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无霜王爷凤凰妃》

  • 作者:龙玖璃
  • 主角:容辰雪,小云
  • 推荐:676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0-16 08:14:44

《无霜王爷凤凰妃》 内容简介

这回给朋友们展示龙玖璃新出的玄幻言情网文《无霜王爷凤凰妃》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容辰雪,小云两位主要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扭转呢,让我们一起往下看吧!一身简单的布衣,披散的头发,惊恐的表情,此刻的凌夜好像一个疯子。可镜无霜看到的却是一个胆小懦弱的,那个躲在小院里和树说话的小女孩,满是孤独无助。为什么不是那个站在祭祀大殿里那个坚强的少女,气势威严的大

《无霜王爷凤凰妃》 章节试读

一身简单的布衣,披散的头发,惊恐的表情,此刻的凌夜好像一个疯子。可镜无霜看到的却是一个胆小懦弱的,那个躲在小院里和树说话的小女孩,满是孤独无助。为什么不是那个站在祭祀大殿里那个坚强的少女,气势威严的大祭司,即便是个傀儡还是那么的威慑人心。

“不是,你认错人了。”凌夜一边摇着头一边贴着地板往后退,退了几下身后被柜子抵着没法再退。

镜无霜笑笑,拉过一张凳子坐下,看着凌夜,“我认错了么,季芙蓉的味道依旧还是那么的清甜幽香,不知道天底下还有谁能拿着那些千金难求的花草当茶泡着喝。”

凌夜一愣,原来不是容辰雪要这融香秘方什么的,是这花茶把自己给出卖了,下意识的吐了口气,“我干嘛那么大方啊!”

不过看样子镜无霜和容辰雪的关系好像很不错!

不对,跑远了。在说我干嘛要吓的跟见鬼似得。

凌夜对自己所表现出的畏惧感到懊恼,挠了挠头,站起身解下手腕上的手绳将披散的头发简单扎了扎,束了个凌乱的马尾,装出一脸镇定,可心里还是打着小鼓,便倚靠着柜子以防自己再脚软摔了。

“我不知道什么鸡丝鸭丝的,你真认错了。”凌夜挤出一丝微笑,决定咬死不承认,何况之前那个自己都死透透了,姐姐我现在是凌夜,六井镇融香铺的凌老板。

镜无霜没想到她会突然一脸赖皮相,“哦,如果你不是我要找的人,那你刚才为何那般,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什么猛兽。”

“怎么会,公子如此英俊不凡,刚才是我脚跟不稳,不小心摔了一下。”凌夜一脸赔笑,心里却喊着,简直比猛兽还可怕。

“是吗?”

“是的,是的,我脚从小就有毛病,总会不小心的摔跤。呵,让公子见笑了!”凌夜都佩服自己说瞎话的本事。

“啧啧啧,我怎么不知道你的腿从小就有毛病,**爬树可是你最拿手的不是么?哦,对了。我忘了你十二岁摔下了山,不小心腿摔断,许是那时落下了病根吧!”

“公子你真弄错了,我这是天生腿脚不利索,所以一直都很小心,都没敢爬山,怎么可能摔断腿。”凌夜誓死不认,瞎掰到底。

“真不知道,几时你变得如此说谎都不带脸红的了。”镜无霜站起身走近凌夜,“花雨言,你腿上的伤还在吧?你既然没死,墨惜的那一剑估计留下的伤疤也不浅吧!”

镜无霜一把将凌夜左肩的衣领到扯到胸口的位置,凌夜被吓到连忙用手捂着胸口,想要后退却抵着柜子没了退路。

虽然凌夜及时遮住了胸口,镜无霜还是看清了,雪白的肌肤上没有伤疤却印着一个淡粉色符号。

隐隐有些熟悉,却没能想起在哪见过。镜无霜看着欲张嘴大喊的凌夜,侧头笑道:“你想喊非礼么,你似乎忘了这是什么地方了。”

额,对呀这里是妓院,凌夜拉好衣服,小心的往边上移了一小步,然后伸手直敲自己脑袋。怎么这么笨,自己冒然的就跑到这么个地方来要人真是个错误,都怪自己一着急脑子就全变浆糊了。

突然凌夜抬头很是异样的看着镜无霜。

这里可全是***看这样子镜无霜是常客呀!和头牌都那么熟,真没看出来,小时候自己还真是芳心错付啊!还好没有一失足成千古恨!额,跑远了。

“额,这个公子,你看这的公子个个美艳,而且我在这也不大合适嘛!我这去帮你把那位雪公子给你叫回来?”凌夜看着门地方向,准备随时冲出的准备。

镜无霜看着凌夜那在想七想八的眼神不由得就皱起了眉头。

“公子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了。”凌夜拿过自己的包袱,又指了指另一个摆着融香的包袱,“这是我家乡的特产,公子要不介意就收下,先告辞了。”

凌夜提起脚就往外跑,拉开门时镜无霜说道:“你回了帝都,还想跑哪去,你爷爷一定很想你了。”

凌夜没停脚一路往楼下奔去,瞅着怡蓝楼的大门使劲跑。

镜无霜看着打开的门,“墨念跟着他。”

“是。”门外一个影子一闪而过。

镜无霜看着桌上的东西,犹豫了片刻,还是叫墨想将东西收好带回去。

凌夜一溜烟的从大堂一跑而过,众人都不由好奇的往门外望去,没看到什么就又收回目光,继续该喝酒的喝酒逗弄小厮继续逗弄小厮,很快又恢复了原本的热闹。

凌夜一口气跑出了两条街,见没人追来才在一个角落停下喘着粗气,喘了好久凌夜才平复好气息。坐在石阶上,凌夜不知道该怎么办,自己居然就这样跑了,真是很没用,为什么要这么怕那个镜无霜。

都怪自己太大方,没事乱送什么花茶。这下要回去过安稳的小日子估计不大容易,而且小云还在祸害容辰雪那里,怎么办。按理说他们是为了逼自己回帝都,应该不会拿小云怎么样吧。可是在变态祸害死断袖容辰雪那里,万一被教坏了怎么办,回头下去该怎么和小云的父母交代呀!

