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灵气由我造》

  • 作者:黄娃黄蛙
  • 主角:高菁,青青
  • 推荐:197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0-07 20:02:19

《灵气由我造》 内容简介

此次给读者们介绍黄娃黄蛙最新力作的玄幻作品《灵气由我造》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高菁,青青两位主线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伏笔呢,让我们一起往下看吧!多谢书友“造化大道”打赏500币!揖谢!===============黄真从高菁的嘴形中看出“厚礼”两个字,顿时来了兴趣,他很想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厚礼”。徐青青听到“买单”两个字,精神猛然一振,仿佛

《灵气由我造》 章节试读

多谢书友“造化大道”打赏500币!

揖谢!

===============

黄真从高菁的嘴形中看出“厚礼”两个字,顿时来了兴趣,他很想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厚礼”。

徐青青听到“买单”两个字,精神猛然一振,仿佛尾巴被踩住的一只猫,立刻开启战斗模式,就想讨价还价。

她苦着一张脸,仿佛天底下最贫困的可怜人,装出恳切的样子哀求:“万水千山总是情,少付一点行不行?”

这里的万水千山,带有三种含义。

其一,从燕京城到驻坝县,那真是万水千山的路程。

其二,高徐二人交往过程中的点点滴滴和深厚情谊,那也是万水千山的情意。

其三,纹身师刚才说过“朋友,老师,学生,责无旁贷,乐意效劳”,那还是万水千山的情义。

高菁当然知道闺蜜的隐喻,也知道徐青青又大方又吝啬的品性,笑道:“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何况你这个小富婆一点也不缺钱?”

“呜呜呜……给少了,不好意思;给多了,心里疼呀!这年头,赚点零花钱不容易呀!”

高菁不接话茬,看着闺蜜声情并茂的表演。

心中暗道:谁信谁王八蛋!

无论如何也要给纹身师送上一份厚礼,否则本姑娘的脸面往哪里搁?

徐青青倾情演出,却没有观众捧场,不禁哀怨地横了闺蜜一眼,这才转向正主:“黄真同学,请把你的账号写出来,我汇点小钱钱给你花销!”

黄真拧开笔帽,写下一串数字,撕下纸条递给客户:“随便付点小钱够我买朱砂就行了!”

哈哈……

小男孩初出茅庐,阅历不足,果然上当了!

徐青青的心中乐开了花,觉得刚才的表演已经值回了票价。

高菁一听黄真这么说,简直不可理喻,暗中捏紧粉拳,就想冲上前去,啪啪啪抽上几巴掌。

甚至还想放大招,直接来一个掌中舞,飞到黄真头上,狠狠踩上几十脚!

正想动手时,又觉得淑女动口不动手,脚步一滞,叽里呱啦,连珠炮轰。

“哦?够买朱砂就行了?那为什么收我那么多那么高的纹身费?”

“什么壁虎磨成粉末多么多么困难,花费多少多少时间,什么材料费、模具费、人工费、误工费、场地费、折旧费……”

“简直巧立名目,胡乱摊派,欺人太甚!”

“黄真同学,别以为我看不透你心中的小九九,你肯定想讨好青青!”

“只不过,我劝你认清形势,那边是讨好,这边是得罪!”

“如果还想让我继续辅导功课,那是做梦!”

俗话说,女生外向。

高菁差点变成“泼妇”的模样,不就是女生外向的明证吗?

所幸黄真十分聪明,只在惊诧的霎那间,就明白了高菁的本义。

明明没收一分钱,偏偏高菁胡说八道,分明是胳膊肘往里拐,全力帮自己!

什么最要好的朋友,什么最亲密的闺蜜,哪里有老公重要?嘿嘿……

“高老师,我错了!做人不应该厚此薄彼,应该一碗水端平!我决定全权委托高老师帮忙收费,谢谢!”

孺子可教也!

不愧是自己看中的小甜心小真真!

高菁芳心可可,在心中连续点了99个赞,还剩下一个不点,不是她舍不得点满,而是担心小真真骄傲自满。

脸上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高菁变成地主婆,替地主先收账:“青青快买单,别磨蹭!”

