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唯一指定玩家》唯一指定玩家博看 21.老友的聚会 唯一指定玩家LOLI控

《唯一指定玩家》唯一指定玩家博看 21.老友的聚会 唯一指定玩家LOLI控

作者:悲伤之人的绝唱

分类:二次元

主角:羽修杰,敬语

来源:阅文集团

《唯一指定玩家》在线阅读

《唯一指定玩家》唯一指定玩家博看 21.老友的聚会 唯一指定玩家LOLI控 简介

《唯一指定玩家》是悲伤之人的绝唱墨下的一本二次元网络创作,情节韵味无穷,文笔惟妙惟肖,非常耐看。《唯一指定玩家》精彩情节试读 虽然看起来只是一个中二的少年,可是对方的战斗力却不容小视,不论是手中的源石爆破装置还是攻击力都相当的强悍,在加上那几乎如同人海一般的整合运动成员,给予前线的放卫人员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就连后勤组的人也变

《唯一指定玩家》唯一指定玩家博看 21.老友的聚会 唯一指定玩家LOLI控 免费试读

虽然看起来只是一个中二的少年,可是对方的战斗力却不容小视,不论是手中的源石爆破装置还是攻击力都相当的强悍,在加上那几乎如同人海一般的整合运动成员,给予前线的放卫人员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就连后勤组的人也变得更加忙碌了起来,虽然受伤的人很多,然而实际上真正重伤甚至是致命伤的我方成员基本上一个都没有。

羽修杰举起了手中的千月,剑柄对准了前方的抗压人员,源石技艺虽然羽修杰了解的并不算深入,可是这点似乎已经足够了,他真正强大的实际上还是医科以及剑术,其他的能力..好吧,羽修杰实际上修习过很多很多的能力,只是这些能力大部分都已经被抽取了出去作为储备而储存了起来,在需要的时候才会被启用。

一开始在进入任务世界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使用什么储备,使用什么样的力量。关于这方面的记忆在第十级的时候就已经解锁了,倒也没有在担心什么。反正这些源石记忆在离开这个任务世界之后也肯定会被抽取出来做成技能储备来使用吧。

“疫医!拜托你了!”

羽松的声音从前方传来,羽修杰收到了羽松的指示之后对着一片方向使用了治疗能力,随后便被从前线撤退了下来回到了后勤方面。他说过他只会关于治疗方面的协助,而治疗方面当然也包括那些因为受伤而从前方撤退下来的伤员,后勤人员正在伤员之中来来回回的移动,为那些受伤较重的伤员进行治疗。

虽然只是一些不致命的伤,却也算是一截经验值,不能错过。

至于前方的战斗,羽修杰已经看出来了,整合运动的人仅仅只是在拖延时间而已,虽然那个叫做碎骨的干部一直都叫嚣着要除掉罗德岛,战斗也很凶猛,然而对方并没有直接向着这边的中心区域行动,一直被雷蛇等人挡在前方,虽然压力增大了很多让大家都无暇分心,然而一直摸鱼的羽修杰却能够看出来。

“把那个人搬过来,快。”

看见了一个重伤的人,羽修杰指挥着后勤人员把那个人搬运到了急救处,从腰包之中拿出了手术刀。

外面的事情已经没有必要在关心了,碎骨和整合运动的人无法冲破防线,至少现在无法冲破防线,那个一直站在羽松的身边的兔耳感染者很强,即使是对这个世界感觉并不熟悉的羽修杰也能意识到,那个曾经或许是跟在自己身边的兔耳女孩真的很强..虽然已经舍弃了这一段记忆,可是自己却也能够感觉到一些欣慰..怎么说呢?似乎是..曾经的孩子长大了?能够独当一面了?

那个孩子长大了,然而还有一个新的孩子需要好好培养啊。然而羽修杰并不准备在培养羽松上面下多大的功夫,因为羽松与曾经的自己所缺少的仅仅只是记忆,仅此而已,除了记忆以外,无论是能力,外貌,躯体都是完全一样,只要适应了一段时间之后便可以完全的代替自己。

“嗯...不过还是留下一些后手比较好。莎萝?在么?”

一边给伤员做着手术一边呼唤着那个一点都不靠谱的女神,然而没有任何的回应,只听虚空之中传来了一声摸了,显然,自己的引导女神又去摸鱼去了。那个家伙对自己似乎完全不上心,也不知道为何..或许在等级完全解锁之后才会知道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吧?或许是一些相当不愉快的事情吧。

给羽松留下什么样的礼物还是需要从长计议,现在只需要把面前的这堆伤员治好再把他们送到前线去才是羽修杰应该做的事情。

很快,被他带进急救室的伤员已经脱离了危险,给对方上好了药物,缠绕上了绷带之后嘱咐着一旁的医疗人员:“他受伤有一些严重,在找回源石技艺的医疗人员帮他恢复一下,大概三十分钟之后就可以重新回去战斗了。”

哪怕是在羽修杰口中伤势比较重的人,重新回到战场之上也只需要三十分钟。这就是为什么羽修杰认为这个世界唯一值得他学习的就是医疗技术的原因了,原本的外科手术在加上源石技艺上的治疗术,几乎可以完美的组合起来并且祛除掉很多原本领域无法解决或者相当困难的麻烦。其他的不必多说,至少光是这门技术,这个世界就不算白来。

然而,这些都与任务无关,真正与任务有关的,还是关于矿石病的治愈。

“源石啊..”

