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身后有鬼:阴夫别过来》

  • 作者:江韵琴音
  • 主角:卢灿,小璇
  • 推荐:146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7-20 20:05:27

《身后有鬼:阴夫别过来》 内容简介

《身后有鬼:阴夫别过来》是江韵琴音执笔的一本悬疑灵异佳作,剧情令人拍案,文笔无懈可击,值得加入书单。《身后有鬼:阴夫别过来》精彩片段预览 我被她这一看,感到后背发凉,但还是忍不住慢慢地回头,想看看身后到底有什么。“他说,他在床上等着我,不!见!不!散!”卢灿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我一个激灵僵在了那里,接着她猛地抱住了我。“小璇,我怕啊,这些

《身后有鬼:阴夫别过来》 章节试读

我被她这一看,感到后背发凉,但还是忍不住慢慢地回头,想看看身后到底有什么。

“他说,他在床上等着我,不!见!不!散!”

卢灿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我一个激灵僵在了那里,接着她猛地抱住了我。

“小璇,我怕啊,这些脏东西已经很多年没有近我的身了,如今它们又来了,又来了,我躲不掉的,这是我的宿命啊!”

我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拉着卢灿在床边坐下,紧紧握着她的手,希望能给她一丝温暖和安全感。

“别急,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会在你身边的,你别怕。”

卢灿眼珠转了一下,使劲咽了咽口水,这才缓缓开口了,“大概是一个星期前吧,我在学校的东湖附近捡到一个锦囊,拆开一看里面装着几根头发,还有一张泛黄的纸条,上面写了一串数字。我感觉没趣,就随手扔了,结果当天夜里就听到有人在耳边呼唤我,一声声地,叫得特别凄楚。

我不住声答应,但那声音还是不停叫,我有点恼火了,想跳起来开灯看看是怎么回事。但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就像是被魔怔了一样,一股绝望的感觉随之袭上心头。我开始嘤嘤哭了起来,那声音一下顿住了,变成了得意的笑,说还会来找我的。

直到天亮了我才迷迷糊糊醒来,昨晚的一切就像刻画在脑海中了,无比清晰,但我还是分不清究竟是现实还是梦?

不过就在整理床铺的时候,我却在枕头底下看到了那个锦囊,被我丢掉的东西居然跟着我回来了,还和我同床共枕了一夜。我当即吓得尖叫起来,把锦囊和着床单全扔出去了,结果第二天早上又……”

卢灿一下顿住了,眼神里流露出深深的恐惧,她咽下的话不说我也知道,锦囊是丢不掉的,就像恶魔一样如影随形。

“后来,我试过所有的方法,丢弃,火烧,可是不管怎么折腾,那鬼锦囊第二天一早还是会出现在我枕头下面,我快要被折磨得疯掉了。”

卢灿说着猛地抱着脑袋,似乎是想向床板上撞,我连忙抓住了她。

“你冷静点,先听我说!锦囊倒让我想到了一个典故,据说横死的人,要是尚未婚配的,家里人会张罗为其配一门亲事,俗称冥婚。但有些死人却是没有家人管的,这种情况下,于是衍生出撞冥婚。也就是把生辰八字和毛发装在一个锦囊里,随意丢弃,等待有缘人拾起。这样锦囊就能随之一起回家,半夜呼唤其名字,若是得到应允了,视之答应了这场婚配。于是魂魄就能附身在锦囊上,夜夜追随,丢不掉撵不走。”

我的话音刚落,卢灿哇一声哭了出声,“完了,完了,我着道了!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鬼使神差捡起那个锦囊的,平时我没有那么大的好奇心啊。但我被苦苦纠缠了几天后,发现了一个规律,锦囊出现的地方只能是那张床的枕头下,于是我想到了不回去睡,它不就拿我没辙吗?”

我苦笑了一下,这想法也忒天真了吧,要是逃避有用的话,世间就没那么多烦恼了。

“结果,事实证明是没有用的,它被压在枕头下,实际是慢慢吸收你的气味的一个过程。当它能准确无误地判断出你时,就能随时冲破寝室的地界,出现在你的面前。”

卢灿突然一把抓住我手,叫我一定要救她,她不想做鬼新娘啊。

我惊讶于她的笃定,为什么会认为我有这个能力?我家做冰棺生意,没有一个人知道,而我的阴阳眼更是藏匿得极深,外表看来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啊。

接着卢灿从脖子上取下一个玉坠,递到我面前,我看了看黑乎乎的,实在看不出雕刻的是啥玩意。

“小璇,你记得我跟你说过,我的八字和精神力特别低吗?这种体质是最容易招鬼上身的,幸好后来得一高人给了我这个玉坠,自此后灵力大大提升,几乎没有脏东西能近身了。”

“啊,就是这玩意啊?看来还是你的护身符呢。”

“是啊,可惜这护身符是有时间限制的,一个月前就整整十年了,所以也失去了保护我的力量。”

“喔,怪不得你会被脏东西趁虚而入呢,那现在怎么办?”

“跟定你,你做我的新护身符!”

闻听此言,我笑了,说我何德何能担得起这个大任啊?卢灿说你能,只要你愿意!我知道你的八字大,阴气极重,我婶第一天送我上学时,就注意到了你,叫我多和你亲近,你能护我周全。

我心里一咯噔,怪不得卢灿对我这么好呢,原来是有所图啊。

卢灿大概是猜到了我的想法,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我承认,最开始接近你是有所图的,但后来了解深入以后我是真的想交你这个朋友。不是说坦白从宽,从轻发落吗?你就不要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

我本想铿锵有力地吼一嗓子,但却没有控制住笑意,卢灿一愣后,扑了上来狂亲我,瞬间画风急转,成了我求饶了。

“好了,闹够了吧,还是说正事吧。它好久来?”

“月圆之日,在床上和我不见不散!这是昨天它在墙上和我说的,但我看不清它的容貌,笼罩在一层白雾里,声音听上去倒挺年轻的。”

月圆之日?据说那是魂魄阴气最盛之时,世间万物皆可吸收月圆时的光芒,锦囊的主人应该会在那天现出真身吧。

不过,秦斌那事好像也得在月圆之日进行,本姑娘哪有分身之术啊?这可怎么办呢?

这时卢灿突然抓住了我,“小璇,它已经渗入到我的血肉之中了,你不帮我我死定了!”

下一秒,她撩起了衣服,露出了后背,我定睛一看,吓得差点跌坐在地上,怎么会这样呢?

我的眼睛越瞪越大,简直不敢相信亲眼所见的,卢灿转过脸朝我凄苦一笑,但随即她脸色大变!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