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新京喋血》

  • 作者:秋镝
  • 主角:卢颂绵,秋菊
  • 推荐:354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1-04-04 14:08:52

《新京喋血》 内容简介

火爆辣文《新京喋血》由秋镝笔下的军事类型的网络创作,剧情中的主线人物是卢颂绵,秋菊,主线环环相扣,值得阅读。精彩情节试读:午后,怀德街59号,卢世堃宅邸。骆霜晨陪着卢颂绵自第五陆军病院匆忙回到这里。卢世堃的书房在会客正厅的西侧,房间里凌乱不堪,书柜里的书被翻动了,有很多丢在了地上,多宝格上的古玩也被动了,地上还有破碎的瓷

《新京喋血》 章节试读

午后,怀德街59号,卢世堃宅邸。

骆霜晨陪着卢颂绵自第五陆军病院匆忙回到这里。卢世堃的书房在会客正厅的西侧,房间里凌乱不堪,书柜里的书被翻动了,有很多丢在了地上,多宝格上的古玩也被动了,地上还有破碎的瓷片,红木书桌下面的暗格被打开了,隐在里面的保险柜半开着,里面有些票据散落着,展天雄很是懊恼地站在卢颂绵的身后,“小姐,我在家正要安排下人给老爷做饭菜的当口,商会那边来了电话,说舒兰有人来找老爷,让我过去一下,我不敢耽搁就去了,等我从商会回来时,发现有点不对劲,往常这个时候正是丫鬟秋菊忙里忙外的时候,我在正厅见她趴在那睡觉,随后就发现了老爷的书房进了人,然后就让山河去找你,对不起,小姐,是我大意了。”

卢颂绵一边整理着桌上的杂物,一边说:“展叔,不怪您。这是有人预谋好的,您把秋菊找来吧,让她帮着把房间收拾一下,我爹最爱整洁了,不希望让他出院后见到这样的情景。他的物品少了什么,我也不清楚,只有他醒来才能知道。”

展天雄说:“秋菊吓坏了,她怕你骂她,躲在后面呢。”

卢颂绵说:“我骂她做什么,她自小陪我长大,感情没的说,她也不是有心和外人勾连做坏事的人,您把她叫来吧。”

展天雄应声而去。

“陆哥,你怎么看这个现场发生的事?现在父亲昏迷住院,你就是我的主心骨了,真不知道,为什么我家从我母亲去世后,从来都没太平过。”

骆霜晨仔细又巡看了四周的情况,“颂绵小姐,你看这散落在地上的书,还有书柜中的书,虽然被弄得很乱,但你看哪本书有翻动地痕迹?再有,古董架上有几件瓷器可是价值连城的,来的盗贼怎么能放过呢?显然就不是为了求财,而是在找他认为很重要的东西,至于书房中混乱的迹象,他是借此想掩人耳目。至于,保险柜中有没有他要的东西,现在还不得而知,只有你父亲醒来才能确认。”

卢颂绵点了点头,“那我还报案不?”

“我就是警察,你还报什么案,我安排人帮你查查就行了。顺天署那些人哪个能办事啊?”

这是展天雄带着秋菊进来了。

“小姐,怪我,我没看好家。”秋菊泪如雨落。

“傻丫头,这不怪你。帮着展叔把屋子收拾了吧。”

秋菊哽咽着说:“我当时正在客厅擦桌子,不知怎么了,就是困得不行了,迷迷糊糊就睡了。”

卢颂绵很是理解地说:“没有事的,别怕,这不怪你。是人向屋里下迷香了。”

骆霜晨问展天雄:“展叔,您去总商会,见到舒兰来的人没有?”

展天雄说:“我赶到总商会之后,那边的贺管事正在一楼等我,他说来人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有急事要办,就不等我了,把一张麋鹿皮留下,说是舒兰范仲仙老爷让送来的。我还惦记着家中给老爷做饭的事,就回来了,到家见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骆霜晨说:“显然这是调虎离山之计啊。卢小姐,那个范仲仙是什么人?”

卢颂绵一边整理桌上的东西一边说,“我听爹说过,这个范仲仙是个皮货商,他专门跑远东地区,和我爹也是相交多年的,好像两年前还来过长春。你是说这个范仲仙与人合谋,来我家偷东西么?”

