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师尊你变了》

  • 作者:牧倾
  • 主角:洛青,师尊
  • 推荐:739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1-04-05 13:01:54

《师尊你变了》 内容简介

此次给朋友们讲下牧倾新写的婚恋小说《师尊你变了》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洛青,师尊两位传奇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结局呢,让我们一起看看吧!辛苦跋涉四天找到扶樽上仙,短短一个时辰回家,风此夜站在安居峰顶峰心情略复杂。狐清绝收了剑,风此夜早有准备,迅速无比拽住师尊衣服以防跌倒,洛青因为惯性往前冲了一截,摔了个狗啃泥。峰上花草被压歪了一片,洛

《师尊你变了》 章节试读

辛苦跋涉四天找到扶樽上仙,短短一个时辰回家,风此夜站在安居峰顶峰心情略复杂。

狐清绝收了剑,风此夜早有准备,迅速无比拽住师尊衣服以防跌倒,洛青因为惯性往前冲了一截,摔了个狗啃泥。

峰上花草被压歪了一片,洛青比摔倒时还惊恐,活见鬼一般爬起来大喊:“有什么东西在动!”

风此夜假装没听懂,介绍道:“这里是我家”

洛青环顾四周,目光定格破败木屋慢吞吞重复:“这是…你…家…?住在荒山野岭?”

风此夜认真点头,洛青笑的勉强:“胆子真大!”

“不是胆子问题,主要我有帮手,不怕妖魔贼寇”

“帮手?”

风此夜拍了拍手,随风摇摆排列整齐的花草齐刷刷咧开牙齿,粘液滴了一地:“就是你压倒的这些,它们很欢迎你呢~”

洛青迅速后退,离两人远远的,估摸着对绿色有了心理阴影。

狐清绝冷道:“邪魔歪道”

“是啊是啊,我就是这样喜欢搞害人东西的人,轻尘上仙还是收回先前所言,让我这一介草民自生自灭吧!”

狐清绝扫了他一眼,忽然抬手,风此夜一僵,低下头,口中不饶人:“哦,错了,轻尘上仙最恨歪道,恨不得将我斩了才对!”

拂来的手臂一顿,放回身侧,冷淡道:“放开”

风此夜这才意识到自己从降落开始就一直紧紧拽着他衣服,连忙尴尬松手退后两步,目光撇向洛青,露出惯用不怀好意笑容。

“你躲什么啊?只有这一片有妖花而已,再后退就掉下去啦!”

洛青一副饱受摧残模样:“我要回家…”

“回什么家?阿扬还在等你,走,跟我去找你师兄!”

风此夜拖着洛青,脚下运功,起起落落跃下安居峰。

安居峰原本是一座荒山,风此夜来彩虹镇时实在懒得与人应酬,便凭眼缘选了这里定居,并取了名字,洛扬和慕云御知晓后还担忧了一段时间,后来发现这里贫瘠的连贼寇都不愿出没,更别说妖魔,也就作罢。

三人联手在峰顶清理乱木建了房子,又种上整齐的花草挖了池塘,看起来有点世外桃源的气氛。

风此夜心中祈祷等来时,师尊一定要走了才好,可一想到真要走,心情便不美丽了。

洛青被抓着鬼吼鬼叫,更让人平添心烦,于是一记手刀利落砍下,心情总算好了点。

洛扬住在学院宿舍,学院是小镇最好的,分为赤橙黄绿青蓝紫室,越往后越高级。

学院教授普通术法和战斗技巧,也有辅助的阵法,风此夜和洛扬都在紫室甲班。

他实力不怎么样,脑子很灵光,懂的又多,这也是学院放任不管的原因。

正逢放课,人流量很大,不少人都好奇的看着风此夜大摇大摆抗着一人满学院转。

有人羡慕他天分好不需努力就可碾压大家,也有人不爽他玩物丧志,远远的,紫室甲班老师见了,恨铁不成钢道:“浪费天赋!”

旁有青年笑道:“我倒觉得不争不抢很好,活的随心”

“哼!本是成仙资质,偏玩物丧志!”

风此夜似笑非笑斜了那边一眼,眼尖的找到人群中白衣少年。

挥手大声道:“阿扬!我在这里!”

洛扬苦着脸转身,不情不愿迎上去。

风此夜捂心痛苦道:“阿扬是在躲哥哥我么?阿扬嫌弃我了么?”

洛扬表情瞬间精彩,黑着脸无视周围奇怪的视线,拉着风此夜转身就跑。

“砰!”被忘记的洛青摔倒在地,激起一片尘土飞扬。

“…”

“…”

洛扬没有拉动人,又听到异响,才想起风此夜身上抗着一人,连忙转身低头,那少年正歪在地上,痛苦的皱眉,幽幽醒转。

洛扬:“…青师弟?”

洛青:“师兄?你怎么在…”

风此夜仿佛什么事也没做一样淡定收手,将再次晕倒的洛青抗起,冲洛扬无辜笑道:“手滑…”

“…先带他宿舍!”

学院的宿舍男女隔开,一间房子住三人,刚刚放课,学生都出去吃饭,宿舍里很安静。

洛扬关上门,看着昏迷不醒的洛青,转头问道:“怎么回事?”

