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慕川向晚》

  • 作者:姒锦
  • 主角:程正,李妈
  • 推荐:430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1-04-03 13:28:43

《慕川向晚》 内容简介

本次给网友们安利姒锦最新力作的现代言情网络故事《慕川向晚》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程正,李妈两位主线角色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看看吧!众人松了一口气。进来的是一男一女,男的正是技术队的队长程正。他大约二十七八岁,大概受专业影响,长期与尸体打交道,自动修炼出一种生人勿近的距离感。白大褂,白手套,干练整洁,有一种不屑与“凡人”为伍的清矜

《慕川向晚》 章节试读

众人松了一口气。

进来的是一男一女,男的正是技术队的队长程正。

他大约二十七八岁,大概受专业影响,长期与尸体打交道,自动修炼出一种生人勿近的距离感。白大褂,白手套,干练整洁,有一种不屑与“凡人”为伍的清矜,身上几乎没有烟火气。往那一站,显得格格不入。

程正与白慕川一样,刚来锦城不久,据说在海外深造多年,是法医物证学方面的高才。可以说在锦城一个公安分局做技术队长,相当屈才了。

“抱歉,来迟了。”

程正是看着白慕川说的。

其余人在他眼里,都不存在。

白慕川没动,抬腕看时间,“42个小时。”

现在是下午四点。

离赵家杭案发到现在,刚好42个小时。

显然白慕川对程正的工作效率是不满意的。

程正不解释,偏头对女助手说:“PPT。”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程正走到白慕川身边,朝他点点头,开始了一场别开生面的PPT演讲。

短短十分钟,他用专业生动的语言复原了赵家杭案发现场,给出了各项物证结论以及尸检结论,还包括汽车检验结果。应该说,在刑大现有的技术条件下,能在42个小时出结果,已经相当高效。

在场几个新入刑警,听得津津有味,可结论却让人大跌眼镜。

从尸检结果与现场物证来看,赵家杭的死亡,完全属于意外。

汽车技术工程师对事故车辆进行了全方位检测,最后确定发生事故的真正原因是赵家杭自己不合理改装汽车,导致离合器回位卡滞,在他下车去车头察看车况的时候,离合器片分离及回位不彻底,越野车自动行驶,引发改装的保护装置自启动,最终把他抵在车库的墙上直接杀死。

“太巧了!”

唐元初惊叹起来!

“……难道真的闹鬼了。”

白慕川敲敲桌子,示意大家安静,然后望向程正。

“那三只被焚的猫,又怎么说?”

三只……?

会议室气氛凝滞一瞬。

程正慢慢开口,“你怎么知道是三只?”

白慕川抬抬下巴,“从犯罪心理学角度来说,一切都那么完美,怎么容许出现一点数量上的瑕疵?”

程正看他的目光深了深,转头又对着会议室众人,“白队说得没错。我们对猫尸进行了检验,其实那不是两只猫,而是三只猫。”

“啊!”现场响过一阵抽气声。

当时出警的人,明明看到技术队取走的猫尸是两具。

尤其白队,他不是法医,更没有参与技术队的工作,为什么敢笃定是三只?

程正待众人的惊叹声停下,方才慢条斯理地说:“目前可以肯定,三只猫的年龄都在三月余。两公一母,是亲兄妹。死前受过残酷的虐待,身上多处骨折,胸膛被施虐人剖开……有一只猫,无头,有一只猫,无身。猫尸不全。”

屏幕上出现多张“少儿不宜”的残忍画面。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众人静静地听着。

程正和她的女助手都没有什么表情。

白慕川却突然就笑了,“这就是你的最终结论?交通意外?”

白慕川漫不经心,“不明白以你程正的资历,为什么就只查出一个交通意外来。”

程正与他目光对视,几秒后,从女助理的手上拿过鼠标,自己操作PPT演示文档。

“另外,我在事故汽车上提取到半枚可疑的指纹,应该是一个多月前留下的,也是事故车辆上,唯一一个不属于死者赵家杭的指纹……”

赵家杭是个古怪的人。

像他这种身家的富豪,哪个没有司机?

可他没有。爱车如命的他,把汽车当老婆,根本不许别人碰他的汽车半根指头。

众所周知,指纹提取时间越早越好,超过一个月的指纹,提取难度已经相当大。程正能提到半枚指纹,是专业过硬,也是白慕川要的结果。

他冷漠的脸上略有所动,“指纹比对结果?”

