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佛系古玩人生》

  • 作者:九个栗子
  • 主角:沈风,兰双
  • 推荐:399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1-04-02 08:22:51

《佛系古玩人生》 内容简介

畅销新书《佛系古玩人生》是九个栗子原创的一本都市风格的佳作,主要人物沈风,兰双,精彩片段预览:沈风眠简直服气了,这都什么人啊?这!玉!是!他!的!还想着这笔交易完成了,好歹今年的房租是出来了,结果呢?他都心碎成渣了,偏偏那俩人还在争执不休。“我告诉你,这种破玉,我多的是!我不需要你的施舍!”“

《佛系古玩人生》 章节试读

沈风眠简直服气了,这都什么人啊?

这!玉!是!他!的!

还想着这笔交易完成了,好歹今年的房租是出来了,结果呢?

他都心碎成渣了,偏偏那俩人还在争执不休。

“我告诉你,这种破玉,我多的是!我不需要你的施舍!”

“兰双我不是这个意思真的,我只是想弥补……”

“呸!弥补什么?我需要你弥补吗?我如今有老公有儿子,我一出去,人家都叫我太太,日子过得不知道多潇洒自在,我需要你弥补什么?”

“……”

最后,梁兰双摔门而去,用劲极大,门框震得灰尘簌簌直落。

漫长的寂静中,姜远山颓然跌坐在椅子上。

他眼神空洞,茫然地看着天花板。

沈风眠没搭理他,埋头把地上这些残渣都捡了起来。

白瓷骨碟里,一小堆晶莹剔透的玉碎片闪闪发亮。

沈风眠越看,越觉得难受。

这些败家子啊,心疼!

他拿着镊子翻了翻,心下琢磨着:这块大的打磨一下,还勉强能做个坠子,其他碎的……

这时,姜远山终于缓了过来,面如菜色:“沈老板……见笑了。”

沈风眠扫他一眼,叹了口气。

看到他面前的碎玉,姜远山心也是一抽抽。

但他到底还是按捺住了,艰难地道:“这个……沈老板,其实兰双以前不这样的……那还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如果你愿意听……”

沈风眠冷冰冰地:“我不愿意。”

本来谈兴已起,追忆了老半天过往,准备好好倾诉一番的姜远山被他直接打断了思路:“嘎?”

“那些过往是你们的事情,我不感兴趣。”沈风眠把碟子往他面前一推,神色淡然:“只是……玉碎了。”

姜远山面色微变:“玉碎了……但是交易并没完成啊……兰双她……”

“姜先生。”沈风眠指节在桌面轻轻一叩,目光平静地看着他:“当时我们说好的,我帮你找人,见她一面就行,现在人呢,你见到了,交易就已经完成了吧?”

“可是……”

“难道姜先生的意思,是想让我帮你们破镜重圆?”

姜远山猛地站了起来,面色大变:“你什么意思!?”

“难道不是吗?”沈风眠面不改色:“又是信物又是折腾的,难道你们不是旧情人?”

有好几秒,姜远山都是懵的。

但他最终还是缓和了神色,慢慢地坐了下来:“……你弄错了,兰双……我是说梁小姐,她和我不是那种关系。”

他闭了闭眼,沉声道:“她是我弟媳,蛋蛋……是我侄子。”

沈风眠挑了挑眉,嗯了一声:“原来是这样,抱歉。”

“没事,不怪你,是我没说清楚。”姜远山叹了口气:“你说的也是,刚才是我想岔了……玉已经碎了……我身上这也没带旁的,只有这个……”

他似乎很纠结,犹豫了很久,才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一个拿布包着的小东西。

巴掌大的玩意儿,却里里外外裹了好几层。

沈风眠看得很无语:也亏得他不热,他就不怕不小心撞到砸到,直接给人表演胸口碎大石了吗?

不过等最后的布一解开,他心里各种吐槽都消失了。

这玉牌!

虽然是黄玉,但他感觉全身都在发热:“姜先生,我能看看吗?”

“当然。”姜远山小心地捧着玉牌,轻轻放到桌面上:“玉不过手,你自己拿吧……”

沈风眠点点头,同样小心翼翼地把玉牌拿了起来。

这玉牌被雕琢成了伏羲式古琴的模样,虽然年代并不久远,但难得是雕工精美。

正面以阴刻线表现琴弦及徽,并作方巾包袱,中间以以绳系紧。

背面中部为方巾,下部为阴刻“天籁宣情”印。

上部……

沈风眠指腹轻轻触摸着那落款,心潮澎湃:这是减地阳文“子冈”款!

子冈牌!

他翻来覆去地看,越看越是欢喜。

太难得了,他这些年来虽然收了不少玉牌,但真是第一次见到品相如此完美的子冈牌。

可惜不是出自明代陆子冈之手,这是清代的……但也已经很难得了。

这玉牌的构思极为精妙,尤以包袱式方巾最甚。

方寸之间,可见匠心。

姜远山显然也很不舍,犹自呢喃:“这是我给蛋蛋准备的见面礼……我回去寻件和之前那个差不多的玉来换成吗?这个暂时先放你这。”

“行。”沈风眠答应得很爽快,点点头:“等会我起草一份文件,这块子冈牌价值比那块玉要高出不少,如果这玉牌要出的话,我给您再添一笔钱。”

“……好吧。”姜远山愁眉不展,犹豫了很久才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梁……梁女士,她要是再来的话,你能不能还通知我?今天什么都没来得及说……”

他叹了口气,伸手拨弄着那些玉的碎片:“我本来还想,问一下蛋蛋的情况的……”

对于他们之间的事情,沈风眠不作评价。

虽然他不觉得梁兰双还会来,但他还是答应了。

反正不用他做什么,打个电话而已,顺手的事情,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等签完合同,送走了姜远山,沈风眠才重新捧起玉牌欣赏起来。

这玉牌,真是绝了!

就算是清代的,保存得这么完美的也很难得啊!

这姜远山到底是做什么的?

一出手就是那么好的玉,这又拿出块子冈牌。

要说他家底丰厚吧,也没感觉,他周身气度就不像是有个有底蕴的。

沈风眠想不出结果,摇摇头,重新研究起这玉牌。

正在他看得入神的时候,忽然感觉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

初时,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结果凝神一听,不仅没消失,反而更加加重了些。

什么情况?

沈风眠收起玉牌,有些警惕。

难道进了老鼠?

心里还在思量着,明天要不要去抱只猫回来,就感觉那声音愈加清晰了。

他左右转了转,最后在里间休息室的门口停住了。

休息室?

沈风眠想到了什么,猛然瞠大眼睛,连忙把门打开。

已经无聊到要长蘑菇的童皓靠墙坐在地上挠着门板,有气无力地抬头瞅了他一眼:“你总算……想起我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佛系古玩人生》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