确定了没有更多严重的伤员之后,羽修杰回到了前线。他需要更多关于矿石病的资料,既然自己的素体在罗德岛,那么就证明这个素体至少在上一次那足以颠覆世界的大事件中肯定扮演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样的身份在罗德岛肯定也不是什么小角色。自己加入罗德岛就算没有办法得到其他人的信任,然而有素体的协助就够了。至少自己也不会亏,在加上自己所展现出来的价值。哪怕只有医疗方面的价值。

“对了,你来龙门是来做什么的?”

坐在羽松的身边,羽修杰也注视着前线的一举一动。而羽松则是一边注视着面前的战术面板指挥着其他的人战斗一边回答道:“合作,我们是来龙门寻求合作的。整合运动的威胁正在逐步的扩大,龙门有我们需要的技术,而我们有龙门需要的资料。”

“这种交易?那为何你们会来到贫民窟?”

略微的有一些皱眉,要不是龙门在网络上被人吹的天花乱坠的羽修杰才不会来到龙门,来到龙门之后羽修杰也算是确认网络上的那些吹嘘其实并不能算是夸大,然而,正是因为如此,现在龙门的外围却被整合运动给渗透了,而且不是一两个小杂鱼,甚至连一些干部都渗透进来了。

龙门近卫局是吃干饭的么?显然,从陈警官给羽修杰的反馈来看并不是,对方至少是和塔露拉有一战之力的角色。那么就有趣了..这种情况的发生显然是龙门近卫局不管不问所造成的结果,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龙门的上层肯定在谋划着什么..而这一切都与整合运动有关。

..这或许是在玩火!塔露拉绝对不是这么心甘情愿的被人利用的角色。她和自己很相似。只是她走上了一条自认为正确的歧路。

“为了展现我们的价值,这一次的行动主要是协助龙门近卫局在贫民窟寻找一个从切尔诺伯格来的难民。”

对于羽修杰的疑问,羽松回答的挺干脆的,就连一旁的阿米娅欲言又止的样子都忽视了。这方面的情报本来是不应该透露给一个局外人的,至少现在羽修杰是一个局外人,虽然根据ACE的反馈,疫医有透露出想要加入罗德岛的意图,然而现在他并不是罗德岛的干员。

“看起来你们肯定是找到了,不然那些整合运动的人也不会这么疯狂。”

“是的,我们找到了,而且已经成功的转交给了近卫局,现在把他们拖住那么近卫局的人就越安全。”

光是在这种情况下与整合运动交战就已经是极大的风险了,如果不是为了拖延时间的话羽松早就带人溜了。

“我猜,你们肯定没有考虑过整合运动也是在拖时间这样的情况..整合运动的干部,可不止一个。”

此时,正在猛烈进攻罗德岛防线的整合运动干部突然被人叫住了。

“碎骨!另一边发来情报,W得手了!”

带着防毒面具的人影听闻之后转过头,他死死的看着罗德岛的人。随后缓慢的后退了几步:“通知塔露拉,我们撤退!”

红色的信号弹直冲天际,随后整合运动的人如同潮水一般退却,就像是在印证着羽修杰的话语一般。

“不可能,如果整合运动的人是在拖延我们的话...陈警官那边!”

【就在刚才,我的人发来了紧急讯号,他们遭遇了袭击。VIP被目标抢走了。而且,袭击的人只有一个。】

“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这么多整合运动的人渗透进来!”

这绝对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情况,阿米娅不是傻子,作为罗德岛公开的领导者,她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问题,随后便越发的觉得不可思议。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之前在切城的时候就是你们被塔露拉和W追击的?”

“嗯,那个时候我才刚刚醒过来,是阿米娅带人来营救我的..”

“那还真是一场别开生面的老友见面会啊。”

整合运动的人,碎骨,还有刚刚听见的W的代号。以及在那边进行袭击的成员..是W呢?还是塔露拉呢?W没有和她交过手,甚至连准确的感知都没有过,无法判断W到底有多强,所以姑且就判断是W动的手吧,怎么说塔露拉也是整合运动的最高领导者,这种事情都要亲自动手未免也太掉价了。

《唯一指定玩家》唯一指定玩家博看 21.老友的聚会 唯一指定玩家LOLI控 精彩点评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二次元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唯一指定玩家》,会想起羽修杰,罗德岛,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修真聊天群》 免费章节目录