呜呼!

师徒俩联合作战,亲如一家,而自己孤身奋战,双拳难敌四手,看来逃不过破财的劫难啦!

咦?

亲如一家!

真是没想到呀没想到,菁菁居然老牛吃嫩草!

嘿嘿……

你破坏了当年的约定,本姑娘宣布你完蛋了!

仿佛发现新大陆,徐青青满血复活,全身充满了力量。

正想付诸行动,又觉得“孤证”难以成立,决定先买单再观察,然后绝地反击,一举收回失地。

“菁菁,一千块够不够?”

“哼!”

“呃,嫌少呀!那就两千块好了!”

高菁嗤之以鼻,不屑一顾:“两千块是想打发叫花子吗?”

“呃,还是嫌少!那一万块总该够了吧?”徐青青再次加码,觉得自己很大方。

高菁一撇嘴,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俗话说,好东西要和好朋友。所以我才把守宫砂介绍给你,而守宫砂也是物有所值,就连你身上多年缠身的痛经也在转瞬之间消失了,你觉得一万块能体现价值?”

黄真听到这里,觉得很好玩,当即献上一记助攻:“高老师说得很有道理,我心中只有钦佩和景仰!”

景仰?

不说仰慕,也不说爱慕,偏偏说景仰!

哼!欺负本姑娘有眼无珠吗?

徐青青心中狐疑不定,脸上不动声色,问道:“黄真同学,你觉得多少纹身费才合适?”

黄真不知是计,自顾自回答:“十万怎么样!”

这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说明黄真很自信,觉得守宫砂就应该值这个价。

听在徐青青的耳里,却是割肉的感觉,心疼地还价:“五万行不行?”

黄真终于理解“唯小人与女子难养”的深意,决定维护守宫砂的尊严,当即向高菁示意:“高老师,麻烦你过来一下,让客户冷静几分钟,免得不知好歹!”

一说完,就离开桌子,与徐青青距离三米多,而高菁也笑眯眯地离开闺蜜,与黄真并肩而站。

这是几个意思?

当然是隔绝灵气之源。

虽然做不到彻底隔绝,但空气中无比稀薄的灵气,以徐青青的浅薄层次,肯定感应不到;以聚灵阵的微薄效果,肯定聚不到远处的灵气。

只在转眼间,徐青青就觉得足踝处的温和气息消失不见,好像“梅花阵”停止了运转。

尽管徐青青不知道灵气的真相,但也不是傻子,瞬间明白这里面有鬼,而且完全可以确定,自己的闺蜜有问题,师生俩的关系也有问题。

要知道,作为一名记者,尤其是独当一面的记者,察言观色乃是最基本的技能,也是最重要的技能。

技能不满级,不足以胜任。

就算高菁说得舌灿莲花,就算黄真说得在情在理,也很难逃过徐青青的火眼金睛。

徐青青决定快刀斩乱麻,先把纹身师安抚住,然后“反攻”闺蜜。

她拿出手机,一阵拨弄,笑道:“纹身费来了,请黄真同学笑纳,千万别嫌少喔!”

嘀!

账户到款,短信提示。

黄真打开一看,正好十万,不禁心花怒放,觉得炼气士的面子总算保住了。

高菁也很高兴,仿佛自己乃是劫富济贫的女侠,赞道:“青青威武!青青好大方!”

徐青青莫名一笑,急匆匆走向行李箱,打开拉链,拿出票据,又跑回来搂住高菁的肩膀,立刻吹响反攻的号角。

“菁菁你看,这是从燕京城飞到天汉郡的机票,我想找你报销行不行?”

“不行!”

“真的不行?”

“别说蒸的不行,换成煮的也不行!”

“你确定?”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徐青青灿烂一笑,仿佛得胜将军:“谁先谈恋爱,谁有权抢过来,对不对?”

高菁的呼吸蓦然一滞,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对!这正是当年的约定!”

“我觉得当年的约定太草率,甚至还有脑残的嫌疑,不如我们废了它?”

“这怎么行?”

“为什么不行?”

