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魔兽之灰烬使者》

  • 作者:盐分不足
  • 主角:乌纳斯,戈尔
  • 推荐:428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1-04-02 10:03:39

《魔兽之灰烬使者》 内容简介

《魔兽之灰烬使者》是盐分不足新写的一本游戏网络故事,主线回味无穷,文笔朴实无华,推荐阅读。《魔兽之灰烬使者》精彩内容 乌纳斯独自一人穿过长长的甬道阶梯,在城门处取回棕马,慢悠悠的回到耳语花园。血肉傀儡引发的骚动还没有平息,几名士兵正在安抚难民,乌纳斯没有回自己的帐篷,而是选择去爆炸现场看看。银色黎明的骑兵小队动作很快

《魔兽之灰烬使者》 章节试读

乌纳斯独自一人穿过长长的甬道阶梯,在城门处取回棕马,慢悠悠的回到耳语花园。

血肉傀儡引发的骚动还没有平息,几名士兵正在安抚难民,乌纳斯没有回自己的帐篷,而是选择去爆炸现场看看。

银色黎明的骑兵小队动作很快,现场的残骸基本被清理干净,一身华丽金色审判套装的埃里戈尔正骑在马上发呆,他的面甲掀开来,露出一张朝气蓬勃的年轻脸庞。

见到乌纳斯,埃里戈尔下马迎了上来:“我知道你的名字,乌纳斯-劳乌加德,你干的好事却要我们给你擦屁股!”

他明显是在开玩笑,乌纳斯下马跟他对了一拳,这是个很亲热的招呼方式,也跟他开起玩笑:“屁股擦干净了?”

“哈哈哈,”埃里戈尔开怀大笑,“兄弟你是个勇士,可没多少人有直面血肉傀儡的勇气,不知为什么,我最喜欢勇士。”

乌纳斯差点一口大姨妈喷出来,无语问苍天,为啥基佬都爱我,美女却对我敬而远之呢?

“一定是因为你也是个勇士呀,”他也恭维了埃里戈尔一句,“英雄惜英雄嘛。”

“哈哈哈哈”,埃里戈尔大笑道:“兄弟你猜的真准!”

真是个自大狂。

乌纳斯花0。1秒翻了个白眼,然后也跟着呵呵傻笑起来。

“兄弟你这身装备是哪里弄来的,”他学着埃里戈尔开始称兄道弟,“兄弟我看了都眼红。”

“这是骑士团在瑟银兄弟会订购的一批精品,”埃里戈尔十分得意,“由于主材料光铸铁的稀缺,早已停产,我可是花了大价钱才搞到手的。”

“哦?多少钱?”乌纳斯急问道,他手里还有个几百金。

“光图纸就要一千金!再加上材料费和代工费,一共五千金币。”

这个数字一下击沉了乌纳斯的心,是他总财产的十几倍。

“兄弟如果想制作一套,跟我说一声,我偷偷弄了一套图纸的副本,金币也不是问题,”埃里戈尔看出他的心思,拍拍胸脯,“唯一难办的是光铸铁这玩意,有价无市。”

“而且自从洛丹伦沦陷后,亡灵横行,商路不通,除了那些疯狂的地精,早已没有商队敢来这里做生意。”

“地精?他们也与人类做生意吗?”乌纳斯奇道,游戏里大部分地精属于部落成员,跟人类是关系可不太好。

“如果燃烧军团有金子,我想地精也会跟恶魔们做生意的,”埃里戈尔毫不掩饰他的厌恶:“地精们看准了我们物资短缺,将日用品的价格抬高双倍,粮食武器的价格抬高十倍,即使是这种暴利,我也很久没看到他们了,亡灵瘟疫的恐怖已经传遍了世界。”

连最贪婪的地精也不敢来的地方,上哪去制作这么精美的装备呢?看来审判套装的事只有先放放了,乌纳斯无奈的想道。

这时埃里戈尔的士兵们回来了,他询问了几名士兵的调查情况,大家都是一无所获。

“像这种**式袭击一般很难调查出什么结果,我们已经完成大人交代的任务,剩下事的就让守备官乔丹头痛去吧,兄弟们,上马回营!”