骆霜晨说:“目前,还不知道来人得手没有?显然那个骗展叔过去的人对你家的情况很了解,甚至也知道那个范仲仙与你父亲的关系。疑点在于这样的手法很是低级,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想从你家拿到他要的东西的人有点迫不及待。这样吧,陈允先受了伤,我安排别人去一趟舒兰,与那个范老爷求证一下,然后就是等你父亲醒过来,看丢什么东西没有,如果没有丢失重要东西,就好办了。若有重要东西失窃,我们再想办法追查。”

卢颂绵轻声说:“也只能这样了。那我在家里帮着收拾一下,然后去医院陪我爹了,你有事先忙吧。”

“好的,你保重。我还有点事,得出去一下。”说完,骆霜晨和展天雄握了手,径直向门外走去。

骆霜晨想,这个卢世堃最近的事儿怎么这样多呢?是因为他树大招风,得罪人了?还是有人在惦记着他的产业呢?

走了到卢府门口,骆霜晨见已是近傍晚了,天气很好,就对龙四海说:“你开车去纳兰府等我吧,这里到那也就两条街,我溜达逛逛。”

龙四海不放心地说:“陆哥,能行么?我开车陪您吧?”

“去吧,我你还不放心,没事的,去吧,让三哥给我准备好菜好饭,我还真的饿了。”

“好的,那我先去了,你可要早点到啊。要不,三爷要骂我了。”说完,四海不情愿地开车走了。

早春的新京,由于绿化较好,空气很清新。信步街头,骆霜晨的心情放松了许多,看着这个新兴的城市,有很多处是等待开工的工地,他知道,这都是日本人在为满洲国而兴建的各大机关的办公场所,有的已提前完工,有的进展到了一半,有的路修到了半截,有的路已经贯通,这个殖民色彩浓厚的城市,老百姓能自由地生活么?东北的百姓们真是多灾多难啊。

这时,他听到旁边的胡同里有人喊:“救命!----”

骆霜晨连忙向胡同口那边走过去,见一群人围着,还不停地骂着,“我让你不还钱,打死你都不解恨,老子的生意就是追钱!我打死你都嫌累得慌,给我用劲打!”

骆霜晨看不到中间被打的人是谁,但他知道,这事儿得管,大喊一声,“住手!”

这六七个人的装扮一看就知道,是地痞无赖,为首的是个身材魁梧的主儿,“怎么?你想管闲事?先生?这年头,能管好自己就不错了,爷的事你少管啊。”

骆霜晨强压怒火,看着地上倒着的人,全身是土和鞋印,鼻子出了血,也是个身体很棒的大个子,留着很重的胡子,一动不动地在地上躺着,“你们为啥要打他?”

为首的无赖说:“他欠我们赌场的钱,有三个月了,也没有还,欠债还钱,是人间正道。怎么了,不行么?”

骆霜晨说:“那也不能打人啊?”心想赌场从来都是自己设局,设套,骗人钱财,想到这里,他从衣袋里拿出一叠纸钞来,“这些够不够?快点走人。放了他,以后不要再找他的麻烦。”

“小子,你当这点钱,爷就好心放了他?不够,驴打滚,利滚利,我要两根小黄鱼,你这不够。一边呆着去吧。”说完,把骆霜晨手中的钱拿过去,向空中抛去。

骆霜晨问地上那个人,“你到底欠了多少?”

那个人坐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就是一百六十满洲圆。谁知道三个月变成这么多?我哪有那些钱啊?”

为首的无赖说:“你去赌钱那劲头哪去了?还钱?这个仁义大哥,你也少充好人了,走吧,我们还有我们的处理方法。要不然,连你一起收拾。”

骆霜晨气得火冒三丈,右手就把那小子的衣领抓住了,“我看你是不知道你爷我是谁。今天让你长点见识。”说着,左手变拳,向着他的小腹来了个“黑虎掏心”,然后右手顺势一带,用右肘向他的后心一砸,就把他打翻在地,用脚踩着他的屁股说,“你们几个谁来?老子是警察厅的,有事去那里找我,以后再找他的麻烦,老子一个不留。”说着,摘下腋窝里的手枪,抵在了那个无赖的后腰。

“住手!------得了,这都是我的人,别那么较真好不?”

骆霜晨抬眼一看,是他?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新京喋血》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