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贫民窟少女》

  • 作者:草右言寺
  • 主角:陆修远,阿飞
  • 推荐:26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0-15 12:11:13

《贫民窟少女》 内容简介

这次本喵展现给各位书虫们草右言寺原创网络创作《贫民窟少女》,主人公是陆修远,阿飞,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网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麻烦你转告张总,他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俗话说得好无功不受禄,我实在没有什么理由接受,这礼物还请收回吧。而且我的旧手机已经很有感情了,暂时没有要换掉的打算。”见关小羽态度坚决,那年轻人略带为难但还是知

《贫民窟少女》 章节试读

“麻烦你转告张总,他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俗话说得好无功不受禄,我实在没有什么理由接受,这礼物还请收回吧。而且我的旧手机已经很有感情了,暂时没有要换掉的打算。”见关小羽态度坚决,那年轻人略带为难但还是知趣地离开了。

“太可惜了,关小羽啊,你平时不是小气的很,这下又舍得一下退掉这么贵重的礼物。”韦一还在抱怨。

“这叫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本来只是普通的客人和服务生的关系,这不明不白的礼物,收了可就说不清楚了。”关小羽说着,转身整理起吧台上的杯子。

“大家都是女人嘛,说什么君子。真是搞不懂你。”小梅还在为刚刚的礼物感到惋惜。

全程围观的姚欣欣在一旁只当看了一出好戏,不无讽刺地说:“装什么清高。还想放长线钓大鱼?那么刻意接近陆修远还不是为了钱。不过像他们这样有钱人家的少爷不过是图个新鲜,玩腻了就丢掉。别以为你会有什么不同,少在这里装模作样。”

关小羽最见不得她这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现下又是她莫名其妙地挑起争端。于是顾不上小梅在旁阻拦,仍是气不过回骂道:“别以为自己是个什么货色,就全天下的人都和你一样。”说完潇洒转身,留下一个霸气侧漏的背影。身后的小梅目瞪口呆,而姚欣欣则气得面红耳赤原地发狂。

酒吧外场关小羽用一根草茎逗得那鹦鹉跳来跳去,无处落脚,嘴里还不停叫嚣着:“让你胡说八道。让你胡说八道。胡说八道,胡说八道。”

都说人言可畏,虽然对姚欣欣的话并不赞同,表面上也是满不在乎的样子,内心里还是悄悄埋下了一根刺。说她接近陆修远是另有企图,那么其他人都这样认为吗?

陆修远出现的悄无声息,有意放缓了脚步接近,可关小羽还是用余光察觉到了,不过她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是谁又招惹你了,居然拿一只鸟来出气。”陆修远调侃她。

“最好谁都不要招惹我。”关小羽说着又逗得那鹦鹉来回跳脚。

陆修远想要缓和气氛,遂问道:“听说今天你没有在茶店,去哪里了?”

却不想关小羽并不领情:“关你什么事。难道下班的私人时间我去哪里还要向你请示?陆老板你管得也太宽了一点。让开别挡着我做事。”

这一股无名之火烧得正旺。关小羽开门进了内场,这如同吃了枪药一般得反应让陆修远搞不清楚状况,自言自语道:“这女人还真是喜怒无常。”

都说吃人的嘴软,一旁笼子里的鹦鹉每日接受着关小羽的铲屎和投喂,显然很懂得谁才是自己衣食父母,向着陆修远回嘴道:“胡说八道。胡说八道。”

好一只衷心护主的鸟!

午后的阳光热辣,广场上人烟稀少。陆修远正坐在一家咖啡店若有所思,阿飞和胖子姗姗来迟。

阿飞感慨:“陆少爷今天竟然主动约我们出来,真是受宠若惊啊。”

陆修远招呼服务员点单:“两杯冰美式,谢谢。”

“依我对阿远的了解,他一定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需要解决。”胖子推测。

陆修远喝了一口杯里的咖啡假装冷静地说:“其实也没什么事情。”

“没什么事情?你不要说大热的天把我们叫过来只是为了陪你一起喝杯咖啡。”阿飞提出了质疑。

“是有一件小事。”陆修远犹豫着不知如何开口。这欲说还休的语气立刻吸引了两位死党的注意,他们不由凑近身体,屏息凝神的想要听下去。“我有开一间摄影工作室的想法。”陆修远说。

