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独家专宠:老公赖上门》

  • 作者:苏尽欢
  • 主角:余白亦,李舜
  • 推荐:57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1-04-01 13:24:44

《独家专宠:老公赖上门》 内容简介

《独家专宠:老公赖上门》是苏尽欢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故事,设定令人拍案,文笔成熟,推荐阅读。《独家专宠:老公赖上门》精彩内容试看 李舜说,“昨天晚上爆出来的消息,我手机消息都快炸了,说的都是同一件事,那就是江大少爷的剑被人拔出来了。”“江大少爷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出现了。”余白亦准备喝酒的动作骤然停顿,心头狂跳,还故作平静的说,“是

《独家专宠:老公赖上门》 章节试读

李舜说,“昨天晚上爆出来的消息,我手机消息都快炸了,说的都是同一件事,那就是江大少爷的剑被人拔出来了。”

“江大少爷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出现了。”

余白亦准备喝酒的动作骤然停顿,心头狂跳,还故作平静的说,“是吗,被人拔出来了呀,不知道是被谁拔出来的,这么的幸运……”

江容的嘴巴那么快的吗,怎么这样的事情这么快就传出去了,不会还把她的名字给传出去了吧?

要是真传出去了,那真是要死。

余白亦手都攥紧了,生怕李舜下一句话就是对她质问。

却见李舜摇摇头说,“这个还真不知道是谁拔出来的剑。”

“消息只是说有人拔出来了江大少爷的剑,至于是谁,倒还没有人知道。”

余白亦松了口气。

手渐渐放松,心头倒是暗想:江容,算你会做事没有把我供出来,不然我肯定不会原谅你的。

李舜说,“你是不知道,不知道有多少人失望痛苦哟,尤其是那些对江大少爷有想法的女人们,简直要哭晕在厕所。”

余白亦说,“她们不是拔不出来江大少爷的剑吗,有什么好哭的。”

李舜说,“她们是拔不出来剑,可不代表她们就愿意看到有人拔出剑来。现在好了,剑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拔出来了,江大少爷也算名草有主了,又一个完美男人飞了,跟她们再也没关系了,她们能不哭吗。”

“听说,现在好多人都在打听那个人是谁呢。”

余白亦呵呵呵,没接话。

她把酒坛重新封好,放进木箱子里,锁好,拿在手里。

李舜看她,“干嘛呢,要走啊?”

余白亦点头,“该问的都问完了,礼物也拿到手了,还待在这儿干嘛,等着传绯闻吗?我可不想。”

李舜,“……你这也太……实在了吧。”

他都不知道怎么形容好,他存在的意义难道就是给她讲了一段江大少爷的传奇吗?

靠,果然是这样,两人说了这么长时间的话,话题全部都是江大少爷,跟他没关系,没关系呀……

李舜真想阿西吧。

余白亦懒得理他,管自己走。

走到门口时,忽然回头问,“李舜,你觉得会是谁拔出来了江大少爷的剑?”

李舜怨念中,“我怎么知道,我跟江大少爷又没交情,话都没说上过,就远远的见过一次,他自己不传出来,我怎么可能知道?”

余白亦点点头,“说的也是。”

然后她就走了。

李舜倒是疑问,“什么意思哦?”

**

余白亦带着木箱子回到了保安室。

她力气一向大,这么个箱子对她来说,根本不费什么力气,轻轻松松就扛了过来。

小张替她顶了这么长时间的班,虽然舍不得这些二十年份的女儿红,但余白亦还是爽快的将之前开封了的酒坛子全给了小张。

小张也是个爱酒的,当时就接下了,喜滋滋的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了。

剩下余白亦一个人坐在保安室里,心情却比之前多了一份烦恼。

江大少爷的事情现在算是确定了,他没说谎,说的都是真的。

她拔出来了他的灵心剑,是他命中注定的妻子。

可是,自己真的要去跟他交往,做他的妻子吗?

她自己的事都还没有做好,大仇都没有报,怎么能和别人步入婚姻?

唉,烦,烦,烦。

一直到下班,余白亦还在纠结这些事情,心事重重的,看的比她先回来的沈七七和朱茱大呼惊奇。

相处一年来,可从没见过余白亦这么烦恼忧愁的神情,出了什么事?

朱茱一向都是最关心人的,忙问,“小白,这是怎么了?”

余白亦坐到沙发上,叹一口气,没好气,“还能怎么了,还不是这事给闹的。”

沈七七很有眼力见,拿了三瓶饮料出来,一人一瓶,说道,“是在为江大少爷的事烦心吗?”

余白亦对这俩小姐妹没什么好隐瞒的,便点头,“是啊,我今天去问了李舜,按李舜的说法,这位江大少爷倒是没有说谎,都是真的。”

“就是真的才烦恼,假的还好办一点。”

沈七七和朱茱都是认得李舜的,自然知道余白亦的这位上司兼闺蜜,其实也是个富二代,能接触到这些事倒也不奇怪。

沈七七说,“这事是真的还不好吗?你拔出了江大少的灵心剑,你就是他的命中注定之人,你们俩是天定姻缘,你在烦恼什么?”

朱茱也说,“七七说的不错,你反正单身,有这么好的一个姻缘到来,接受他就是,为什么这么忧愁?”

余白亦苦笑,“你们说的都对,关键是,我现在压根就没想过要去谈恋爱,更加没想过要和谁结婚。我还有一大堆的事要做,怎么可能去结婚?!”

沈七七和朱茱更加不明白了,异口同声,“为什么不能结婚?”

余白亦看一眼她们,慢慢的解释了一句,“我有些事没有告诉过你们,不是想隐瞒你们,只是觉得没有必要把你们扯进来。你们也不要问是什么事,等什么时候我觉得能告诉你们了,自然会跟你们说个清楚明白的。”

“但并不是现在。”

随后她又说了一句,“这把剑,拔的不是时候。如果我还是以前那个我,说不定我就毫不犹豫的同意了,可惜……”

说着,余白亦就陷入了沉思,似乎在回想她那些从未与人说过的过往。

沈七七和朱茱相互看着,面面相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还是朱茱先开口了,她摊摊手,对沈七七轻声说,“怎么办吧,要不是你硬拉着我们去衣被山,也就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小白这么难过,你负责安慰。我去洗澡,一身的汗。”

朱茱去她自己的房间洗漱去了,留下沈七七一个,挠挠头,还真不知道怎么安慰。

想了想,沈七七干脆豁出去了,决定来个以毒攻毒,说不定小白就没这么忧愁了。

于是,她说,“小白啊,我知道你现在忧愁烦恼,我也没法子帮你,但是有件事,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你的。”

余白亦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向她看来,“什么事啊?”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