“在备案的指纹库里没有找到相似。”程正说完,冲众人点点头,“剩下来的事,就交给白队长了。”

他合上电脑,交给女助理,就要离去。

白慕川喊住他,“720案件还没有结案,今晚可能还要辛苦一下程队——”

程正回头,打断他,“我今天晚上有事,不加班。”

白慕川凝目,眉梢突地一扬,“祝你顺利。”

他并不是一个热络的人,莫名其妙的祝福让程正略略一怔。

白慕川却淡定地转身,抬抬腕对队里人招手,“干活!”

检测结果出来,大家分头行动,一个组一条线,各干各事。

真实的刑侦与影视剧和小说里其实有很大的差异,并没有靠着“某柯南”一人轻松断案的神奇存在。

他们的工作更倾向于流水线,完全是现代化数字办案模式,技术组负责现场勘查,采集证据以及各种证据的处理;侦察队咨询情况,全面介入侦察活动与现场勘查;情报队查找线索,最后由侦察队进行汇总分析。

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才能达到更专业的效果。

白慕川刚刚安排好接下来的工作,就接到电话。

“赵家杭的老婆把灵堂都摆到公安分局门口来了,案情通报呢?”

来电话的人是分局局长。这几天他大概也被舆论逼出了火气,语调颇高。

白慕川沉吟着,不温不火地说:“告诉她,交通意外。如果她肯接受结果,就去办手续领尸体!”

分局长:“……”

——

刑侦队人人都在忙,白慕川却正点下班。

黄何对这个老大颇为头痛,但无可奈何。

白慕川办案风格很硬,说一就是一,不留情面。

他以一人之力拒绝了大家“马上提审向晚”的合议,却在第一时间回家,将被李妈锁在家里的向晚放了出来。

用“锁”字有点严重,可实事差不多。

两个小时前向晚要出门被拒绝,李妈索性把她反锁在了房门里。

“小白先生,这小姑娘细皮嫩肉的,你可……可轻着点儿。”李妈看他黑着脸,生怕他伤着向晚,用了极其委婉的声音来劝和,“……年轻人血气方刚,火气旺,遇到点事儿就容易想不开。你俩要有什么误会,说开就好了……”

白慕川:“……”

向晚:“……”

这是被她误会成什么关系了?

白慕川冷脸,“李妈你先下去。”

他这样说已经是命令,一个保姆不合适再说多什么。

李妈叹息一声,朝向晚挤挤眼睛,好心地提醒她要懂得服软,下去了。

房间里剩下两个人,向晚看他凶巴巴的样子,稍稍有点怂。

“白警官,你没有权利扣押我——”

“我记得是你自己要求住我家的?”

“那是昨天晚上!”向晚犟了一下嘴,马上就平复下来,不想在这种小事上计较,“白警官,我今天出去也不是为了相亲的,而是因为突然发生一点状况,我必须马上向你汇报……”

原则上来说,她相不相亲跟白慕川没什么关系,她不用解释前面那一句。

可她感觉自己“一心为案”,会显得比较正直一点。

果然,白慕川听完,冷淡地点点头,“继续说。”

“!”

这个警官审问人成习惯了吗?句句话都把她当嫌疑人。

向晚撅一下嘴表示抗议,语气却很温驯,“有人在我书评区留下一个奇怪的评论,可我再刷新的时候,已经删除了。”

白慕川眯起眼,审视似的看她。

怕她不相信,向晚马上去抱了电脑过来,指给他,“不信你看,我还截图了!”

截图里的留言ID是一串手机号码,留言的内容确实很有嚼头。

“好好写,我一定会让你火起来的!大红大紫,彻底释放你内心的魔鬼……”

白慕川拍照发给黄何,让他调查这个ID,然后问向晚,“你为什么不直接给我打电话?”

向晚呵呵一声,“我的房子有人监视,我的手机……万一也有呢?我想亲自到队上去。咳,那样也安全一点,可李妈不准我走,我就有点生气了。破不破案,跟我也没什么关系,我管你?”

说到生气的时候,她似乎真的很生气,倔强的小脸微抬着,唇角有一个鄙夷的小弧度,像一只偷吃南瓜被人打下灶台的小老鼠,可恨又可怜。

白慕川瞄她一眼,坐下来,顺势拿她电脑。

“你干什么?”向晚惊叫着,就要扑过来。

那保护电脑的架势,像找他拼命。

白慕川神色淡淡,“把你那个小群的聊天记录调出来!”

向晚抢夺电脑的手迟钝一下,“你不相信我?”

“我忘了,前不久刚重装过系统……没有备份。”

“你那个细纲多久传的?”

“大概一个多月了吧?我忘了。我哪知道会出这样的事,我要早知道,就都保存起来了。”

“向、晚。”白慕川认真地盯住她,“种种迹象表明,你就是杀人凶手!”

……

……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