沉默片刻,胖子追问:“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就是告诉你们我的想法。”陆修远淡定地说。

“搞什么鬼。这不是早就说过了吗,你当我们傻呀?”阿飞对这个回答极为不满,“你再不说我可走了啊,还约了妹子一起看电影呢。”说着,作势要起身离开。

“等等。”陆修远急忙挽留,似乎有话要说又难以启齿。

服务员送上两杯咖啡。胖子用一只肉肉的手端起略显娇小的咖啡杯一饮而尽,方才解了一些奔波而来的暑热。

似乎是趁两人不备,陆修远才不好意思地开口:“我要追一个女孩。”

话音未落,阿飞差点被一口咖啡呛到。继而两人大喜,相视而笑。

“阿远,你终于开窍了。”阿飞笑着说,“自从中学的时候被那个女人劈腿以后,就再也没见你对哪个女人有过兴趣。做兄弟的我们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差点就以为你不喜欢女的了。”胖子在一旁点头应和:“快说说,是一个怎么样的神奇女子。我们认识吗?你们怎么认识的?进展到哪一步了?”

陆修远即刻打断他们的八卦:“少啰嗦。到底有没有办法。”

“这你算是问对人了。有什么女人是我阅女无数的飞哥搞不定的呢。”阿飞故意卖了个关子:“不过你求人帮忙的时候,态度能不能好一点。”

被陆修远一记冷眼杀过去,阿飞立刻回归正题。“这第一招嘛就是投其所好。俗话说的好,打蛇要打七寸,擒贼先擒王。摸清了对方的喜好,再给予精确打击,必能一招制敌。这女人嘛,喜欢的东西无非就是包包,鞋子,裙子,化妆品,不差钱的话最好是来个全套的,多多多多益善,保证一击即中。”

“如果这些她都不喜欢呢?”陆修远对阿飞的提议表示怀疑。

“怎么可能。我还从来没见过哪个女人不吃这一套。”阿飞不屑地反驳,但看到对面陆修远严肃的脸,又立刻止住笑意。

“如果真是这样女人,不在乎物质,那她一定喜欢浪漫。这第二招就是制造浪漫。为什么那些女人一看韩剧就哭得稀里哗啦,还对那些韩星一口一个老公的叫着。这说明人家在这方面确实技高一筹,值得借鉴。建议你去补几部大热的韩剧,偷学几招假装邂逅或者浪漫独处的技能,一定能俘获芳心哪。”

“但愿你的这些方法有效。”陆修远显然还是心存疑虑,但无奈自己追求女孩的经验几乎为零,才不得不求助损友。

“放心吧,飞哥我可是熟读兵法,爱情三十六计都不在话下。”阿飞还不忘夸下海口,陆修远已经起身告辞:“我还有事先走了。别忘了买单。”

留下一胖一瘦两个男人原地感慨:“有异性,没人性。把别人骗过来,自己倒先走了,真是个狠心的家伙。”

“不过那女孩究竟是何方神圣,能让陆少爷如此虚心求教,你就不好奇吗?”胖子说。

“我约了人看电影。你自己慢慢好奇吧。”阿飞也匆匆离开。

留胖子在座位上惆怅。

停车场里,陆修远刚坐进车里,电话便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母亲的号码。

“喂,妈。”陆修远接通电话。

电话那头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你这孩子,也不知道主动给我打电话。出国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

陆修远回答:“妈,我跟你说过现在不考虑这件事。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挂电话了。”

另一边的女声变得严厉起来:“你这孩子还是这么不懂事。过两天亚茹就要回国了,原本她不让我告诉你的,可我怕你照顾不周,所以提前告诉你一下,你好早作准备。这么优秀又漂亮的女孩子可不多见,你要把握机会。借着这个假期再培养一下感情,到时候水到渠成,就一起出国来。”

陆修远强忍着不快,无奈地回应:“妈,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不喜欢段亚茹——喂,喂。”另一端早已挂断电话,只留下一串忙音。

多少年来,母亲一直这么独断专行。把一切她认为好的东西统统塞给他,替他规划所谓完美的人生,而丝毫不考虑作为儿子真实的想法和感受。并将这种种霸道专制的行为,美其名曰“爱”。

陆修远随手把手机扔到副驾驶的座椅,无奈地拍打了一下方向盘来发泄心中的不满。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