“那是情谊深厚、不分彼此的见证,怎么可以想废就废呢?难道你想分道扬镳?”高菁越说越心虚,但也只能这么说,否则就要露馅了。

徐青青拍着胸脯保证:“我当然不想分道扬镳,反而想和菁菁越来越亲密,最好亲成一家人!”

“不是一家人,胜似一家人,不就是我们之间最好的写照吗?”

“我觉得还不够,完全可以再进一步!”

“哦?具体怎么说?”

“具体就是报销机票呀!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徐青青伸出手来,把高菁的脸蛋扳过来,凝视着对方水灵灵的一双眼眸,一字一顿地总结和诉求,“既是一家人,又胜过一家人!”

高菁瞬间理解闺蜜的意图,顿时心慌意乱,讷讷地问:“你是说,娥皇女英?”

“宾果!我不和你抢,但我要!正所谓,娥皇女英,共侍一夫!这也是当年的约定,菁菁你想毁约吗?”

好你个徐青青,居然设套诓我,真是好深的套路呀!

不过也很客观,自己言犹在耳,信誓旦旦,难道为了独占而毁约?

估计不行呀!不然高徐两家相交多年的情谊恐怕要变卦,恐怕爷爷会亲手打断我的小腿!

唉!都怪小真太优秀,仿佛磁铁一样,不仅把自己深深迷住,还把青青也黏住,恐怕未来还有更多的竞争者!

与其独自和陌生的竟争者撕斗,不如让青青去冲锋陷阵,而自己则是挂帅指挥?

两个人的力量总比一个人强,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

高菁心中计定,决定不再避嫌。

她亲热地挽起黄真的左臂,把脑袋靠在黄真的肩膀上,仿佛小鸟依人,向闺蜜秀恩爱。

就问你服不服?

徐青青亲眼目睹,心浮气躁,但又目光火热,当即疾走几步,站在黄真右侧,以高菁作为榜样,化作另一只小鸟。

一左一右,左尊右卑。

高菁显然占住“正宫皇后”的位置,而徐青青也不得不服。

但是……

皇帝的意见呢?

黄真的两支胳膊分别占领两座峰峦的中央位置,仿佛两位斥侯兵分两路,在咽喉要地穿梭爬行,刺探军情,时不时收到敌方女兵主动送来的情报,那真是奇妙的感受。

一颗心脏由于紧张而怦怦乱跳,忐忑不安地询问:“你们这是几个意思?”

高菁猛然深呼吸,气鼓鼓地反问:“臭男人不都喜欢这样吗?”

“冤枉啊!我心中只有高老师一个人!”

“真的假的?难道你是臭男人的例外?”

“我的心脏很小很小,只能装下高老师!其他人容不下,也挤不进来!我保证没有得陇望蜀的小心思!”

听到醉人的情话,不管是真还是假,高菁都觉得很幸福,又想更幸福:“你问一下青青肯不肯退出来?”

“不管她肯不肯退出来,反正她挤不进来,因为我心太小,容不下!”

徐青青满面绯红,艳若桃花,低声应道:“我当然不会退出来,但也不需要挤进去!我只要以后的时间里也能像现在这样,依偎在你们身边就足够了!”

“……”

黄真哑口无言,他怀疑这是高菁的把戏——借助厚礼的名义,让闺蜜演一出戏,考验自己的心意。

高菁表示很冤枉,她听到黄徐二人的表态,就想争取独占的权利:“青青这是何苦呢?不如退出?”

“我又不是牛家庄的傻姑,除了这样还能怎样?如果离开你们,我还能吸到灵气,学到掌中舞吗?”

果然如此,青青已经猜到了灵气,也发现了小真的天大价值!

高菁一时无计,只好放弃独占的心思,叹道:“这份厚礼实在太厚,真是便宜小真了!”

徐青青莫名感慨:“菁菁你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而我却是千里迢迢自投罗网,这是作茧自缚呀!”

“不!你不是作茧自缚,小真才是作茧自缚!”

“明明左拥右抱,享尽齐人之福,怎么又把他说成作茧自缚?”

高菁一下子指出核心问题:“我们有守宫砂,就问他怕不怕,就问他敢不敢?”

