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明明如姝》

  • 作者:五月槿
  • 主角:明姝,顾华礼
  • 推荐:776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1-03-27 08:54:54

《明明如姝》 内容简介

五月槿经典作品《明明如姝》由五月槿原创的古代言情风格的新书,主要角色明姝,顾华礼,主线丝丝入扣,非常不容错过。书中主要讲述:宜阳撑着下巴打量明姝,“皇祖母想要带个小丫头在身边,可惜你像是没这个意思。”笑起来,“否则我倒是很想带着你。”明姝捋着扇坠上的流苏,垂着眼睫压住了满眼光华,“我想四处都去瞧瞧。”“这想法倒是好。”宜阳

《明明如姝》 章节试读

宜阳撑着下巴打量明姝,“皇祖母想要带个小丫头在身边,可惜你像是没这个意思。”笑起来,“否则我倒是很想带着你。”

明姝捋着扇坠上的流苏,垂着眼睫压住了满眼光华,“我想四处都去瞧瞧。”

“这想法倒是好。”

宜阳眼里的光彩淡了些,哪有女子能四处都走走呢?

“不过此时秋时节,我原是要去宝章寺去赏枫叶的,你与我一道去如何?”

这些事管事们都应付得来,明姝也没什么可推脱的。当即道:“好。”

只是明姝一身男装,也先去换了。

等换好衣裳出来,就是个容貌皎洁的小姑娘了。梳着乖乖巧巧的双髻,插着素雅的白玉花钗。流水万字纹的花罗衫子,小团花淡青织锦裙,娉娉无半分绮色。

真是个白月光似的小娘子,皎皎洁洁的。

宜阳伸手携了明姝,在一众婢女的簇拥下,出了雅间,自后院上了马车,便一径往宝章寺去了。

马车上设的是织得松松的湘妃竹帘子,隐隐绰绰可以看到外面。明姝便撑着下巴瞧,想着下次或可穿着男装混出来玩。

等到了宝章寺,有人来请宜阳,明姝才知道今日来赏枫叶的,还有宫里好几位贵客。

若是她去拜见,也实在麻烦。

“你先去禅房吃几盏茶,我这里空了,便和你一起上山去玩。”宜阳忽然俏皮地眨了下眼,悄声道:“去山里才好玩呢。”

这有点哄小女孩的意思了,明姝从善如流地露出一个干净的笑容,“好。”

宜阳这才匆匆离开。

小沙弥才几岁,绷着脸脆声道:“施主请。”

明姝便提了裙角跟上,一路穿花拂柳,绕过几重游廊,也还不知道要走多久。

倒是隔着雕花窗往外瞧,花木虬结,或是怪石嶙峋,倒是十分有趣。

有两句诗便是――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施主在此处先行等候,待我与师傅禀告。”小沙弥一板一眼的,抬手给明姝倒了一盏热茶。

明姝点点头,小沙弥走了,她身边就只有宜阳留下的一个丫鬟。

她四顾瞧了瞧,禅房里空荡荡的,没有什么可给她逗趣的。这个丫鬟也不熟,没什么可说的。

“我打会盹,公主遣人来叫了,便喊我。”

丫鬟沉默寡言地点了点头。

明姝却是说睡便睡着了,这几日为了宝华楼开张,她紧张得睡都睡不好。

眼见着生意一派大好,心松下来了,就困倦得厉害。

明姝醒过来时,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她眨眼四顾周围,没有看见那丫鬟。

干脆推开门去找,好让丫鬟去和宜阳只会一声,免得对方忘了这件事,自己却误了回家的时间。

但是门外也没有那丫鬟。

明姝免不了四下瞧了瞧,往一边走去。

只是这四通八达的游廊瞧着都十分相似,明姝才叉了两道弯,一回头想回去,便再也记不得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

凭着直觉走了一阵子,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这是找不到路了。而且离自己先前的禅房,走出了好远。

招待她的禅房虽然清寂,却处处精致富贵。而此处则简陋多了,瓦片散乱墙垣塌败不说,便是糊窗子的纸也破得厉害,被风吹得呼啦响。

偏生四周草木繁茂浓重,又静得厉害,显得十分幽森。

她立在廊子里,被越来越浓重的恐惧感吓得不敢回头。可再往前,她也不敢。

真是进退两难。

猛地,背影响起轻微的衣袂摩擦声响。

……有人。

明姝身上的汗毛猛地竖起来,头皮也开始发麻,身子都僵了。

一咬牙,她拔腿就跑!

结果一脚踏空,直直往台阶下跌去。原本才两阶,可失重感却极为吓人,明姝下意识抓住什么。

等到“嘶啦”一声,又什么被拽破的时候,明姝尴尬地想。自己好想……是把别人的衣裳扯破了。

这么一瞬之间,她的思绪其实也理清了。害怕下意识逃,可脑子也清晰地知道,只是后面有人来了罢了。

她抬眼就要道歉,目光撞进那人眼里,一时之间却又说不出来话了。

是惊的。

“五哥?”

顾华礼点了点头,顺手揽住她的腰,将她提上来站稳了。脸上才有了一丝情感,“松手。”

明姝下意识看自己的手并松手,就看到她撕断的,是顾华礼腰间丝绦。而他如今穿的,是身简陋的粗布直裰。

怪不得扯一把就断了。

她登时尴尬极了,看他衣衫散散的模样,清咳一声移开眼,才道:“我把宫绦拆了给你吧……”

他下意识瞥了眼她的裙子,上头坠着豆绿色系羊脂玉蝴蝶佩的宫绦,又素净又娇俏。

顾华礼毫不犹豫拒绝,“不必。”

明姝眨了眨眼,才慢吞吞道:“可你着衣衫不整的也不行啊。”

顾华礼眉角一跳,衣衫不整这个词怎么听……都有点怪,“不妨,我不会客。”

明姝就心安理得地“哦”了一声,然后把手里半截丝绦揉了揉,塞进袖子,才道:“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顾华礼垂下眼看她,道:“今日家里有人来宝章寺?”若是有,他怎么不知道。

明姝摇摇头,“我和宜阳公主过来的,”顿了顿补充道:“府里没有人与我一道,丫鬟也没有。”

他淡淡地点头,道:“你先在我这等等。”

就领着明姝继续往前走,又不知拐过了几道廊庑,他才停下来,推开一出茅屋门。

明姝盯着里面破烂的竹椅木桌以及泥土地面没眨眼,顾华礼心里顿时有些不畅快,可他说不出来由来。

小姑娘娇娇贵贵的,定然没见过这些。兴许,还嫌弃得厉害。

他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先进去推开了里间的门,这里面倒是铺了木板,窗子也被支起来,显得窗明几净。

明姝却一下子扑到外面的竹椅上,竹椅咯吱一声,明姝翘着脚尖掂了掂,椅子也晃晃悠悠地摇了起来。

他一回头,便猝然撞进少女明灿灿的眸子里。

明姝弯着眉眼笑得欢快,“五哥,我以后可以常来这里玩吗?”

她盯着逆光而立的那人,心里梗得难受。他那么骄傲偏执的人,被她看到这么狼狈的样子,大约很别扭吧。

却偏要装得若无其事。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