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走狗》

  • 作者:一锅乌龙茶
  • 主角:徐然,张大
  • 推荐:46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0-09 17:14:06

《走狗》 内容简介

《走狗》是一锅乌龙茶所编写的一本武侠网络故事,设定百看不厌,文笔文从字顺,值得品味。《走狗》主要讲的是 “要个人!”赵沙河的回答干脆直接,却也让徐然微微皱眉。要人?要谁自然不言而喻。可徐然却清楚,赵沙河与双狼帮也有恩怨,且恩怨还不小。他为何会出手,去管双狼帮的闲事?“于乐?”徐然明知故问。见赵沙河点头,

《走狗》 章节试读

“要个人!”

赵沙河的回答干脆直接,却也让徐然微微皱眉。

要人?要谁自然不言而喻。

可徐然却清楚,赵沙河与双狼帮也有恩怨,且恩怨还不小。他为何会出手,去管双狼帮的闲事?

“于乐?”徐然明知故问。

见赵沙河点头,徐然忍不住开口问道:“能否告诉我,你为什...”

赵沙河伸手,打断了徐然的问话:“你是我朋友,所以给你个忠告,这事情很大,你最好莫问,也莫要沾染。”

徐然点头,同时转头给了张大牛一个眼色。

此时的张大牛满脸的不情愿。可现在一百多人围着他们。打不过,只能交人。

张大牛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颇有些哀怨,脸上不情愿的表情,就好似在青楼将自己喜欢的姑娘给让给别人一般。

将于乐一推,推到赵沙河的面前。

徐然也干脆,将人一交,便直接抱拳道:“那就告辞,改日来金水城,我请你喝酒。”

说完,转身就走,丝毫不埋怨刚到手的大功就这么飞走了。

“等等!”

一个尖细的声音从赵沙河身后传来,徐然停步转头。

人群分开,从里面走出个人来。

黑袍蒙面,刚一出现,身上便传来丝丝腥臭。

看着走出来的人,徐然微微皱眉。

此人黑袍遮身,却难掩浑身腥臭,显然身怀毒物,不可小觑。但徐然却从未听过沙河帮有谁是玩毒的。

“用毒?毒龙洞?!”徐然心中暗惊。

那人慢悠悠的走到赵沙河身旁,出声道:“赵帮主,你不会是想放这两个小捕头离开吧?”

赵沙河面色一寒,没好气的问道:“怎么,你有意见?”

“他们可是六扇门的人,放跑了怕是不妥吧。”那人看似询问,声音却阴毒无比。显然是想灭徐然二人的口。

“你说什么!”张大牛长刀直指黑袍人,显然是怒了。

而在张大牛抬刀瞬间,周围沙河帮帮众也都举起钢叉,直指徐然二人。气氛瞬间就紧张了起来。

赵沙河见此情况,对手下人挥了挥手,沉声道:“徐捕头是我赵某的朋友,今天徐捕头愿意给我赵某人一个面子,我自然也要给徐捕头一个面子。让开,放人!”

听到这话后,沙河帮的帮众忙让开了一条通路。

徐然对着赵沙河一抱拳:“赵帮主,再会。”说完转身就走。

黑袍人站在一旁,没再说话。

离开沙河帮的视线范围后,徐然猛的加速,施展轻功奔跑起来。

身旁张大牛虽不清楚徐然为何突然狂奔,但还是本能的跟上。

两人沿着官道一路疾走,在一个分叉口时,徐然突然停步,道:“我们分开走。”

张大牛一愣:“分开?为何?”

徐然转头看了眼身后空旷的官道,直言道:“双狼会怕是知道我们行踪了,说不定已在追来的路上。”

“双狼会?怎么可能?难道金水四派联合了?!”

徐然摇头:“联合没有我还不能肯定,但四派在金水府争斗多年,怎会不相互间安插点谍子。说不定我们刚走,消息就传出去了”

张大牛点了点头:“那现在?”

“你去紫山县找赵明,那混蛋贪功的很,知道于乐下落后肯定不会放过。我回金水府,把这事情告知李大人,四派有联合的迹象,不是小事。”

“好。”张大牛没有异议,转身就走。

“紫山县路远,危险更大。你前期用轻功越树走,我走官道,引开他们。”

“可...”张大牛还想说些什么,徐然却是不给机会,转身奔跑起来。

张大牛深深的看了眼走远的徐然,一咬牙,使出黑甲军中传授的燕行功,在树上轻灵跳跃着离开。

徐然没走多远,身后就传来剧烈的响动。

转头,一道黑色人影已不足徐然十步。在徐然转头瞬间,猛的一窜,将两人距离拉近。

人还未到,腥气冲天。

不敢有丝毫犹豫,徐然绣春刀已握在手。当下便是一刀横扫千军,寒光滑出月牙般的弧度。

黑色身影整个人一矮,躲过横扫同时,还出了一掌直奔徐然下三路。掌上黑气弥漫,极不简单。

徐然不敢大意,忙一脚踢出,怼上毒掌后,倒退开来。

定眼一看,果然是刚刚要赵沙河留下他们的黑袍人。

“你还真追过来了?”徐然冷声道。

“嘿嘿!”黑跑人阴狠一笑,语调怪异:“早年欠下厉天行一个人情,现在正好还了。”

徐然眼神一禀,心中有些动容。“你当时就知道我放走厉娇娇的事情了?”

黑袍人点头,声音阴沉:“对,不过你也不必感动,赵沙河当时还不知情,否则你以为你能走?”

徐然冷笑一声:“呵,看到这人情还有些大。所以你才没有借他人之手抓我。”

“抓你?”黑袍人目露凶光:“是杀你才对。”

话音刚落,便直冲徐然而来,一双枯瘦双掌伸出,黑绿之气交杂喷发。

徐然忙屏息后退,同时飞快出刀。

江湖上最难缠的就是这种用毒高手,毒功诡异难防,且自身武功还不弱。

徐然一边和黑衣人见招拆招,一边疯狂运转内力。

刚刚第一次交锋时,对方的掌里便带了毒。徐然现在和黑袍人交手同时,还得靠内力压制体内毒功。

两人连拆三十来招,黑袍人越打越心惊。

他本以为一个小小九品捕头,自己堂堂毒龙洞长老出手,还不信手拈来。可真正交手却发现没那么简单。

徐然刀法犀利刁钻不说,内功也同样不弱。明明一照面就中了毒掌。可两人过了三十多招,徐然的毒居然还没爆发。

“不行,得走!”

徐然猛的惊觉,两人交手间,自己明明已经很小心了,可却还在继续中毒。

与黑袍每次对招,体内的毒素便会增加一丝。虽然很少。可积少成多之下,自己怕是压制不住。绝不能久战。

更雪上加霜的是,远处突然传来阵阵马蹄声。

同时,一道清脆女声高高响起:“恶贼,还我三叔命来!”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走狗》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