黄真确实不敢,起码几年内不敢,否则就会破坏守宫砂。虽然不会造成伤害,但高菁也会失去收益。

除非不顾一切,一方面罔顾高菁现在和未来的切身利益,另一方面无视血脉上的巨大差异而带来的可能危害,否则就不敢突破最后一步。

以高菁的识人之明,她相信自己看中的小男生不是那种人。

万一黄真霸王硬上弓,高菁表示宁死不配合。

徐青青初来乍到,并不了解师生俩的细节,但也不需要了解,只要充分相信高菁的判断就足够了。

突然间,徐青青觉得目前的状况十分好玩。

如果小男孩由于守宫砂的顾忌而不敢侵犯,那不是可以随心所欲地玩?

不仅可以满足好奇心,也能体验奇奇怪怪的感受,而且还能保住自身的清白?

哈哈……

真是太有趣了!

作为一名熟透了的女子,徐青青对异性的身体和反应不可能不好奇。

怦然心动,莫名情动,付诸行动。

她放下矜持,不再顾忌,敞开心扉,主动索取。

她抓起小男孩的右手,协助它爬上山巅,逼着它安营扎寨,然后开山挖矿。

又侧着头,瞬间噙住小男孩的嘴唇,把丁香舌当作攻城槌,持续轰击城门。

这一幕把高菁看得目瞪口呆,马上展开“争宠”行动,把小男生搞得面红耳赤,坚硬如铁。

仿佛黄真肉变成了唐僧肉。

当局面快要爆炸的时候,黄真急忙挣脱开来,迅速跑离危险区,怒道:“我必须明确告诉你们,到今天为止,在十八年的过往中,我从来没有泄过!”

“不管是你们想像中的哪种方式,我从来没有泄过!因为我从小练气功,深刻明白元阳的重要性!”

“那是母胎残存的先天之气,极其稀薄,仅余一丝,弥足珍贵,至关紧要!”

“如果你们乱来,导致我把持不住,最终泄了元阳,那就是……生死大仇!”

黄真声嘶力竭,出离愤怒,吼出自己最大的忌讳。

这不是撒谎,而是事实,乃是经络图照见经脉的结果。

他怎么也想不到说好的厚礼,居然急转直下,变成“二凤戏龙”的争夺,差点水库崩溃,决堤泄洪。

对于炼气士来说,等同于断绝前程,仇恨不共戴天。

二凤惊慌失措,急忙认错:“对不起!是我错了!”竟然异口同声。

黄真怒气冲天,一点也不领情:“哼!”

高菁嘟起双唇,泪花隐现,委屈争辩:“俗话说,不知者不罪,我们哪知道什么元阳不元阳?”

黄真吐出长长的一口气,把语气缓和下来:“好吧,事出突然,谁也没想到,我就姑且原谅!”

“那以后怎么办?我不相信你忍得住不碰我!”

“就是嘛!菁菁长得祸国殃民,谁不想搂在怀里疼爱?你要是憋得住算我输你!”

“高老师国色天香,每一次见面都是全新的惊艳,我确实忍不住!”黄真据实而言,并无一丝遮瞒,又莫名一笑,非常霸道地宣布,“以后只许龙戏凤,不许凤戏龙,这是我立下的第一条家法!”

高菁不以为忤,反而松了一口气,问道:“难道一直这样?”

“不!只要我成功开辟丹田,就能把先天之气稳稳留住!到那时,就可以打通龙凤副本!”

“大概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开辟丹田?”

“时间长短受到‘财侣法地’的影响,我无法给出准确的时间……”

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徐青青打断:“要财还不简单?你想要多少我给你多少!”

“我有我的骄傲,我不喜欢吃软饭,我喜欢像张叔那样白手起家,充受其中的过程!”

“你练成了气功,确实有资格骄傲,赚钱也非常容易,但也没必要拒绝友情,否则就是令人恶心的矫情!”徐青青的意见很尖锐,似乎并不担心被怪罪。

说实话,徐青青很想依附,但又不想当花瓶,也有自己的底线和坚持。

如果一个人连听取意见的气度都没有,那么徐青青也不可能拜服。所以才说得那么高调,并且以此试探。

黄真最讨厌试探,不禁眉头轻皱,问道:“友情也分很多种,你想说哪种友情?”

