停顿片刻,暗哑的声音透出毒辣:“林若,你什么意思,你是想说今晚你不打算带我去赵枫然的公司了是吗。”

“对。”说着,我利索地挂掉电话。

我翻到芙蓉发来的短信,上边是她打听到杜飞现在落脚的地址,我回复:芙蓉,帮我做件事,把杜飞的落脚地址透露出去。

三千万的粉钻,杜飞怎么肯罢手?

我给了他贪婪的方向,又亲自拒绝,再把他最后一丝生机都给堵死,那么狗急跳墙的杜飞一定会来找我。

他来找我,我就可以知道江雪儿死亡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

没错,就在刚才,我再次改变了主意——

与其直接告诉赵枫然,他的粉钻有危险,还不如我直接替他挡住危险。

我直接去赵枫然的公司。

不过这次我没上去,而是安静地在门口等。

瑟瑟秋风吹乱了我的长发,我不断地拨弄,惹得巡逻的保安不由地多看我几眼。

我侧过身去,就这样看到不远处赵枫然的车从远处开来。

赵枫然不在公司?

车停下,下来的人不是赵枫然,是那个小女孩。

人比照片上更漂亮,少女模样分明,长长的头发下明亮的眼眸此刻红肿,布满血丝的疲惫,但依然挡不住她出众的气质。

我看到刚才瞅我的保安殷勤地跑过去,冲女孩又是鞠躬又是引导。

女孩跟着保安,像公主进宫殿一样,踩上阶梯从我身边越过去。

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江雪儿的错觉。

她应该是来找赵枫然的。

昨晚赵枫然没有去她那里安慰江雪儿的事情,她等不及了。

我勾唇,跟她进去。

我唤:“江米儿。”

女孩停住,缓缓转身。

其实这个名字我并不确定,我只是听赵枫然睡梦里呢喃过,是四声里的第几声都不是很肯定。

女孩疑惑的眼神慢慢聚光,我知道,她也认出了我。

我上前,伸手试图拍她的肩:“你姐姐的事,我和枫然都知道了,你别太难过了。”

江米儿很凶地打掉我的手,瞪眼:“昨晚,大叔和你在一起。”

我听到她唤赵枫然大叔,悻悻一笑:“恩。”

江米儿咬唇,涨红了脸,她很生气,我乘胜追击:“如果你是因为枫然昨晚没有去陪你要上去质问的话,那我向你道歉。”

江米儿指着我,一字一句地发狠说道:“我和大叔的事用不着你管!”

见她就要转身,我抓过她的手:“米儿,枫然昨晚一夜没睡,今天又赶来公司办公,他压力很大了,你能不能……”

我的劝阻顺理成章惹恼了江米儿,她一把把我推到地上,我听到电梯叮咚打开的声音。

我踉跄坐地,脖子上的丝巾突然松开了。

就这样江米儿看到了我脖子上还没有褪去的掐痕。

赵枫然冷面走过来,江米儿笑着挽过赵枫然的手臂,得意地望着我:“林小姐,你脖子是怎么回事啊?”

我望向赵枫然。

赵枫然淡淡开口:“我打的。”

我感觉自己被扇了一耳光。

江米儿越发猖狂地笑:“大叔你昨晚如果没过来陪我是为了料理她,那我就勉强原谅你了。”

赵枫然盯着我:“你过来做什么。”

我张了张嘴:“我是过来……给你送药的。昨晚你把药落在我那儿了。”

赵枫然皱眉,就像没听到我在说什么似的,转身轻抚江米儿的头。

江米儿怔怔地看着赵枫然,昨晚哭红的眼睛又盈盈湿润了。赵枫然叹了口气,只是低声说道:“为什么不等我回去。”

“大叔,你从来没有对我失约过。昨晚,你扔我一个人在家里,我……”江米儿强忍抽泣,模样越发让人觉得怜爱。

我抓过赵枫然的袖子,急忙说:“是我不好,昨晚……”

“你给我闭嘴!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这个坏女人,大叔才会连我姐姐的死都忘,啊……”一记巴掌猝不及然地落在我脸上,我再次跌在地上,手里的药瓶掉在地上滚了一段距离。

赵枫然俊冷的脸微微皱眉:“够了,这里是公司。影响不好。你别给我坐在地上自扮可怜了。”

我从地上爬起来,赵枫然则牵着江米儿的手越过我,往外走。

我看到赵枫然的脚踩在药瓶上,就这么过去。

江米儿坐着赵枫然的车来公司,又有司机开车,司机一定通知了赵枫然,所以江米儿故意让赵枫然看到她和我发生争执的画面,又有何难?

她是故意的,故意测验我在赵枫然那里到底占了多大的分量。

江米儿受尽了宠爱,而江米儿的宠爱来自赵枫然对江雪儿的在乎。现在江雪儿死了,江米儿只有两个可能:

要么是一辈子受赵枫然的照顾;

要么失去被宠爱的源头,而被赵枫然冷落。

其实江米儿的骄傲过了头了,如果不是江雪儿的死,赵枫然不至于对我这么厌恶。

我告诉自己,不能就这么轻易认输。

有杜飞的贪欲在,我还没有走到尽头。

女人的漂亮是改变生活的敲门砖,而并肩赵枫然这样的男人,我还需要聪明。

我从赵枫然公司里出来,忽然接到了一条短信,是医院发来的结账通知。

我感觉有些不对,赶去医院。

等我乘电梯到12楼的病房,推开我爸的房门,居然看到床是空的。

我愣了三秒,转身出去找护士。

护士比我还懵:“不是你男友接你父亲出院了吗?”

“……”是杜飞!

我竟千算万算,忘了算杜飞的卑鄙是无下限的!

我算漏了我爸这里!

我冲下楼去,站在风里,掏出手机打给赵枫然:“赵枫然,我爸,我爸被杜飞带走了,我该怎么办?!我求求你,就算再怎么讨厌我,能不能帮我这一次?”

我知道这个时候我不该找他,可这种时候我能找的人也竟只有他!

赵枫然毫不犹豫地,挂了我的电话。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