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御昆仑》

  • 作者:清诚
  • 主角:任青,李先生
  • 推荐:13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1-04-01 11:36:03

《御昆仑》 内容简介

火爆创作《御昆仑》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清诚,传奇人物任青,李先生,是一本仙侠类型的作品,精彩章节节选:春风轻送,吹皱一池春水。镇南王如今已是五十四岁的老头子了,闲坐家中,一身素服便装的他就如一个挑夫老似得不起眼,那双常年握刀布满了老茧的大手执黑,在棋盘上空悬了半天迟迟不定,最后一把掀了棋盘了了事。“大

《御昆仑》 章节试读

春风轻送,吹皱一池春水。

镇南王如今已是五十四岁的老头子了,闲坐家中,一身素服便装的他就如一个挑夫老似得不起眼,那双常年握刀布满了老茧的大手执黑,在棋盘上空悬了半天迟迟不定,最后一把掀了棋盘了了事。

“大将军既然弃权了,那这把就是我赢。”

李先生正对着似乎有发火迹象的镇南王,淡定自若,反而像多年老友般语带调笑。

镇南王双眼一瞪,可惜这位传说中凶神恶煞足以吓死人的恶意目光并不能唬住陪伴多年的李先生,后者只是耸耸肩,干脆不再理会瞪眼的镇南王,起身拿走块糕点,捏碎了撒在湖中。

水面初时还算平静,不过多时,刹那如沸腾似得涌现无数锦鲤鱼群。

“万鲤浮水,说起来是挺场面气派的,真到眼皮底下却有点吓人了。”李先生扔完了糕点,拍了拍手中的碎屑。

“大将军还在烦恼彭玉海的事情吗?”

镇南王点点头,虽然死掉的是并肩多年的老兄弟,但是他并未露出多大的悲伤:

“其实消息已经查清了,杀人的是当年江湖公案里面的余孽,找人报仇理所当然。不过青衣楼根脚不净,这里面有没有别的说不清楚。老彭虽说是跟着我十几年的老兄弟,但是这些年来他可能是看我王洪老了,越来越不像话,我听手底下人说,这些年他还跟南蛮那边搭上线了?”

“都是你的老部下,这些年那些自持有军功的,就算不张扬,可家里面的小崽子却不省心,这么些年你睁眼闭眼的,外面早就怨言四起了。”

李先生双手抄袖,看着渐渐开始平静下来的湖面。

“我早就跟你说过,打江山容易,坐江山难。你今年都五十四了,万一哪天蹬腿走了,且不说朝廷那边,单就说你儿子吧,你剩下的那些老部下能服?”

“放屁!老子能活一百岁!手底下那帮王八蛋哪个活的比我长?”

镇南王吹胡子瞪眼,李先生却连看都不看,仿佛他就真的只是一个撒泼的老农。

“这些年你培养的那帮江湖高手,秘籍是看了不少,十几年前的存货能给的都给了,可是一个一品高手都没有。”

李先生斜了镇南王一眼:“我可听说了,青衣楼出了位高手,不过二十来岁,副城墙上的那个,还是她的手下败将!”

镇南王皱着眉:“那又怎么样,她还敢过来跟老子三十万镇南军掰腕子不成?”

这话说的他自己心里其实也清楚,自己在的时候朝廷固然是有所顾忌,但是如果自己了死了,那威望不足的儿子很快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李先生不说话,就这么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半晌镇南王才无奈道:“那要怎么办?”

“追啊,那天一剑劈了王家当铺的小丫头,说不得就是我们世子的救命观世音了。”

“一个小丫头,虽然有些潜力....”镇南王看着地上散落的棋子:“是不是有些晚了?”

“被别人捡走了那才叫晚!”

李先生看着镇南王仍是一副不理解的样子,有些头疼:“当年你马踏江湖,如果有一个陆地剑仙在,你还敢不敢上门抢书?”

“陆地剑仙...”

回想那段岁月,江湖中不服管束的高手比比皆是,更有一些惊才绝艳的盖世高手,就算最终难逃被铁蹄压身的命运,可那神采风度,实在让人心折。

镇南王的目光渐渐热切:“那也不能把希望全都放在那个丫头身上。”

“我来谋划。”李先生眺望着远方:“这未来,都是年轻人的了。”

这些乱七八糟的朝堂事,江湖事,统统不关任青的事。

一路风尘仆仆,已经化身为乞丐的任青和丫头,经历过长达一个多月的波折辛苦后终于来到了京师之中闻名天下的青衣楼。

辛苦终于走到了尽头,任青几乎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站在雅致清幽,出入皆是贵人的青衣楼大门前。

丫头怯怯的拉了一下任青的衣袖,在身后轻轻道:“我们一定要进去吗...这里...”

青衣楼二楼栏杆上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有的对下方往来人群爱答不理,有的则是细声媚笑,虽然没有在门口拉客那么夸张露骨,但这特么分明就是个妓院啊!

“我们只是去拜访一下秦师傅的朋友而已,没事的。”

满嘴安慰的任青其实心里也没有底,可是从南关一路走来,花销早就没了,说来也惭愧,要不是丫头从小就吹得一手好笛子,孤儿的他也不像寻常女儿家那样怕羞,实在穷的走投无路的时候,丫头就在一些酒楼还能靠着吹笛子来混一顿饱饭。有时运气好,也会得几文赏钱。

这么一路磕磕绊绊的走过来,对任青来说实在太不容易了。

有时夜深人静,在荒郊野外,或是破庙祠堂里,任青脑子里难免会想到很多事情。

想家,想父母,这世的还有那世的,总之就是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涌上来,却偏偏每一样都让人感到异常的悲伤难受。

任青很讨厌自己流眼泪,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她都认为哭是一件很丢人的事。

可是从南关一路走来,两世加一块都已经三十岁的任青确实被一个十六岁的丫头在照顾着,有时在茶馆里讨个饱饭也会受人白眼和戏弄,有回碰到一个有钱有势的,两个人差点被抓回府中为奴为婢。

每次想到这些,任青心中都会有一种气,那气涌上眼帘,化为雾后又结为水滴,从脸上像断线珍珠一样不停落下,每次丫头看到都会过来搂着任青的身子,小手放在她的长发上一遍又一遍的抚过,好像这个动作能将任青心中的那股气抚平。

每当丫头这么做的时候,任青都会哭的更厉害。

当然,大多时候任青是不会承认自己哭了,她只是梗着脖子红着脸的说,那是夜里在讲梦话。

用力的捏了捏丫头的小手,任青另一只手握着长途赶路时用到的一根细长竹棍,大步向着青衣楼走去。

《御昆仑》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