镜无霜既然知道自己没死就没那么容易放过自己,毕竟是杀母之仇!可是自己已经死过一回了,要偿命这也算是赔偿了呀!现在自己的命可是六方给,说好不再来帝都的,可现在……啊……

凌夜一会摇着脑袋抓狂,一会低着头笑的很无力。如此反复,最后在地上花了无数个圈后,凌夜还是决定回怡蓝楼,不管怎样都要先把凌云救出来,即便他做个乞丐也比去做**好。

风风火火跑出怡蓝楼两个时辰后,凌夜又回到了怡蓝楼。问了几个人后知道容辰雪在楼上见客,一路不管别人异样的眼神和询问阻拦,凌夜直奔三楼冬雪那间房。门一推开,就看见容辰雪和镜无霜在在桌子前喝酒,不知道聊什么容辰雪笑得很开心,可镜无霜却没啥表情。

二人见到去而复返的凌夜还是很意外。容辰雪故意抛了个媚眼,“怎么才这一会就想我了么,凌…老…板…”

凌夜故意忽略他那拖长的尾音,“把凌云放了!”

“怎么,怕我吃了他不成。”

“他是个乖孩子,别祸害他。你们要找的是我,你们放了他,我留下。”

镜无霜心里很是诧异,真没想到她还会跑回来,就为了那个小乞丐?嘴角不由地笑了,“没想到你对个小乞丐这么重情重义啊!”

“凌云他不是乞丐。”凌夜很气愤,突然冲上前,袖子里滑出一把匕首直指镜无霜的咽喉,“放了小云!”

镜无霜低眼看着指着自己脖子的匕首,然后又顺着握匕首的手往上看向凌夜,“你不知道威胁人的时候应该从后面将匕首架在别人脖子上么。”一伸手用力抓住凌夜的手腕,迫使匕首跌落在地上。

凌夜想抽回自己被抓疼的手没能成功,一着急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一口咬在了抓着自己手腕的那只手上。

容辰雪惊讶的在一旁喊道:“你属狗的么?”

镜无霜用力一甩,把凌夜摔在了地上,抬起手看着那有些渗血的牙印,“还是条疯狗!”

镜无霜没有使用内力,否则凌夜就不是摔在地上而已。凌夜从地上爬起来可还未站稳又突然蹲下弯曲着身体双手紧紧揪着胸口。

楼外传来打更的声音,凌夜咬着牙没有出声,坚持了一会才慢慢地站起身,抬起头看着镜无霜,“放了小云。”极力隐忍,可脸上一片苍白,额头不断渗着汗水,凌夜还是负荷不起那心脏越发加重的疼痛,最后还是“咚”的一声摔回了地上。

容辰雪知道刚才镜无霜只是甩了一把没真用力,可还是不确信的问了句,“你不是把他五脏六腑都震碎了吧?”

镜无霜鄙夷的瞪了他一眼。

“那她这是怎么了?”容辰雪好奇上前摸了一下她的脉搏,“嗯,还没死!”

“把纪梵花叫来。”镜无霜拿出一条锦帕缠住手腕的牙印,然后端起酒杯继续喝着。

容辰雪不知道他这是唱哪出,只是吩咐门外候着的白染去叫纪梵花,然后把地上的凌夜抱起来送到里间的床上。

不一会一身青衫的纪梵花就赶了过来,见到喝着酒的镜无霜,很恭敬的弯腰问候:“殿下!”

镜无霜点了下头,看着里间方向,“看看里面那个家伙怎么回事。”

“是。”

纪梵花走到里间见容辰雪站床边不知道在想什么,走上前看到床上躺着的凌夜没问什么,只是拉过一张椅子坐下,为凌夜号脉。此时凌夜依然面露痛苦,可脸色却并不像之前那般苍白病色。

过了一会纪梵花说道,“虽然气息紊乱,可其他一切并无大碍!”

“纪大夫,你确定你的医术没问题,你不会是庸医吧!”容辰雪不相信的挖苦道。

纪梵花反驳道:“容辰,虽然我不常诊治病人,可对我自己医术还是很自信的。”

“你是没看见前面她那痛苦的样子,就好像被谁捅了一刀就快死了的样子,你居然说他没事,还说你不是庸医。”

纪梵花又仔细观察了一下肯定道:“按你这么说,她应该不是身体本身的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容辰雪皱眉不解。

“你还是等云锦回来让他看看,他应该会知道。”

“云锦要过几日才能回来呢。”

“我先出去了。”

从里间出来,纪梵花和镜无霜说了一下情况便退下离开。

镜无霜走到离间看了眼躺在床上的凌夜,“容辰,你给我看着她别让她乱跑。”

“就她这样子还能跑哪去啊!”容辰雪也不知自己为何,居然噎了镜无霜一句。

镜无霜却没听见似得转身就离开了。

容辰雪站在床边,不由的吐了吐舌头。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