“是!”所有人都整齐一致的上马,几十个人却仿佛有千军万马的气势。

埃里戈尔也帅气的跨上了大马,他转过头对乌纳斯道:“乌纳斯兄弟,再见了。”

“等等,埃里戈尔兄弟,你身上有吃的没,给我垫垫肚子。”乌纳斯突然想起这茬。

埃里戈尔身子一晃,差点摔下马,乌纳斯英勇的形象瞬间坍塌了一角,他可从没见过向他讨饭的英雄?

他抹了把头上的汗,取下挂在鞍边的一个小包裹,里面是自己一直贴身珍藏的牛肉干。

“一点肉干,还能煮一碗牛肉汤。”埃里戈尔一向敬服敢于拼命的猛士,不会在这个时候吝啬,毫不犹豫的把小包丢给乌纳斯。

“多谢,你这算救我一命。”听见“牛肉汤”几个字,乌纳斯口水差点流出来。

“哈哈,再见了,乌纳斯兄弟。”埃里戈尔挥个手,迅速的调转马头,以免自己一脸肉疼的表情被乌纳斯看到。

骑兵们跟随他们的队长远去了,乌纳斯赶紧打开小包裹,七八片酱色的牛肉干静静的躺在布包中,一股肉香钻进他的鼻子,他忍不住拿起一小块丢进嘴巴。

一个字,香!可惜这肉干硬的跟石头似得,怎么也咬不动,他强行香下肚子,心里一阵硌得慌,看样子还是要煮一煮才能吃。

几个难民围了上来,他们都远远的目睹了乌纳斯与血肉傀儡的战斗,这时开始七嘴八舌的感谢他的救命之恩,为首的老头子还拿着一块面包送上来。

乌纳斯没有客气,接过面包大口大口的啃起来,眼眶不由得有些湿润了,在这个难民营里食物一定是非常宝贵的东西吧,果然好人还是有好报滴。

面包几乎没什么甜味,此时成了心中最好吃的东西,他大口的咀嚼着,却不知怎么的,一双无神的,却又带着点渴望的大眼睛在他心中一闪而过。

他低头看看身上的黑袍,淡淡的玫瑰花香已被腥臭的污血掩盖,不知黑袍的主人——是叫“露露”吧,会不会责怪他,自己答应她得到食物后会分给她一半,而且终结者的逼也装了,可不能欺骗这个可怜的小姑娘。

想到这里,他跟难民们道了个谢,分开人群,拿着半块面包和牛肉干向露露的帐篷走去。

无视难民们的窃窃私语,乌纳斯来到了露露的帐篷前,掀开门帘准备给小姑娘一个惊喜,却没想到那个纤细的灰色身影竟然消失了。

这里离爆炸现场不远,虽然没有受到爆炸波及,但是没有人会嫌离危险太远,乌纳斯在四周转了几圈,见人就打听小姑娘的去向,可惜他也不知道露露长什么样,只记得那双大眼睛和一身灰袍,这种形象在这里十分普遍,最后果然是一无所获,还被人用异样的眼光打量。

这个耳语花园虽然不大,但是帐篷很密集,她要是随便找了个地方躲起来,自己一个人就太难找了。

回到露露的帐篷前等了一会,乌纳斯选择放弃,这里没有她留下的行李,她会回来的概率太小。

跟四周的人打个招呼,希望他们能在小姑娘回来时给他报信——虽然希望很渺茫,乌纳斯便回到自己的临时帐篷。

有半个面包和一坨坚硬的牛肉干垫在胃里,肚子也不叫唤了,劳心劳力一整天,乌纳斯脱掉沾满污血的斗篷,躺在茅草上沉沉的睡去。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