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大汉国手》

  • 作者:凉拌唐僧肉
  • 主角:伯玉,韩遂
  • 推荐:696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0-16 13:04:13

《大汉国手》 内容简介

火爆小说《大汉国手》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凉拌唐僧肉,主要角色伯玉,韩遂,是一本历史类型的网络创作,精彩章节节选:冀州,冀县。反叛军已将冀县团团围困。反叛军首领北宫伯玉,李文侯,边章,韩遂等人跪坐在中军大营营帐内,一边喝着温酒,一边在商议接下来的军事部署。被胁迫参与反叛后的韩遂也已摆正了心态,所谓既来之则安之。既

《大汉国手》 章节试读

冀州,冀县。

反叛军已将冀县团团围困。

反叛军首领北宫伯玉,李文侯,边章,韩遂等人跪坐在中军大营营帐内,一边喝着温酒,一边在商议接下来的军事部署。

被胁迫参与反叛后的韩遂也已摆正了心态,所谓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做了选择,就当一条路走到黑。与北宫伯玉等人一起共谋大事,倾心竭力的参与进来,直到推翻汉室为止。

“凉州刺史左昌侵占防御军费,救军不济,算是帮了吾等大忙。如今愈来愈多的族人参与到咱们的队伍中来,已有三万余人之多了!”北宫伯玉朝首领边章说道。

边章和韩遂一样,都是被胁迫进来的,只因他在羌地素有威望,便被诸人推举为首领。

起初他是无奈的,自己自命汉臣,驻守羌地,虽苦楚颇多却从未想过叛乱。谁知世事弄人,北宫伯玉等人毫无征兆的造反,自己还在懵逼中就被俘虏了。自己想过自刎殉国,可终究还是舍不得一家老小。

“将军所言极是,那左昌就是一个饭桶,贪污受贿孝敬上官他在行,军政民事非他所长。”

韩遂接话到:“首领,如今我军围困冀县,左昌率军龟缩不出,四周又有皇甫嵩等部虎视眈眈,如今还好,待得过完新年,汉庭必抽调各路驻军前来平叛,吾等当早做打算才是。”

李文侯点了点头,也说道:“我建议转战长安,长安乃汉室重地,故都,只要攻下长安,我军声望必大振,黄巾余孽,各地草莽,野心之众必纷纷云从而至。”

边章微微点头,望向北宫伯玉和韩遂。

北宫伯玉却摆手说道:“如今我军只有三万余人,攻取长安大不易,我觉得咱们应该先取冀县,取下冀县后可以此地为根基,进可攻长安,退可守冀县,如此才是立身之道。”

韩遂也出言附和,先取冀县,在图长安。

边章这才拍板,待新年一过,先去冀县为根基,再图其他。

李文侯无奈,少数服从多数,也只得同意。

————

公元184年,农历甲子年,初为东汉光和七年,待黄巾军覆灭后刘宏改元中平,故又称中平元年。

甲子年间,大汉可谓风雨飘摇,不论其他,单是百万之众的黄巾军造反就让汉庭威严扫地,洛阳中央政权再不能严格掌控各地军政。

终于到了年末最后几天。

凉州羌人叛乱压在洛阳官民的心头上,让这个新年也不得好过。

腊月二十三,祭灶。

腊月二十四,扫尘。

腊月二十五,磨豆腐。

腊月二十六,割刀头。

腊月二十七,洗疚疾。

腊月二十八,打糕蒸馍贴花花。

腊月二十九,小除夕,上坟请祖上大供。

腊月三十,除夕,贴对联,年画,守岁。

东汉应劭的《风俗通》中引《黄帝书》有曰:上古之时,有神萘郁垒俩兄弟,他们住在度朔山上。山上有一棵桃树,树荫如盖。每天早上,他们便在这树下检阅百鬼。如果有恶鬼为害人间,便将其绑了喂老虎。

后来,人们便用两块桃木板画上神萘、郁垒的画像,挂在门的两边用来驱鬼避邪。

南朝·梁·宗憬《荆楚岁时记》中记载曰:正月一日,“造桃板着户,谓之仙木,绘二神贴户左右,左神萘,右郁垄,俗谓门神。”

然而,真正史书记载的门神,却不是神萘、郁垄,而是古代的一个勇士叫做成庆的。

在班固的《汉书·广川王传》中记载:广川王(去疾)的殿门上曾画有古勇士成庆的画像,短衣大裤长剑。

此时的对联,因为是从右向左书写,所以上联贴在门右边。

贴对联也是有讲究的。

对联的类别决定对联的贴法。

散联,有横额看横额,没有横额看语境。

通联:先看横额,再看逻辑,然后语境,顺序,最后平仄。

格联:通常看平仄。一般上仄下平,在特殊意境下,可以倒过来。

“夫君,你这对联上的内容我以前怎么没见过啊。”

上联:对句有上下

下联:谈题无高低

横批:笃信中央

华安站在梯子上笑着回道:“怜儿啊,其实是我取巧了。上联本是:对句有上下,贴联分左右,左上右上何为准;下联本是:谈题无高低,论理排前后,前高后高怎判评。横批本是:只看中央。不过为夫为了巴结当今天子,只能改来一用。”

郑怜儿听的迷迷糊糊,她可不懂这些,只觉得自己的夫君华安很有才学。

“夫君,快贴,贴完回府,家里还等着你回去发赏钱呢。”

华安应了一声,手里动作加快。

裴丛等人倒是想帮忙,奈何华安不许。

贴对联这种有年味的事情自然是自己动手才有感觉。

“行了贴好了,看看正不正。”

华安走下梯子,揽着郑怜儿的肩膀,看着贴的周正的对联,满意的点了点头。

“裴丛,收拾收拾,准备回府去。”

“喏!”

华安和郑怜儿走上马车,先行一步朝郊外的华府而去。裴丛带着两个护卫在华怜小院里检视了一番,确定一切无碍后才落锁上马而去。

洛阳城内,虽然今年过年的气氛不如往年,可来往的行人脸上依旧喜气洋洋,因为他们坚信凉州之乱只是癣疾,只待开春,汉军准备妥当之后就可一扫而平。

————

腊月三十,太行山,王莽岭。

辛苦劳作了一年的红衫军在这一天也终于能歇一歇了。

郭嘉和诸葛觥站在梅林深处,望着漫山遍野被大雪覆盖的梅树,相对无言。

良久。

郭嘉打破沉默:“凉州大乱,咱们不去不行?”

诸葛觥手摇鹅毛扇,头也摇了摇,“恐是不行,如今已不是咱们说的算了。主公也是无奈,乱世之象愈加明显,汉室恐国祚不长,如若我们还不能尽快攫取到一定的权利,届时就会成为别人的刀下鱼鳖。公子不行有妇人之心。”

郭嘉苦笑摇头,“我不是有妇人之心,我只是舍不得兄弟们为了咱们的梦想而牺牲。”

诸葛觥看着郭嘉的眼睛。

“公子,乱世若来,人命如草芥,无人可以幸免。唯有早作准备,未雨绸缪,才能庇佑更多人苟活下来。这也是主公广建汉仁堂的初衷。

公子,可还记得汉仁堂的初衷?”

郭嘉深深呼了口气,“自然记得。”

大庇天下病患俱欢颜!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大汉国手》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