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狼妃出没,请轻宠》

  • 作者:清风雅宁
  • 主角:宁莹,云廷
  • 推荐:36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8-21 08:10:25

《狼妃出没,请轻宠》 内容简介

《狼妃出没,请轻宠》是清风雅宁笔下的一本古代言情新篇,内容丝丝入扣,文笔出神入化,书单必备。《狼妃出没,请轻宠》精彩内容 翟青莲也是,早就想走了,耐何她一直不肯放人,王爷又一直出声提醒,在这样的气氛下,说是如坐针毡也不为过。“王妃,天色已晚,青莲告退。”“啊?天色很晚了么?不如你今天就陪我睡吧,我还有好多话要同你说呢。”

《狼妃出没,请轻宠》 章节试读

翟青莲也是,早就想走了,耐何她一直不肯放人,王爷又一直出声提醒,在这样的气氛下,说是如坐针毡也不为过。

“王妃,天色已晚,青莲告退。”

“啊?天色很晚了么?不如你今天就陪我睡吧,我还有好多话要同你说呢。”

“咳,有什么话,明日再说也不迟。”

青莲如今终于顺利脱身,虽然她不明白王妃为何有些想躲开王爷,可她更不想让王爷厌烦。

“你真那么喜欢青莲姑娘,倒不如认作义妹,来日也好替她寻一门好亲事。”

“我觉得王爷您可以····”

“不可以,别想了,早些安寝。”他不明白,哪一个女人不想多得一些丈夫的恩宠,唯有她,总想着将自己的丈夫往外推。

“啊呀,我想起来了,今天赌盘开了,我还没数赢了多少呢。”

云廷伸手将那个往外逃的人捞回来,搂进怀里,“明日再数,为夫打了一天的猎,很累很累。”

那吻,在脖颈,让她忍不住向后缩,可后面就是他的身体,他的呼吸越来越重,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动来动去。

“王爷,云廷,你不是说等到回去吗。”

云廷将人翻转过来,眼睛里充满了危险,“莹儿,给我。”

说罢,贴在她的脖颈亲吻起来,扶在腰上的手搂的更紧。

即使将全身韧性全拿出来,用力的向后仰着,也始终躲不开他,反而让他兴致大增。

“小莹,莹儿,你的腰好软。”

她知道,今夜她在劫难逃了,因为他好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事物,让她一直往后仰着,而她只能伸手扯着他的衣领,让自己不至于倒下去。

“云廷,我这样好累。”

“我的手不是托着你呢,怕什么。”

口中说着让她不要怕的话,心中却想让她怕的不行,永远不要放开自己才好。

“莹儿,莹儿···”

“嗯。”

这两个字,不知道叫了多少次,数都数不过来了,每一都是对着虚无的空气,这一次,终于不再是没有回应的空气了,她是那样软,那样可爱,惹人心疼。

冥冥中,她好像听到这个声音不停的在耳边回转,久久不曾停下。

事后,她问,“为什么。”

云廷将她搂进怀里,伸手将她的头按在胸口,“因为心情好啊。”

宁莹抬头,“为什么心情好。”

“你太笨了,想不通的,赶快睡了,难不成你还想?”

“不,不,不想了。”

宁莹一头扎进他的怀里,闭上眼睛,他的体力太好,实难再承受一次。

“宁莹,以后不要再怕我了,我不会吃了你,更不会伤你。”

“嗯。”

已经被他吃了,她还能说什么。

第二日一早,宁莹忽然想起,自己没带避子茶,他明明说过狩猎以后实在没有想到他会突然任性而为。

“只是一次,应该没事。”她侥幸的想着,看到桌上那一包昨日赌来的银子,穿上鞋子就开始数起来。

云廷一进门便看到这样一副景象,唇角泛起笑意,“怎么不穿衣服,为了这点银子冻伤了你,看我怎么惩罚你。”

“唔”他怎么又捏脸,以前没发现他有这毛病啊。

“云廷?你来,这里五千两是给你的,这五千两是柔姐姐,呃,三嫂,输给我的,还有那里,是一共是八千三百两。”

“呃,昨日我忘了问你,为何不赌我得第一名?信不过我吗?”

“怎么会,第一名人人都想要,但是第一名也很危险,像我们刚经历过那些事,就更不能去想第一名的事了,至于第二名,虽然价高,但太普通了,这第三名嘛,不上不下,刚刚好。”

“果然最懂我者,宁莹也。”

呵,真是好大一个夸赞,这可是他自己亲口说的呢,第一名太出风头,第二名东西不值得,倒是第三名可以一试。

“今日不去了吗?”

“还早,穿好衣服,去看看为夫给你赢回来的水镜。”

宁莹欢喜的去拿衣服,猛然被他最后一句话给惊了一下,‘给你’?难道说他前世?不对,前世关系那么差,一定不是的。

两人站在镜前,这镜子竟然连她的眼睫毛有几根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这太神奇了,竟然还有这样的东西,果真是水镜。”

“这是从西域进贡而来,只有几面,其余的在皇宫各处。”

宁莹伸手放在水镜上,冰冰凉凉,果然与铜镜很不同。

看着镜中的男子笑看着自己,她的心忽然软了一下,对于日后逃出王府的计划有了些微动摇,若是好好的与他过下去,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当这个念头刚一出现,眼前忽然出现他变了态度时的样子。

“啊”

只见她忽然尖叫一声,猛的推开镜子捂着头缩在地上,浑身颤抖,喃喃的说着什么。

云廷皱了一下眉,正欲伸手碰她,她却迅速向后退去,像是被什么吓到了一样。

“小莹,你怎么了,你看到什么了?”

一声小莹将她从前世的噩梦中唤回来,眼前这个人,不是前世的他,只要自己安分守已,他不会再那样惩罚自己的。

“我,我没看到什么,我们快走吧,时间快到了。”

他不知道她为什么忽然变了脸色,她的过去看来并非像那陆南城打听到的那样,原以为她只有在晚上才会这样,原来白天也会,这一切,最知情的,莫过于小叶了,看来,有必要问一问了。

自此以后,刚见了主人的水镜,无情的被打入了冷宫,不知何时才会被放出来。

宁莹跟在他的身后,心中仍然对他大动肝火的样子心有余悸,不知道今天为何会突然想起这些事,不过,她觉得这一定是上天的指示,在告诉自己,就算他现在变得再怎么好,最后也还是会变成那个暴躁异常的人,以后再不能那样任他予取予求了。

两人到时,人差不多都到齐了,宁莹感受着来自宁柔和贵妃旁边的曲鹂心的视线,心里有一阵的紧张,随即放松下来。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