“你拒绝我的钱,就是拒绝我的友情,但我刚才说的是财,而不是单单说钱!想必你也清楚,很多东西不是有钱就能买到!比如松茸,特别是极品松茸,你能拒绝吗?”

如果放在以前,黄真肯定不懂松茸,但在医院里吞下李德强买来的补品大餐之后,就开始浏览补品的相关知识,其中就有松茸。

它的价值不用多说,简单一句话就足以说明了。

想当年,锐鹰国在扶桑国扔下两颗原子弹,在核爆的最中心区域,唯一存活的物种,就是松茸。

松茸不是植物,而是真菌,乃是松树和栎树的根部伴生菌,状如蘑菇,形同男根。

它是珍稀名贵的天然药用菌,对环境的要求非常苛刻,只能生长在没有任何污染的原始森林中。

放眼全世界七大洲,只有“黄洲”适合生长,只有华夏、扶桑和高丽三个产地。

其中优质松茸的年产量不足1000吨,比冬虫夏草少了很多很多。

至于徐青青所言的“极品松茸”,是指长度超过十六厘米的特殊存在,年产量低于一吨。

那是“以形补形”的稀世珍宝,号称“神菌”,市面上根本买不到。

事实上,即便品级偏低的松茸也很少进入市场流通,市面上吹嘘的“松茸”实际上叫作“姬松茸”,全是舶来品,假货无疑。

偏偏徐青青把极品松茸当作“友情”的一种。

这种友情,谁能拒绝?

只有黄真知道,松茸才是真正的厚礼,价值肯定超过坑涧水!

如果再往深处想,徐青青的出身背景才是隐藏的厚礼,否则怎么可能弄到极品松茸?

黄真双眼一眯,伸出右手,郑重地说:“不管是鲜品松茸还是干品松茸,切下一小片就是友情!”

徐青青笑得很灿烂,伸手握住小男孩的右手:“一小片能顶什么事?匀你100克不是问题!”

高菁心中一动,问道:“小真是想亲自培植极品松茸?”

“老婆真聪明!一下子想到老公的打算……哎哟!痛死了!别掐啦!”黄真脚步一闪,急忙避开“老婆”的神掐手。

高菁收回右手,严肃地问:“真的可以培植吗?我是说,你有几分把握?”

“没把握!凡事总要试过才知道结果!”

“好!我就拭目以待!如果培植成功,我就是娥皇,青青就是女英,你想怎么摆布都行!”

徐青青盯着某人高高的帐篷,笑道:“听说只有累坏的牛,没有耕坏的田,到时候谁摆布谁还不知道呢!”

“咯咯咯……”高菁笑得花枝乱颤,浑然失去淑女的端庄。

面对两位色女的挑逗,黄真无计可施,当即背起双肩包,逃离公寓楼,身后传来徐青青的哄笑。

“哈哈……我们家的小男生好可爱,居然腼腆到落荒而逃!”

高菁望着远去的背影,脸上露出痴迷的神色,深情款款地说:“他呀,像一潭清澈的池水一尘不染,像一座深埋的宝藏妙不可言,像一块强力的磁铁拴心留人,所以我们姐妹俩飞蛾扑火,甘愿依附!”

“其实,我认为气功将会颠覆整个世界,所以才想参与其中,见证奇迹!菁菁,我决定不回燕京城了!”

“不是吧?你想留在这里?”

“我要亲自见证松茸培植的过程,然后再回去!”

“呃,那你快去打电话,通知徐爷爷把松茸寄过来!”高菁显然很熟悉闺蜜的家庭情况。

“爷爷寄出100克干品松茸应该不是太难,说不定还能换回几十斤鲜品松茸,到时候爷爷一定会大吃一惊!嘿嘿……”

二人定下行止,只等快件到来,见证奇迹发生。

昨天上了分强,发现收藏在涨,谢谢大家支持!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