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随身空间在六零年代》

  • 作者:酷美人
  • 主角:苏素,唐宝
  • 推荐:979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0-06 20:01:00

《随身空间在六零年代》 内容简介

本回给网友们呈上酷美人最新写的现代言情故事《随身空间在六零年代》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苏素,唐宝两位主人翁最终会发生怎样的伏笔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第二天一大早,唐明远就被大队上生病的人家喊去了,苏素和唐宝坐着大队的顺风车(骡车)去镇上了。大队长亲自赶车,他这是去镇上的公社开会,同去的还有四个小队长和几个妇女,一路上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等到骡车来

《随身空间在六零年代》 章节试读

第二天一大早,唐明远就被大队上生病的人家喊去了,苏素和唐宝坐着大队的顺风车(骡车)去镇上了。

大队长亲自赶车,他这是去镇上的公社开会,同去的还有四个小队长和几个妇女,一路上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等到骡车来到镇上,因为听到有夫妻走太近被批评教育,大家都板着脸不说话了,生怕被按个什么思想不对。

苏素借着来医院通融药品的借口,大队长就把骡车停在医院的不远处,看着她们母女肃然道:“苏素同志,我们要十一点钟左右回去,等下你们去公社的门口等行吗?”

在村子里的时候,还能喊嫂子,妹子什么的,可是到了镇上,你要是这样喊,说不准就有红袖章说你是流氓,或者是思想落后。

苏素赶紧应了一声,见骡车走了,才拉着女儿往另一边走:“妈带你去吃好吃的。”

街道上人不少,铺子里包子馒头什么的各种天然新鲜的粮食香味儿顺风飘出,让人的肚子更饿了。

苏素对镇上很熟悉,很快找到一家小店,里面的人也不多,毕竟这价格太贵了。

苏素要了两碗小馄饨,一碗馄饨二角五分钱,上面除了碧绿的葱花还有点香喷喷的猪油渣,香的能让人把舌头都吞掉。

唐宝虽然吃的慢了点,可是反而显得格外斯文好看,而不是像别人那么狼吞虎咽。

在她的记忆里,自己为了预防高血压,胆固醇什么的,别说猪油了,连肥肉都不乐意吃,宁愿吃牛肉和鱼虾之类的。

现在想想,真是好羡慕那样美好的日子啊……

母女俩吃了馄饨,拿着快要过期的票,去附近的副食品商店凭票买了一包芝麻棍麦芽糖和一斤半硬糖,花了糖票和五角钱,就慢慢的往曾经的苏家大宅走,就看看以前柴房里现在有没有人住着。

她们今儿也怕惹人注意,穿了干净却缝补过的衣裤。

苏家以前的是两进的四合院,在苏素二十岁的时候就被迫离开,现在早就变成了大杂院。

这个时候,有工作的人都去上班了,留在家的大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从副食品商店或者菜站买来了萝卜,土豆,野菜,粮食什么的,都拿回家去准备午饭。

也有人用炫耀的口气大大咧咧的说话:“今儿副食品商店的猪肉八毛一斤,我是大半夜就起来去排队的,就是我家孙子想吃肉。”

“我家的肉票已经用完了,只能去那边碰碰运气了……”

苏素重回自己曾经的家,心里五味陈杂,带着女儿避开人多的路,来到后面堆得乱七八糟的偏僻小路,偶尔遇到两个人,看见她们母女穿的干净整齐,从容不迫的慢慢走动,还以为是谁家的亲戚,反而给了个笑脸。

唐宝走着走着,就察觉自己的腿脚又利索了,低声的和苏素说了声,两人加快了脚步。

苏家以前的柴房也有两间,位置肯定是比较偏僻的,她们母女来到青砖柴房前,看见左边大点的一间是用铜锁锁住了,右边又矮又小的一间的门虚掩着,门口有个瘦弱的男孩,穿着单薄宽大的绿衣黑裤,蹲在几块石头架着的小锅里煮什么,一股浓郁的药味。

“小同志你好,”唐宝现在恢复了,自然是想趁着说话利索的时候多说点什么,上前对那面黄肌瘦却一脸警惕的看着自己的小男孩,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我和我妈来找吴仁(无此人)同志,请问他是住在这里的吗?”

“没有这个人,你们找错地方了,”男孩站起来,只有一米六左右,虽然面黄肌瘦,越发显得他的眼睛明亮,却带着阴霾。

楼毅已经很久没有看见有人对自己露出美好的笑容了,看她白皙柔嫩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杏眼黑白分明,清澈得几乎泛着蓝光,让他都不好意思再看。

唐宝本来就是胡诌的,闻言有点失望的咬了咬唇,不好意思的低声道:“多谢小同志,可以给我们一碗茶吗?我妈很渴了。”

“哦,你们等一下。”房间里面乱糟糟的,楼毅不好意思让她们进去,再者他觉得自己是男人了,和女人在一起,要是被说不注意社会风气就不好了。

苏素看见他进去了,低声问:“看来是不方便让我们进去啊?下回让你爸来。”

她们都以为房间里还有别的男人,这就是唐明远不一起来,不方便的地方。

“我就觉得这里有什么东西很吸引我,”唐宝眼带狡黠的看着她低声道:“他在熬药,家里肯定有病人,妈,看您的了。”

苏素故作不满的瞪了女儿一眼,心里却很想女儿好起来。

杨毅很快端着一个竹节出来递给苏素,苏素双手接过,温声道:“多谢小同志。”

自己家的粗瓷大碗都是豁口的,他无奈之下才把竹节洗了装茶,可是见她双手接茶认真道谢,倒是让他有点手足无措:“不,不客气,这开水是干净的,我熬药之前才烧的。”

苏素见他用锅熬药,有点无语,这样以后用锅煮吃的也是一股药味,不过也说明他家里只有这一口锅。

她小口小口的喝了两口,就把茶递给唐宝,自己看着他柔声道:“小同志,我看你这里面是有折耳根和马齿苋,是不是有人发烧了?这要是严重的话,你最好再加点紫苏和夏枯草。”

杨毅听到这话,眼神瞬间一亮,动了动嘴,却又有点犹豫的没有开口。

唐宝喝了口茶,看着他恳切的道:“我家以前是开医馆的,现在我妈也是大夫,生病了最好是对症下药,免得耽搁了。”

“我……”杨毅不安的看着她们,不好意思的红了脸:“我现在没钱。”

又怕她们离开,赶紧道:“我叫杨毅,等我以后有钱肯定会给你们送去。”

他觉得她能说的这么清楚,应该是真的有点本事的吧?再者自己也是没法子了,怕弟弟高烧不退,人就傻了。

苏素也没拒绝,跟着他进去。

几块青砖架着木板床,木板床上没铺好的床单下,露出了稻草,蓝色的粗布被子已经洗的发白,看着也有点单薄。

床上躺了个同样是面黄肌瘦的小男孩,闭着眼睛,脸上潮红一片,看着实在是不大好。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