风此夜坐在床头,大腿翘二腿,以手代扇不停挥啊挥,倚靠墙壁“认真”道:“你师弟想上学,我便带他来了~”

洛扬压根不信:“好好说话!”

风此夜斜睨他一会,双腿落地,胳膊撑着脸颊半趴在桌上,手指缠绕发丝,卷起又落下,侧脸轻笑:“好吧,哥哥我看你可怜,想给你找个亲人,特意请假去了趟扶樽上仙居所,将你小师弟带过来陪你玩~”

说的很不正经,洛扬无视其中可怜一说,皱眉道:“师尊脾气很坏,你能将他带来必然花费不少力气,专程请假带人,会这么简单?”

风此夜疑惑道:“很难?”

洛扬咬牙切齿:“难!”

“是嘛?”

“…”

意识到被戏耍,洛扬一口小白牙要咬碎,若是初识时定然会一拳头挥过去,现在却怎么也下不去手,这人就不是凭打架就能摆平的,不然自己也不会每每败北恨的牙痒痒,还被三言两语哄了去。

洛青不愧是同门,感受到来自洛扬的深深“恨”意,再次从昏迷状态幽幽醒转。

这次没有挨打,在醒来的一瞬间抱着薄被滚到床里边,恨不得穿墙而过胆战心惊道:“你别过来!”

风此夜耸肩:“我长的难道很可怕?”

洛扬将风此夜拽起来推到别处,横在两人中间隔绝视线,转头问道:“青师弟,身体可有哪里不舒服?”

洛青委委屈屈诉苦,将妖魔与轻尘上仙的事说的仔仔细细,就差肢体动作场景重现。

风此夜凉凉道:“哎呀呀,有了小师弟就不要好朋友啦!”

洛扬:“冤家才对!”

洛青:“什么?你们真的认识?我还以为他是坏人!不对!他就是坏人!他打我!”

洛扬:“青师弟误会了,他就那样,对谁都是没礼貌,其实人很好,你既然来了就留下,上学这边好办,再半个月招生,通过试炼即可”

洛青表情凝固:“什么?好办?招生?他明明对师尊说,名额是你求来的!”

“…”

风此夜挪回窗外的视线,疑惑道:“你们为什么都看我?长的好不是我的错,别看,羞死了~”

门外哐当一声脸盆落地响,三人齐齐谴责的看向半进不进的少年。

风此夜趁机悠然抱胸出门,路过那尚风中凌乱少年时,如沐春风转头调笑道:“我回家了,阿扬,记得时刻想我呦~”

“…”

“!!!”

出学院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茫然走了许久,反应过来时手里提满了蔬菜水果。

现在已身在荒野,退回去不大可能,可这么多菜…

风此夜烦躁的直挠头,披头散发的跃至安居峰下。

封顶并没有高不可攀,两三百米的高度对会武的人来说不算距离,可平时数息便可到达的峰顶,却硬生生爬了半小时才走大半。

夜风微凉,内心却极其燥热,越靠近越难安。

最后怒骂道:“我他妈为什么要怕?为什么买菜?上!走!怕个屁!”

峰顶上一片黑暗,没有星月,只能施展火焰看路,他停在破屋不远处,花草立刻咧嘴相迎,群魔乱舞。

风此夜将肉食扔了出去,护住果蔬道:“这不是给你们吃的!别抢!”

黑暗中有人道:“驱了魔性,现在食素”

风此夜呆住,手中果蔬被哄抢干净,半晌才强作镇定,恶声恶气道:“你怎么还在这!等着除我这邪魔歪道?”

那人转身,挥手间无数冰蝶缓缓飞起,将峰顶氤氲成水流般浅淡荧蓝。

他道:“所说之话不可更改”

风此夜忽然转身低头,将食人花食人藤驱散,捡起来尚未啃食完的果蔬,紧紧护着,冷淡道:“先前唤你师尊只是喊错,轻尘上仙不必放在心上,也不必为了一时口误不好意思拒绝,还请自由去吧!”

狐清绝闻言转身下峰,风此夜保持弯腰姿势,微侧脸,目光一瞬不瞬。

狐清绝只是下山砍树,不一会就用法术卷着一大推树木上山。

正在厨房用力砍菜的风此夜一顿,切到了手。

胡乱将血液一抹,跑了出去,眸子自己也不知道的晶亮,语气很不友好道:“轻尘上仙这是何意?”

“搭建新房”

“…上仙…当真收我?”

“嗯”

“…我这人不学无术,喜欢旁门左道,可别污了您的名声!”

“师尊”

“…?”

“唤我师尊”

“…”风此夜抱着自己流血的小手指重新回到厨房,再次狠狠用力剁菜,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轻。

半晌,皱眉冷脸送上饭菜,抢过狐清绝手中木头,恶狠狠道:“吃饭!饿死了我得被全世界追着打!”

“…”

“怎么?嫌弃?”

狐清绝淡道:“辟谷”

“…爱吃不吃!”

狐清绝从容接过饭菜,放置一旁削平的木板上,吃饭也是姿态优雅仙气凛然。

风此夜背对着打开卧室房门,停了一会,轻声道:“明天再建新房,今晚先在我卧室睡”顿了顿补充道:“铺了新床”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